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六十九章:发绾君心

正文 第六十九章:发绾君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难得你有此心”,没等容菀汐开口,宸王便道,“这府里的姬妾们,就属你稳重识大体,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你。只是今儿是不行了,本王要与王妃一起用早膳,改日本王不在,你再过来陪王妃说话儿吧。”

    “是”,薄美人应了一声,“妾身告退。”

    薄美人退下了,容菀汐看了眼宸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因着心内了然,所以只是一笑,便躲开了他的轻拥,并未说什么。

    宸王又是在故意给她找麻烦呢。

    府里的这些姬妾们本就不好对付,如今这个腹黑的夫君,不帮着她处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就算了,还处处为她制造麻烦。即便是从合作伙伴的角度而言,宸王也不是一个好搭档。

    看来是得想一个法子,治一治宸王不断给她找麻烦的坏心思才行。

    “看来本王的女人们都很喜欢爱妃呢!”进了屋,宸王笑道。

    “托殿下的福,再这样下去,她们会越来越喜欢妾身的。”容菀汐的声音中有些无奈。

    “怎么?爱妃不高兴了?本王这是帮你啊!让她们觉得咱们夫妻恩爱,她们才能敬重爱妃你啊。”宸王笑道。

    容菀汐看着他的眼睛,像是要把他看穿似的:“真的是这样吗?”

    虽然她的话不讨喜,但宸王却很是开怀。因为他发现,这小女子看他之时的表情,总算不是那么平静冷淡了。能让这小女子对自己露出探寻的神色来,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啊!

    所以宸王决定,也别辜负了美人心意。直接缴械投降:“当然不是。爱妃猜得没错,本王就是在给爱妃找麻烦呢。”

    “只不过爱妃放心,本王的这些姬妾中,馨兰是最不善妒的。”宸王笑道。

    容菀汐笑笑,没再说什么。

    看来宸王对他的这些姬妾们,还是不够了解啊,或许是懒得去了解……

    “小姐……”忽然门口儿响起了初夏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路小跑儿进了屋,“小姐可算回来了!都担心死奴婢们了!”

    容菀汐看她这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笑道:“是吗?担心我啊?担心我怎么这么晚才起啊?”

    知秋也一路小跑儿进了屋,道:“小姐可冤枉死奴婢们了!昨儿晚上,奴婢们等啊盼啊的,就是不见小姐的踪影。熬到后半夜,初夏姐姐说,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干等下去,得出去问问才行。我们就去问了卓酒,卓酒说王爷和小姐已经回来了,来昭德院了。”

    “一时我们都急坏了,以为小姐和殿下在回昭德院的路上出了什么闪失呢!便急匆匆的沿路寻找,后来听到那芙蕖中传来长笛之声,卓酒说,是殿下在吹笛,我们这才放心了。如此折腾到后半夜儿,这才起晚的。”

    容菀汐听她珠落玉盘般地说着,笑道:“如此说来,倒是我的不是了。当时应该派人来告诉你们一声儿的。“

    初夏笑道:“我们哪儿敢说小姐的不是呢?反正小姐和殿下夫妻恩爱,忘了我们也是应该的。”

    “你这小蹄子!”容菀汐戳了下她的头。

    “呀!”忽然两个小丫头同时惊呼起来。

    “怎么了?”容菀汐诧异道。

    “小姐身上怎么都湿透了?是落水了吗?”初夏道。

    容菀汐笑道:“还说担心我呢?就是这么担心我的?见了我的面儿,光顾着埋怨我了,连你家小姐身上湿透了都没看出来!”

    这两个小丫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好了,你们先下去吩咐摆早膳吧,我和殿下换一身儿干净的衣裳。”

    “是。”两个小丫头应了一声,急匆匆退下了。

    打发了这两个小丫头,容菀汐找了身儿干净的寝衣和外衫给宸王,道:“殿下先换吧,妾身去书房等着。”

    宸王拿了衣服,道:“本王去书房换。”

    容菀汐自己找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拉上了床幔,从里到外都换干净了。

    刚拉开床幔,便听得书房里传来一声——阿嚏!

    “殿下可是着凉了?”容菀汐从寝房里出来……

    却见宸王刚换好了寝裤,上半身儿……一丝不挂……

    “你还好意思问?”宸王并没觉得有什么,而是保持着手抓衣服的姿势,并未穿上,笑道,“昨儿晚上,你把被子都抢到你那边去了,本王是吹了一夜的凉风。”

    容菀汐有些不好意思看他,低了头,道:“殿下既然着了凉,就快些穿好衣服吧!”

