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六十三章:暖室暖情

正文 第六十三章:暖室暖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还是容菀汐汐按回过神儿来,向蹲在宸王脚边的雪绒招手:“雪绒,过来,到姐姐这边来。别让这人不小心把你给踩死了!”

    “姐姐?”宸王看了容菀汐一眼,又看了一眼这只、正从他脚下摇着短尾巴往容菀汐那边走的小狗儿,眨眨眼,道:“本王可不想做它姐夫。”

    “随你,谁也没强求。”容菀汐笑道。

    雪绒仰着头看着容菀汐,一双黑漆漆圆溜溜的眼睛、肉嘟嘟白绒绒的圆脸,萌态十足……就这么一脸期待地等着容菀汐接下来的举动,估计是以为容菀汐是要喂它好吃的呢。

    “她那边没有好吃的”,宸王起身,到窗前摘了一片百合花瓣来,逗雪绒道:“来,到姐夫这里来,姐夫给你好吃的。”

    看到宸王手里真的有好吃的,雪绒摇着尾巴扭着屁股,一溜小跑儿到了宸王面前。

    宸王也是言而有信,真的把那片花瓣喂了它

    雪绒嚼了两下,好像是觉得有些难吃,想要吐出来。宸王忽然指着它的嘴巴,警告道:“不许吐!”

    小东西眨了眨眼睛,咕噜一下,吓得咽进去了。

    “噗……”容菀汐猝不及防地笑了出来。

    实际上她也没想要忍着。容菀汐觉得,他们之间这样相处,挺好的……

    “被本王的威仪给震住了。”宸王负手而立,破有派头儿。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较量的对象,还真要被他这派头儿给唬住了,以为他赢了一场怎样的大仗呢。

    “殿下,小姐,粥好了……” 初夏在门口儿低声请示道。

    “进来。”容菀汐道。

    初夏进了屋,闻到食物的味道,雪绒就抛弃了宸王和容菀汐,往初夏那边去了。

    “知秋,把它拎出去,它该睡觉了。”宸王道。

    容菀汐嗔了他一眼:“一只小狗儿,你和它计较什么?”

    “碍眼”,宸王道,“有它在这里,爱妃都不看本王了。”

    容菀汐摇头笑笑,心想你本也不愿意让我看吧?

    初夏很识相地,将托盘放在窗下小桌上,就道了声:“小厨房里还有些事儿要忙,小姐和殿下有什么吩咐,就去喊奴婢。”

    容菀汐点点头,但是看到小丫头嘴角含着的那一抹恍若了然的笑意,心里有些不舒服。看了宸王一眼,眼中未免有了些许责怪之意。都是宸王这般故作亲热给闹的。

    宸王却是无视她的嗔视,端着粥碗坐到床边,盛了一勺,吹了吹……

    在宸王还没有把这口粥递给她的时候,容菀汐就淡淡道:“不劳烦殿下,妾身自己吃吧。”

    宸王见她忽然又恢复了这般平静淡然的神色,一时这心,竟是忽然跌了一下一般。但也并未深想什么,自然也不会明着问她这是为何。只是把粥递给了她。

    见这小女子的神情淡淡的,很平静地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米粥。宸王起身,将装着小菜儿的小碟拿了过来,夹了一些送到她的碗里。

    看到这菜,容菀汐怔了下。竟是被他刚刚那一呵护的举动给弄糊涂了。她原本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身上有些酸软而已,还不至于起不来床,非要在床上吃吧?

    但已经如此,也实在没必要再特意下床了,只是快些吃完便是。

    不免暗叹,这男人,当真有让人乱了心神的本事……

    宸王看着容菀汐这般淡然的神情,半晌,笑道:“爱妃忽然这般淡然,该不会是……”

    宸王凑近了些,继续道:“对本王动情了吧?害怕自己动情,所以才这般躲闪?”

    听了宸王的话,容菀汐只是平静地咽下了嘴里的粥,又将碗里的粥快些喝尽了。起身去窗下的小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漱口。

    看到她这般不拿他的话当事儿,宸王倒也不急,只是一脸含笑地等着她的回答。

    待容菀汐重新躺回床上进了被窝,没等容菀汐开口,宸王就先发制人:“爱妃是被本王说中了,所以在拖延时间,想应对之法呢!本王猜得可对?”

    容菀汐靠在枕头上,丝毫不避讳地看着他,笑道:“殿下,妾身只是不愿满嘴食物地和殿下说话而已啊……”

    看到容菀汐的笑容有些无奈,宸王心里有了些许挫败感。这小女子……怎么就能这般沉稳呢!哪怕是这个程度的挑逗,都不能让她慌乱?

