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六十七章:月下漫步

正文 第六十七章:月下漫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此时宸王距离她只有一拳的距离,且又是这般暧昧的眼神。容菀汐别过头去,淡淡道了声:“殿下自重。”

    宸王眨了眨眼,一脸无奈地退后了。又靠在车壁上,叹道:“你又来了……”

    容菀汐静默不语。

    宸王也不再说什么。两人一路回了王府,容菀汐先下了车。回身向刚下车的宸王施了一礼:“今晚之事,多谢殿下。殿下早些安寝。明日……妾身为殿下抄书,算作报答。”

    宸王颔首一笑,算作回应。

    容菀汐也不再看宸王,而是借着这皎皎月光,一路往昭德院那边快步而去。

    宸王站在原处,半晌,也提步跟了上去。

    宸王有意不让容菀汐发现他跟着,所以故意放缓了步调。但即便如此,两人之间的距离,却还是越来越近。

    宸王不禁暗笑,到底是个小女子,走得再快,步子的大小在那儿摆着呢,也不能将他落出太远去。只要他想追,轻轻松松就能追得上了……

    容菀汐一路快步而行,走在莲塘上的大理石拱桥上的时候,忽而听得身后有另一人的脚步声传来。

    刚听到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因而有意放缓了步子,仔细听去。却发现,这并非是她自己脚步声的回响,而是她的身后,真的有人跟着。

    不免心内提起了警惕,刚要快步而行,但却又觉得,这样快步前行,并不是办法。若对方有意想追,即便她快步飞奔,对方也是能追得上的。

    宸王见容菀汐停住了步子,看样子是在略略回首,但却并未全然转过头来,就知道她或许是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害怕了。估计是正犹豫着,到底是要回身对峙,还是快点儿逃跑呢。

    刚想要出言告诉她,“是本王”,可这小女子已经猛然回头了!

    借着月光,隐约见到这小女子一贯平静的脸上,现出了凛冽之色。宸王竟是有些慌了神儿,忙快步向她飞奔过去,边出声儿道:“是本王,爱妃别怕。”

    一回身,看到这站在月夜中,拱桥下的身姿,容菀汐就看出是宸王了。却不想宸王竟会有些慌乱地飞奔过来,竟像是——急着安慰她似的。

    宸王到了容菀汐面前,轻轻抓着她的手臂,柔声道:“爱妃可吓着了?本王不放心你自己回去,原想着悄无声息地送你回昭德院的,却不想吓着你了。”

    “没……没事……”不知怎的,看着他如此关切的样子,容菀汐竟是觉得心内一瞬慌乱。就只是两个字而已,却非要别过头去,避过他的眼神儿,才能说出来。

    幸而宸王并未发现她的异常。估计是以为她受了惊吓,一时没回过神儿来呢。

    只是轻拥着她的肩膀,赔罪道:“是本王的不是,吓着爱妃了……”

    “没事,妾身回身,见着是殿下,也就不害怕了。”容菀汐淡淡道。

    并未避开他的轻揽,而是就这么由着他揽着自己的肩膀,在月夜中漫步,缓缓下了拱桥。

    借着下桥的功夫,容菀汐才不动声色地先行,避开了他的轻拥,看起来并非很刻意。

    宸王一心怨自己吓着了她,也未在意她这一细微的举动。只是负手跟在她身后,问道:“都这么晚了,本王已经随你过来了,不如今晚就在爱妃处安歇吧,免得折腾。”

    容菀汐背着他点点头,以示答允。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先于宸王而行的,因而停住脚步,略躬身垂首,等着宸王走到她前头儿去了,才与宸王隔着一步之遥的距离,随着他前行。

    “爱妃有心了,只是现下只有你我二人,咱们不必在意这些。来,过来,到本王身边来。”宸王却是回身向她招手。

    容菀汐原是想要说,“妾身不敢僭越”的,但听得宸王如此诚意的语气,倒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

    因而上前一步,和他并肩而行……

    过了莲塘,是一片青葱的草地,不远处便是一座假山,隔断了花园和莲塘,只有一处曲幽的小路连通着。

    容菀汐和宸王并肩走在这月夜下的草地中,青草带着些许深夜的清凉,轻轻拂过她的脚面,草中有蛐蛐儿的叫声,两旁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夜风吹拂枝叶的簌簌声响。

    月光笼罩着身旁着静默不语的翩翩佳公子,清风吹来他身上特有的清淡气息,如此和他并肩而行,容菀汐的心里,没来由的,极度安定……心内,是自从父亲遭祸以来,许久未有过的平静泰然、安闲恬淡……

    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感觉,是他给她的。

    宸王忽然挺住脚步,容菀汐自然也随他停了脚步,看向他,眼中有询问之意。

    宸王盯着她的眼睛,问道:“爱妃可喜欢?”