    说完,转身到梳妆台去了。

    这人也真是的,换衣服的时候,也不知道避讳着点儿,就站在那小月门儿的门口儿换。

    听了容菀汐的话,宸王是真的迅速穿好了衣裳。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听王妃的话,而是……他有急事要做。

    换好了衣服,宸王快步进了寝房,从容菀汐身后伸长了脖子,绕到前头儿来看容菀汐的脸。

    果然……红的。

    容菀汐有些恼,直接用一只手掌乎在他的脸上:“殿下快去忙。”

    宸王却是顺势拉住了她的手,道:“这可是爱妃第一次主动触碰本王的脸,此刻……值得纪念。”

    容菀汐抽出了自己的手,起身把位置让给了宸王:“知道殿下要梳头,妾身不敢占着地儿,殿下坐吧。”

    宸王脸上的笑意,就如同夏花一般绚烂绽放,全然收不住。这小女子,居然也会恼羞成怒了……好极,好极!

    容菀汐背对着宸王,看不到他的时候,这心绪,才稍稍平复下来。

    她是怎么搞的?竟然在他的面前这般含羞地红了脸,竟然被他逗得心慌意乱……

    好在看不到他的时候,这一番慌乱也就淡了些……

    深吸一口气,迅速平复了心绪,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是否还是红着的,应该还有些余温未退吧。但只要心里淡然了,脸上的样子,也就不太重要了。

    “爱妃,过来给本王梳头。”宸王毫不客气地真的抢了她的椅子坐,招呼她道。

    容菀汐平复了心绪,淡淡转身。也不忤逆他的意思,而是真的拿起梳子来给他梳头。

    只是脸上、心里、举止上,都又恢复了那平静淡然的样子。

    他的头发原本沾了不少水,但路上被晨风一吹,干了不少。这种微湿的程度,正是头发最柔顺、最好梳的时候。

    可是宸王却道:“头发沾了芙蕖里的水,真不舒服。可惜爱妃不肯服侍本王沐浴,不然这时候若能泡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出出寒气,当真妙极。”

    “不然殿下到别的院子去?反正今儿已经误了时辰,是来不及去上朝了。”容菀汐道。

    “原本也不必去的”,宸王道,“今儿的早朝,可是大哥一个人的舞台,我可不想去给他搭戏……至于去别人的院子……还是免了吧,你在这边帮本王抄书,本王总不好去和别人翻云覆雨。身体上再舒坦,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容菀汐为宸王盘好了束发,戴上白玉的束发冠。镜中之人……当真俊美得让人心惊。

    至于宸王方才那般不顾及地和她说起那男女之事,容菀汐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宸王见无法再逗得容菀汐不好意思,也就只好作罢。

    起身,按着容菀汐坐在圆凳上,道:“有来有往才是君子所为,爱妃如此服侍本王,本王岂能受而不回?”

    见宸王要拿起桌子上的梳子,容菀汐却及时按住了那梳子,淡淡道:“不敢劳烦殿下,还是妾身自己来吧。”

    宸王一笑,也不再坚持,松开了那握着梳子的手。

    容菀汐淡淡拿起发梳,将自己的头发梳得垂顺了,便等着初夏和知秋回来帮忙盘发。

    宸王闲闲倚着一个枕头斜躺在床上,笑道:“爱妃的发,可是留给二哥梳呢?”

    容菀汐苦笑了一下,在铜镜中看着宸王:“不是。”

    并非她在欺骗宸王,而是在她拒绝宸王的时候,真的没有要留给翎哥哥来梳的念头儿。拒绝他,只因她知道,他不是自己真正的夫君。而女子之发,只能由真正的夫君来梳。

    “那为何不许本王帮爱妃来梳?既然不是留给二哥的,本王是爱妃的夫君,难道不该本王来梳吗?”

    听得宸王这么问,容菀汐也不想避讳什么。反正此时只有他们两人在,容菀汐便淡淡笑道:“殿下只是妾身名义上的夫君。殿下未曾走进妾身心里,妾身也并未走进殿下心里。而妾身心里的,真正的夫妻,应该是真心相对、眼里心里都只装得下彼此的。”

    说着,容菀汐不免有些感叹,看着铜镜中的宸王,微微叹息道:“这一生,若得不到这样的一心之人,便独自白头吧。”

    “二哥难倒不是你的一心之人吗?”宸王问道。

    铜镜不是那般清晰,容菀汐并不能仔细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当然,也不想去细看。 看着他,或许只是目光恰好落在这里而已。

    翎哥哥,当然是她的一心之人,可却是有缘无分。

    “之前是,而以后还是不是,我也不能确定……不是因为我怀疑自己的心,而是因为我吃不准人心。”容菀汐的声音中,仍旧有微微的叹息。但是这叹息,很淡很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