    “咳咳……其实本王也不愿意让爱妃太过丢脸,所以爱妃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为了爱妃的面子,本王不会再问。”宸王故作强忍笑意的样子。

    容菀汐却是摇摇头,笑道:“为了殿下的面子,如果殿下非要这样自欺欺人,妾身也是不会说破的。”

    “你……”这下宸王是真的笑了,缴械投降,“本王又输了一局。”

    容菀汐含笑不语,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话。

    其实她刚刚忽然变得平静疏远起来,只是因为不喜欢宸王那一过分细心亲密的举动而已。而至于为什么不喜欢……她不想要多想。

    宸王这样的风月老手,对付女人的招数可是很多的。如果不处处提防,指不定哪一次,就真的被他再次感动着了。即便因他而起的感动再多,却也丝毫影响不到她对翎哥哥的感情,但到底欠人之情,总是要还的。

    容菀汐只希望他们之间,能始终保持着和平、亲切,但是不过分热络亲密的状态。只有两人之间只是合作关系,不涉及到人情往来,退步抽身之时,才能更痛快一些。

    而且在这样的人面前,只有始终做到心里坦荡毫无亏欠,才能够和他站在平等的位置上,势均力敌地较量。

    “你身子不舒服,今晚本王就不打扰你了。你早些休息,本王去别处。”宸王给她掖了掖被子,温柔道。

    “多谢殿下体谅。”容菀汐道。

    “这王府里,盼着本王走的,也就只有你一人儿。”宸王笑道。

    容菀汐笑笑,不语。

    “菀汐……”宸王看着她,忽然颇有感慨,“本王到底要使出怎样的解数,才能让爱妃你败给本王一回?嗯?”

    “殿下何必非要赢呢?如今这般和平相处,不好吗?”

    “当然不好了!”宸王起身,又恢复了那一惯闲散的笑意,“对本王而言,你我之间的较量,不赢,便是输。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当然,除了太子府里的那位,除此之外,还没有哪个女人能在本王的手心儿里过上三招儿的!”

    容菀汐见他如此随意地提起秦颖月,未见有什么心痛之感,却也还是出于担心他,又和他玩笑起来:“那么至今为止,妾身在殿下手上过了几招儿了?”

    “本王没细数,不过总归三招是有了,可你还没输。哪怕一点点儿动心也不曾。本王不甘心……所以爱妃,我们来日方长。”宸王笑道。

    “可是较量的结果,一定不如殿下的所愿。妾身还是劝殿下三思,可不要最终跌了大面子才好啊……而且殿下可别忘了,我们还有那关于错对的约定呢,要是殿下为了唬妾身动心,做了什么错事,妾身于责罚上,可是不会手软的。”

    容菀汐虽说也是玩笑的语气,但这也的确表明了她坚决的态度。这种无聊的较量,她实在不想和宸王继续下去。

    “本王看那错对之事的约定,对的那一层,是没什么意义的,你我二人都没用过。以后不如就变成错事约定吧,这样还简单一些。若是你我哪里有什么做得好的地方,彼此心知肚明,感念在心就是了。”宸王道。

    “是个好主意”,容菀汐道,“妾身谢殿下没有把那错事该罚的约定也给销毁了。”

    “怎么会”,宸王笑得有些得意,“本王不用做那些冒犯于你的错事,光只用那些对你关心呵护的好事,就能赢了此局。”

    容菀汐见他与自己较量之心甚重,也知道他是起了玩儿心,劝说是不成的,所以只能由着他去了。

    宸王出门儿之前,忽然回身笑道:“爱妃猜一猜,今晚本王要去哪个院子?”

    “妾身猜不出”,容菀汐笑道,“不过不管是去哪个院子,妾身都祝殿下一夜梦好。”

    宸王摇摇头,再次挫败一般,悻悻地出了门。

    他自然不是去哪个侍妾的院子里,而只是回了问柳斋,等着府衙那边的动静。

    这一番折腾下来,已至亥时。宸王走后,即便屋子里安静下来,容菀汐也是没有丝毫困意的,许是百日里睡得太沉了。起身活动下筋骨,站在窗边,看到窗外繁星点点,皓月当空。开了窗子,夜风轻轻拂面,传来一阵清新……

    容菀汐深深呼吸一番,忽而起了去外头儿走走的念头儿。如此皓月朗星的夜晚,这宸王府里的景致,一定好看得很。

    她还从没有仔细瞧过这宸王府中的夜色呢。

    身子酸痛,但其实躺着反而无益,不如走一走,舒展一下,更有利于恢复。

    虽然已是五月里,但日夜间的温差很大,晚间还是有些凉的。容菀汐找了个红色的披风披上,点亮了一盏灯笼提着,打算出去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