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六十八章:芙蕖嬉戏

正文 第六十八章:芙蕖嬉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宸王笑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本王也觉得,与今晚这般装扮的爱妃在月夜泛舟,未免少了些情趣。或许偶尔一回头儿,正要对你说情话的时候,见了你这身装扮,一个糊涂,还要误以为自己有龙阳之好呢!”

    “所以未免出现这样的误会,殿下还是不要说那些糊涂话了。如此咱们都自在!”容菀汐笑道。

    宸王已经拿起了船桨,道:“那怎么行?若是不说些情话,岂不是辜负了这般良辰美景?”

    “美景是不差,可是此时已夜深,早就不是什么良辰了,殿下辜负了也无妨。”容菀汐和他玩笑道。

    宸王手中的船桨在岸边一撑,小船已经退到水中了。宸王不紧不慢地划着船,两人渐渐到了水中央。

    “你猜本王刚刚在想什么?”宸王忽然回身问道。

    “妾身不知。”容菀汐笑道。

    “本王在想……到底该说些什么样儿的情话呢。可越是在这种太过美妙的时刻,越不能胡说”,宸王道,“所以绞尽脑汁地想了半晌,也没想出什么极有新意的情话来。倒是送一句诗句给爱妃,更贴切一些。”

    容菀汐靠在小舱边儿上,闲适地看着宸王,笑道:“是什么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宸王缓缓吟道。

    他的声音很好听,和着这朗月繁星,盈盈渠水,容菀汐听着,竟然真的被他带到了这诗句的意境中去……

    “爱妃,小舱里有长笛,你给本王取出来,本王给爱妃吹奏一曲,如何?”宸王笑道。

    能有如此耳目享受,容菀汐自然是愿意的了。起身去小舱里,取了放在小桌上的一把白玉长笛,递给了宸王。

    宸王将船桨挂在船上,接了长笛,与容菀汐并肩坐在小舱前的甲板上。玉笛与薄唇相接,修长好看的十指有节奏地起伏着,一阵婉转动听的曲调就传了出来……

    如思如说、如慕如诉……

    容菀汐用手做枕头,平躺在小舟上,看着这漫天繁星,听着这悠扬曲调儿……嘴角,渐渐漾起了温柔的笑意,只是她自己没有察觉。

    宸王见此,吹笛的嘴角,也微微弯起,眼角眉梢,亦都是温柔的笑意。

    一曲罢了,宸王见容菀汐已经就地躺在了小舟上,想着已是夜深,不如就直接在这里安寝更好。

    进小舱去,拿了一张被子出来。自己躺在容菀汐身边儿,将这张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

    容菀汐知道了宸王要在这里安寝的意思,也不拒绝。相反,她也觉得,如此甚好……

    能伴着这朗月繁星入睡,听着涓涓流水之声,被柔柔清风吹拂着,实在是一种太曼妙的享受……

    却不想,一夜梦好,醒来,却成了落汤鸡——

    清晨,阳光照在脸上,容菀汐缓缓醒转。昨晚为了睡觉舒坦,解了束发,披散着长发而睡。此时醒了,起身之时,长发不慎在宸王的脸上拂过,以至于宸王……

    “阿嚏!”

    宸王打了一个喷嚏,一时忘了是在小舟上,揉了揉鼻子,重重躺了下去。

    然后……小舟被他的这一猛然压下去的重量,弄得一阵晃荡。容菀汐起身想要稳住小舟,可是反而更糟糕。

    宸王察觉到小舟的动荡,显然也清醒过来。忙道:“爱妃别动,交给本王!”

    然后就猛然起身,又是用力过猛,直接一脚踏空,把自己摔下去了!

    他自己落水也就罢了,偏地还垂死挣扎,扒着小舟的甲板不放,大呼道:“爱妃救我!”

    这小舟哪里承受得住他的重量啊?一个大倾斜,直接把容菀汐也甩出去了!

    此时,宸王看着落在水里,却不慌不乱地游到他面前的容菀汐,一声哀叹:“哎……爱妃就这么无情么,连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都不本王?”

    “英雄救美是不成了”,容菀汐自在地游着,笑着看向扒着小船不放的宸王,“殿下需不需要妾身美救英雄?”

    宸王轻嗤一声,道:“爱妃以为本王不会水呢?未免太小瞧了本王!”

    说着,总算松开了那仿佛美人酮体一般令他难舍的小船,一个鱼跃,一头扎入水中了。

    月白的衣衫、漂亮的泳姿,如鱼一般在水中穿梭。

    “好了,妾身知道殿下是会水的,而且游得很好,妾身甘拜下风……殿下快回来吧,早晨水凉,莫要冻着了……”容菀汐向宸王喊道。

    宸王也不坚持,扬声回了她一句:“能让你觉得甘拜下风就好……本王总算没白挨冻……”

    说着,已经向容菀汐这边游来。

    容菀汐只是笑看着他游过来,欣赏着他的泳姿和沾着水的英俊面庞,并未想到……

    到了跟前儿,他还不忘使坏呢!

