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六章:云中锦书

正文 第六章:云中锦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屋内静了半晌,才听得太后的声音响起,“哀家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希望能够得到一心之人,白头不相离。你该知道,宸儿娶你,其实只是看中了你的好名声。即便这样,你也无妨吗?”

    容菀汐听出了,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她必须要妥善应对。她的脑海中闪过了两种方法,一种是实话实说,说她两害相权,取了轻者;另一种便是“报恩”之说。

    选择前者,虽说诚实,但却也有些冒险;若选择后者……即便太后没有表露,她也能察觉得出,太后对她之前的回答很满意,正因为如此,如果这一次继续哄着太后,或许会让太后觉得她巧言令色。

    所以若选择后者,便要十足诚恳、看起来十足真心,太后可是老谋深算,不能得罪的人。

    容菀汐缓缓开口,声音从不点而红的樱桃朱唇中逸出,声音很轻,却异常坚定:“知恩不报,非君子所为。”

    看到容菀汐如此坚定的样子,宸王轻咳了一声,这番话说的他都要感动了,这个容菀汐还真的是不简单啊,连皇祖母这么难对付的人都能相处自若。

    容菀汐只是用余光看了,面色仍旧很平静,垂首淡淡等着太后的话。

    太后看了眼容菀汐,又看了眼宸王……眼神深邃起来。

    “你们下去吧,哀家和皇上商量下,晚膳前会有定论。”

    拜别了太后,容菀汐跟在宸王身后出了慈宁宫,一路往北宫门走。

    容菀汐始终看路,目不斜视,亦没有看就走在她身前不远处的宸王。

    两人一前一后这么走着,直到到了御花园边缘的柳林中,宸王才停下脚步,回身叫了她一声:“容菀汐,过来一下。”

    容菀汐的脚步仍旧和先前相同,平平稳稳、不紧不慢,到了宸王面前,轻施一礼:“殿下有什么吩咐?”

    宸王侧头打量着她,她的面容,在春日里柔和的日光和嫩柳的轻拂下,更显得倾国倾城。一缕发丝飘散在面颊,随着微风轻抚着她白如雪的肌肤……宸王伸出手去,为她将这一缕发丝轻轻掖在她的耳后。

    在宸王完成这一动作后,容菀汐却是略一侧身,用这一轻轻的动作,表明了疏远的态度。

    “哈,怕什么?本王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对了,刚才看你……好像对慈宁宫内的牵牛花架很感兴趣。”宸王仍旧侧头看她。

    没等容菀汐回答,宸王略低声道:“据说当年皇祖父最宠爱的,不是皇祖母,而是静贵妃,也就是现如今西宫里的静贵太妃。”

    容菀汐听出了,宸王以为她对慈宁宫内的牵牛花架感兴趣,是因为羡慕帝后的伉俪情深。

    微微一笑,淡淡道:“殿下误会了,那就只是一个好看的花架而已。”

    宸王却是不在意她的回答,继续侧头看着她,像是要捕捉她的目光似的。

    “今日你在皇祖母面前表现很好,本王不妨给你一个承诺”,没有捕捉到她的目光,宸王倒也不执着,而是转过身去背对着她,“成亲之后,如果你能像皇祖母那般,把府里打点得井井有条,牵牛花架那样的恩宠,我会给你的。除了心不能给你,在宸王府,你有绝对女主人的特权。”

    “臣女谢殿下。”容菀汐象征性地轻施一礼。

    宸王摇摇手,“不用客气,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容菀汐起身抬头,刚好看到宸王正穿过刚抽嫩芽的一片新柳。他今天穿了一身月白色的锦袍,在这生机勃勃的嫩绿中,这一身月白恍若一道流光般炫目。如此风姿,融合在柳林中,竟是一幅绝美的画卷……只是,再美的人也不是她心头所爱,她心里微微叹着气,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跟宸王一起出了宫。

    一路出了北宫门,回到家中, 晚膳前,一道懿旨传来。

    “容氏之女菀汐,温良贤淑、品貌端庄,为闺秀之表率。哀家欲牵良缘,今将容氏女赐予三皇子宸王为皇子正妃,于半月后之良辰五月初八成婚。容卿家教女有方,赏黄金百两、锦缎百匹、骏马十骑……”

    容菀汐和父亲接了圣旨,父亲打赏了传旨的蒋公公,亲自送蒋公公出了门。

    回到正厅,只剩他们父女两人之时,看着桌子上那明黄色的懿旨,容将军这才一声长叹。

    “菀汐我的儿啊,是为父害了你……”

    容菀汐边收着懿旨,边平静道:“没有害我,爹爹,能嫁给宸王是女儿的福分。”

    容菀汐随即又蹲在父亲膝下,握着父亲的手安慰道:“爹,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能平安回来就好,我们别再提了。其实……宸王挺好的,今日还承诺说以后会对女儿好的。”

    “哎……”容将军又是一声长叹。

    “爹,别瞎想了,快传饭吧,女儿都饿了。”容菀汐继续安慰着父亲。

    席间,容菀汐发现父亲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还以为父亲是在为懿旨的事而心有烦忧。父亲没说,她便也没有问起。因为她知道父亲不会做出抗旨的糊涂事来,父亲如今心里难受,只是因为太心疼她。

    家仆们撤了晚饭,容菀汐又陪着父亲说了会儿话,这才告退回房。

    晚间初夏打了沐浴的水,容菀汐吩咐了退下,见这丫头却犹犹豫豫的,好像有话要说。

    “怎么了?”

    “没……没什么。”初夏支吾道。

    算着日子,容菀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难怪在晚饭席间,爹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原来不是为了太后赐婚一事,而是在考虑要不要把信给她。

    “他的信来了吧?”容菀汐的声音很平静。

    初夏点点头,“刚刚奴婢去打水,老爷给奴婢的……”

    “拿来吧。”容菀汐道。

    “奴婢怕小姐看了,心里难受。”初夏撇着嘴心里万分纠结。

    “无妨。”

    见小姐如此坚决,初夏也只好把翎王的信递给了小姐。

    借着烛光,容菀汐轻轻展开了他的来信……

    “汐儿……”

    伴随着这一声轻唤,容菀汐似乎看到了那在边疆原野上策马驰骋的美少年。

    他勒马回身,看向她。他的笑容,如同阳光一般温暖……

    他是个盖世英雄,文能定乾坤、武能保家园,他戎马长枪、铁骨铮铮,却也有执着的柔情,多年不变……

    这,才是她爱的人,不入我心者,不屑以敷衍,能入我心者,必待以君王,以前的容菀汐便是这样的人,可是从今以后……

    云中锦书寄相思,千里传情话不成。

    容菀汐看着他的来信,听他说边疆的情况、听他嘱咐她春日里要注意休息、仔细着身体……

    脑海里浮现着他的样子,心里响着他的声音,但是面上,却不见半点涟漪,仍旧是平平静静的。

    越是看着自家小姐面色平静的样子,初夏心里就越是心疼,劝道:“小姐,还是别看了吧,心里怪难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