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六十六章:感念于心

正文 第六十六章:感念于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到宸王对她会心一笑,容菀汐似是被这笑容感染了一般,也向他笑了。

    宸王看到,那小女子虽说只露出了半边脸,但那一贯波澜不惊的平静双眸中,此时竟然有了如水般的柔情笑意。她的半边脸挡在门柱之后,只露出秀气的鼻梁和一双美丽的杏眼儿,向他露出会心的温柔笑意,一时,竟有些眉目传情之感……

    出了府衙,宸王回身给容菀汐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跟上来。

    容菀汐见宸王随着太子往马车那边去了,悄悄退出了人群。却是在人群边儿上,并未马上跟过去。她知道宸王的意思,也不是让她立刻跟来。

    太子在马车前停住,回身看向宸王,笑道:“三弟抄书抄得怎样了?可累着了?”

    “还好还好……”宸王笑道,“哥哥也知道,弟弟写字一直很快,其实抄书这事儿,对弟弟来说并不难。弟弟只是在皇祖母面前故意装可怜呢!”

    “那就好”,太子拿出长兄的仪范来,关切道,“只是你也不能光顾着抄写,而不往心里去。这书中的道理,该懂的还是要弄明白的。毕竟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弟弟可不一定每一次都有今次这般幸运哪!”

    太子说的,自是有深意的。

    “是,大哥教训的是”,宸王却只是恭谨道,“弟弟一定仔细体味那书中的道理,不辜负大哥的一番苦心。”

    “呵呵……好。抄书是重要,身子也重要,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本宫就不和你啰嗦了。”太子笑道。

    二人之间的言谈,全然是那仁爱兄长和恭谨弟弟的感觉,谁也不明着提起这一番阴谋算计、巧妙应对,甚至连对今日这案子的审判都不曾评说一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可谁都知道,这一场较量角逐,已经明着开始了……

    宸王躬身送太子上马车,声音依旧是很恭敬的:“弟弟恭送大哥……”

    太子上了马车,车帘垂落,宸王方直起身子来。

    看到太子的马车走远了,绕过了短巷、入了长街,容菀汐这才到宸王身旁来。

    因着穿着小厮的衣裳,所以并未给宸王行侧手屈膝的女子之礼,而是一抱拳,躬身向宸王揖了一下,粗声道:“殿下。”

    宸王瞧着她笑笑,拉着她的手,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早些休息?”

    没等容菀汐回答,宸王又道:“夜里风凉,你怎么穿得这么单薄就出来了?上车再说吧。”

    宸王先上了马车,伸手来拉容菀汐。

    容菀汐看了他的手一眼,略一迟疑,便将自己的手递给了他。

    在外面冻了这半晌,容菀汐的手是冰凉的,但宸王的手却是温热的。容菀汐将冻得冰凉的手放在宸王手心的一瞬间,忽而一道暖流,流遍全身……

    进了马车里,容菀汐方道:“许是白天睡得太沉了,晚间走了困。妾身睡不着,便带着初夏在府中闲逛,想要看看王府夜色。走到花园儿前的假山中时,忽听卓酒吩咐人备马,叫他过来问了,便知道了殿下要到府衙来。”

    “这些本王都知道”,宸王笑道,“可是卓酒说,你回房去了。你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担心本王才过来的?”

    “妾身是因为好奇。”容菀汐如实道,声音是很平静的,没有半点儿波澜。

    “哎……”宸王叹了一声,靠在马车上,看着她,“爱妃,你不觉得这时候,你应该说一些哄本王高兴的话么?毕竟本王这番连夜奔忙,可是为了维护你啊!”

    “殿下不是说了吗?感念于心便好……”容菀汐道,略停顿了下,平静的声音缓缓道,“妾身,已感念在心了。”

    听到容菀汐这话,宸王却还是颇为遗憾:“挺好的话,你说你为什偏要如此平静地说出呢?爱妃,你听本王的,将刚刚那一番话,换一个神态说出来。就是含羞带臊的那种。来,如此说出来,让本王乐呵乐呵。”

    容菀汐本是压抑着自己对他的感激之情,故意这般平静的,但如今听他这么没正形儿的话,心里又没个防备,未免“噗”的一声儿笑了出来。

    “对对对……就是这样……神态上再娇羞一些……再娇羞三分就足够了,来,爱妃试一下。”宸王不遗余力地鼓动着她。

    容菀汐摇头,已是笑得和不拢嘴儿了。求饶道:“好了,殿下不要再闹了,妾身是真的做不出来。”