    游到了容菀汐面前,宸王忽然扬起一个大水花儿,把容菀汐兜头给浇了!

    “好啊你,你使诈!”容菀汐被他激起了斗志,也扬起一捧水,向宸王撒去。

    “和本王斗,爱妃还嫩着点儿!”宸王说着,又扑棱起一个大水花儿。

    宸王力气大,若是拼斗水花儿,容菀汐自然是拼不过他的。就算她卯足了劲儿一扑棱,估计激起的水花儿也不如宸王的是三分之一。可是总用这一捧一捧水来对付他,如同浇花儿似的,也是不成。

    正在容菀汐吃了一败,在心理迅速想着应对之法的时候,忽听得岸上有人大喊道:“快来人哪……快来人哪……有人落水啦……”

    是靳嬷嬷的声音。

    “靳嬷嬷……”宸王向岸上招了招手。

    靳嬷嬷到底是上了些岁数,况且晨起雾大,她原本并不知道这水里的人是宸王和王妃娘娘。如今听到宸王的这一声喊,可是慌了神儿。

    大喊一声:“殿下,老奴来救您……”

    言罢,就“噗通”一声儿跳进水里了。

    拼了命地往宸王那边去,可是……她自己是不会水的!

    “糟糕!靳嬷嬷好像不会水!”宸王惊呼一声,飞快向靳嬷嬷挣扎的地方游去。

    容菀汐也跟着宸王游了过去,老远儿的,就听到靳嬷嬷在喊:“殿下救命啊……老奴不会水啊……”

    以及宸王无奈的声音:“你真是老糊涂了!难道忘了本王水性很好吗?哪里用得着你来救!”

    光是如此之言,也就罢了,还能算的上是对靳嬷嬷的关心。但接下来的话,却让容菀汐哭笑不得。

    “本王正与王妃在水中嬉戏,你这不开眼的忽然冲进来做什么?搅了本王的好兴致……”

    容菀汐已是笑得无奈。

    好歹靳嬷嬷也是不顾自己生死而冲下来的,竟换来了他这般对待。

    亏得靳嬷嬷是个聪明人儿,了解他的脾气,定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若是哪个不聪明的奴才,还不要至此寒了心?

    宸王边责备着,却边快游不停,急着救起了扑棱着挣扎的靳嬷嬷。

    靳嬷嬷呛了不少水,到了岸上,咳咳弯腰往外咳着。

    宸王蹲在岸边向容菀汐招手:“爱妃快些上来,水凉……”

    容菀汐把手递给宸王,由着他拉着自己上了岸。嗔了宸王一眼,便向靳嬷嬷关切道:“嬷嬷这是要到哪儿去?可是冻着了吧?快回去换身儿衣裳,有什么要交代的,告诉给本妃,本妃帮你吩咐下去。”

    “咳咳……咳咳 ……”靳嬷嬷弯腰用力咳嗽了几声,将呛进去的水都咳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那些,少不了也就直接咽下去了。便忙回身向容菀汐施礼,道:“不妨事的,奴婢只是去厨院统计一下账目而已。奴婢这就回去换身儿衣裳,等下再去也是一样的。”

    “好,嬷嬷快去吧。若是觉得哪里有不舒服的,可千万要去找鞠大夫瞧瞧。莫要着了凉。本妃就不和你客套了,有什么事儿,嬷嬷自己看着办便是。”

    “是。老奴多谢娘娘关怀。”靳嬷嬷道。

    “快去吧,别在这儿吹风了。”容菀汐笑道。

    靳嬷嬷应了声“是”,向宸王施了一礼,便匆忙往自己房间赶回了。

    被靳嬷嬷扫了兴致,宸王抱怨道:“她可真是越来越糊涂了,真扫兴。”

    容菀汐笑道:“殿下不回去换身儿衣裳吗?就打算这样在风里晾干了?”

    “走吧,回昭德院去。”宸王道。

    容菀汐和宸王湿漉漉地走在花园儿里,到后宅去,刚到昭德院门口儿,就见薄美人正迎面走来。

    薄美人见宸王和容菀汐身上都湿漉漉的,忙跑了过来,紧张道:“殿下和娘娘这是怎么了?失足落水了吗?”

    宸王看了容菀汐一眼,搂住了容菀汐的肩膀,笑道:“爱姬不必担心,本王与王妃只是在芙蕖中戏水来着。”

    “是这样啊,是妾身大惊小怪了。”

    薄美人说着,极端庄地向宸王和容菀汐施了一礼,道:“妾身给殿下请安,给娘娘请安。”

    容菀汐笑道:“姐姐无需多礼,姐姐到昭德院这边来,可是来找本妃的?”

    “几日未给娘娘请安了,心里记挂着娘娘,想着过来陪娘娘说说话儿。”薄美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