    容菀汐愣了一下,但随即就意识到,他想要问的,应该是她是否喜欢这月夜漫步。

    容菀汐并不否认,而淡淡颔首。

    宸王一笑,道:“本王也很喜欢。”

    但是这声音中,却有轻叹之意。

    宸王继续向前走,容菀汐也便跟着。到了假山间的小路,宸王拉了她一下,把她推到前面去,让她先走。

    这山路狭窄,两个女子略错开了,一前一后儿走在其中刚刚好,但若一男一女并肩而行,怕是有些拥挤的。容菀汐知他好意,便也不推辞,走在他的前头儿,由着他在身后护她周全。

    出了假山,便是花园了。

    两人仍旧并肩走着,此时和宸王并肩走在其中,却是与和初夏走在这里的时候不同。原本容菀汐以为,她的心里,应该是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的,可此时,她却清清楚楚的意识到了不同。

    自己心里感受到的东西,她不愿意否认。宸王今晚的种种举动,的确让她很感动。而且,也就是在今晚,在今晚的这一件件事情的接连触动,让她开始以看待男人的目光来看待宸王,而不是只把他当做一个无关性别的合作伙伴。

    “这般月下漫步,其实爱妃心里是有遗憾的吧……”

    两人走在花丛中,都是半晌不语。正在容菀汐很享受此时的安静相伴之时,宸王忽然问道。

    容菀汐并不回答,而宸王似乎也并未想要她的回答。而是顾自说道:“爱妃是否想着,如果在你身边的人,是翎王就好了?”

    “妾身不曾。”容菀汐连一瞬犹豫都没有,就平静道。

    因为这是实话,在这一刻,她真的没有想到翎哥哥。

    可是因为宸王的这一番提醒,容菀汐心里,除了难过之外,还有深深的愧疚。这愧疚,自然不是对宸王的,而是对翎哥哥的。

    刚刚和宸王安静漫步,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身旁之人,就是风北宸,而不是她的翎哥哥。可即便如此,她却是很享受此情此境,顺带着,自然也包容了在这情景中的,身旁之人……接纳他在这一刻,走进她的安静世界之中。

    容菀汐这么说了,宸王便是一丁点儿怀疑也没有,就这么相信了。

    带着歉意,叹道:“如此说来,是本王对不住爱妃了。爱妃没有想到二哥,本王却想到了太子府的那位……”

    容菀汐淡淡一笑:“殿下不必歉然,殿下对慧美人痴情,此情此景,想到慧美人,也是人之常情。”

    宸王却是摇摇头,道:“本王想着,如果此时,伴着本王在这月下漫步之人,是她……那又会是一番什么样儿的光景呢?可是本王却想不出。不是因为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儿,而是……呵呵……”

    宸王苦笑了一声,便不再说下去。

    容菀汐也不去问,也没有心思去想他那未说出口的言语。更不会计较他在与自己月下漫步的时候,会想起别人。就只是这么淡淡的听着,听过了,便过去了。

    宸王也不再说什么,两人仍旧这么并肩安静地走着。

    其实刚刚,在他想到月儿的时候,想要将月儿放在此情此景中的时候,他并不出那番光景来,而是不愿去想。因为刚起了相较的念头儿,在那一刻,他的心底里,竟然觉得,没有人能及得上容菀汐。仿佛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只有身旁是她,才更贴切、才能有这一番并肩相伴的安宁享受……

    因为不愿意让月儿在与容菀汐的相较中落败下来,就只能不去想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漫步到了芙蕖边儿上。

    月至中天之时,月光最盛。此时的芙蕖,在皎洁月光的映照下,竟像是落满了星光一般,分外好看。

    容菀汐静静欣赏着眼前的月下清渠,忽而想起了来时和初夏说的那番感慨。若是有人会划船,在如此月夜,在这芙蕖中泛舟,岂不美哉?

    “殿下可会划船?”容菀汐抬头问道。

    “当然。爱妃是要……”话没说完,宸王自己便悟到了容菀汐的意思。

    温柔一笑,阔步向芙蕖边儿停着的小船儿走去。站在小舟上,回身向她一招手:“菀汐,上来。”

    容菀汐欣然一笑,脚步轻快地上了小船。在甲板上坐了,笑问道:“殿下不困吗?若是乏了,改日再来也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