    “你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你就给本王试一下,就算不好看,本王也不会怪你的。而且你只要试一下给本王瞧瞧,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日后本王是绝对不会再用这事儿向你邀功的。”宸王却还在逗她。

    容菀汐无奈地摇摇头,脸上的笑意却是怎样也退不下去。一时被他逗得开怀,也不知自己是哪根神经不对劲儿了,竟然真的……

    “妾身,已是感念……”用一只手轻轻掩着口鼻,让自己的目光尽量“含羞带臊”一点儿……

    但话说到一半儿,实在把自己恶心得不行,“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便再也继续不下去了。

    “殿下饶了妾身吧”,容菀汐告饶道,“殿下也看到了,妾身实在做不出来。”

    宸王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儿,摆摆手,宽宏道:“好吧,看在爱妃真的尽力的份儿上,本王就饶了爱妃这一回……”

    忽而,眼神中有了些许郑重,话语中也多了些许深情:“爱妃能为本王做出此举,不王也是感念于心。”

    见他忽然这般动情,容菀汐反而有些清醒了,心里有些不自在。但此时气氛很好,为了他们的和平相处,一时却也不想太过明显地立刻疏远。

    因而只是转移了话题,问道:“那两个人,是殿下派过去认罪的吧?只是这入太子府盗窃偷人的罪一定,可是该当问斩的。殿下接下来打算如何安排?”

    “那两人是本王手下两个极为得力的影卫,雷停和追风。本王自是不会舍了他们。先让岳槐按照律法给他们定罪,回头儿秋后问斩的时候,用两个死囚来替换一下就结了。”宸王道。

    “如此便好,若是就此让他们两个丧了命,妾身于心难安。”容菀汐道。

    宸王看着她,语气很坚定:“倘若真的只有他们丧命,才能守住爱妃的清白,本王也会毫不犹豫这么做的。”

    听得他坚定的语气,容菀汐心内一窒。但随即,却只是淡淡的笑了……

    “爱妃也帮本王一个忙吧……”宸王又恢复了那闲散的笑意,伸了个懒腰,复又靠在车上,懒懒道。

    “什么忙?殿下请讲。”容菀汐道。

    总觉得宸王不会提出什么好要求来。

    “哎……”宸王长叹一声,道,“大哥把这事儿告到皇祖母那里去了,皇祖母罚了本王抄书!四书五经啊,要十日内全部抄完。”

    “也不是很多啊”,容菀汐很认真地说道,“这责罚可是轻的了。”

    “你……”宸王叹了声,“问题是,是要抄给皇祖母看的,不得工整一些么?若是抄的不好,岂不是显得本王悔过之心不诚?可本王的字迹,实在不太美妙。所以爱妃……你看,你那娟秀字迹,皇祖母一定喜欢。”

    容菀汐知道他是犯懒了,有那时间,他还不如去后宅姬妾们的院子里转悠去呢,哪有闲心耗费在这等无聊的事情上?

    “王爷的字迹不好么?”容菀汐笑问道。

    “当然不好了,其丑无比。”宸王睁着眼睛说瞎话。

    容菀汐笑笑,且不说王府后宅中的几处题字,就说成亲前一晚,他写给自己的小信,那字体,苍劲有力,恍若劲松傲柏迎寒而立、又恍若山之巍峨傲视群雄,那样的字体,将其风骨恣肆地彰显其中,让人见之不忘。

    容菀汐有意将他一军,因而并未明着反驳他,只是笑道:“明日接小姐进门,望小姐今天日早些安寝,愿卿好梦……殿下给妾身的这封小信,殿下可还记得?”

    宸王笑笑,她这话,虽未明说,但也点名了他的睁眼说瞎话之举了。可……以为这样就能将住他了?

    这小女子,聪明是聪明,只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想来这一次,她是忘了那最重要的一点……

    “哎呀……真没想到呀,爱妃对本王给的那一句小小的关切,竟然记得这样清楚。”宸王饶有深意地笑着。

    容菀汐心内悔之,但面儿上,却仍旧神色如常,坦荡得很。静想了一瞬,便诚实道:“说实话,妾身也是不愿意记着的。之所以记着殿下的话,全然是因为,当时被殿下的字体惊艳着了。殿下那般好字,让人见之不忘。”

    宸王却不顺着容菀汐的话往正道儿上走,而是忽然前倾着身子,凑近了她。眼神很是暧昧:“本王既让爱妃见之不忘,可思之如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