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六十章:初初心动

正文 第六十章:初初心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宸王将容菀汐放到马车里,刚要上车,忽听得不远处有人喊道:“三弟……”

    是太子撩开车帘,正向他一招手。

    宸王也不急着上车,而是站在马车前等太子。

    太子下了车,宸王向他规规矩矩地施了一礼:“大哥。”

    相对于宸王的面色悠然,太子的面色却是极其凝重的。

    “哎……”长叹了一声,向马车里看了一眼,“弟妹还好吧?可是受了什么欺负?”

    宸王深意一笑:“弟弟心里有数儿,咱们皇家的人,傲骨和底线还是有的。”

    “呵呵……”太子笑笑。

    “三弟……”太子拉过宸王,将他拉到马车一边,关切道,“这事儿闹到这个份儿上,不管怎样,也是人尽皆知了。我看你留着这个已经失了好名声的女人,实在没什么用处,不然就借着这个由头儿,扔了吧。”

    宸王话里的意思,太子自然是听出来的,但却也不甚放在心上,当然也不可能挑明了。这事儿,宸王和他,心照不宣就得了。

    只不过……这风凉话,说说倒也无妨。

    “哥哥也是为了你好”,太子低声笑道,“其实哥哥看的出来,你心里还是记挂本宫的慧美人的,娶这容菀汐,也就只图她一个好名声儿罢了。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儿,容菀汐对你的用处,可还在?”

    太子这话,很显然是计谋得逞之后的炫耀了。

    他是要让宸王知道,这一次,他的收效可不仅仅是那明日要到手的督办之权而已。还有,他毁了容菀汐。

    这一次的闹腾,可不比婚前的小打小闹。婚前的那一次,只是让老三自己心里犯嘀咕罢了,但这一次,可是人尽皆知了。

    太后和父皇虽说对皇家儿媳的贞洁也是极其在意的,但只要容菀汐没死,这事儿就不算大到不可敷衍过去的程度。

    人已经劫了,那江湖匪徒的名义也假借了,这一次,就算不把容晚汐摆到公堂上来,太后和父皇听说了这江湖匪徒劫人的事儿,也是会怀疑容菀汐的贞洁的。

    但虽然怀疑,这种隐晦的事情,却也绝对不至于让太后和父皇一怒到,下旨大动干戈地追杀狂徒、剿灭其帮派。越是涉及到皇家儿媳的贞洁,太后和父皇反而越希望这事儿快点儿过去,息事宁人。只是以后,对容菀汐的态度,可自然不比从前。

    既然无论低调处之、还是大张旗鼓,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何不把这事儿做大了,让老三更难堪一些?

    宸王只是含笑看着太子,半晌,才压低了声音笑道:“自然还在。就像那长在弟弟花园儿里的葡萄架子,结的果实,弟弟从来都不吃,外人瞧着眼馋,却也摘不到。只要它在弟弟的花园儿里,能让别人馋而不得,这就是它的价值。”

    “呵呵……”太子笑笑,“三弟啊……”

    说着,向马车内看了一眼:“本宫怎么觉着,你今天有点儿沉不住气?往常这样明显的话,你可从不会说出来的。”

    “弟弟说什么了?”宸王一脸不解地笑着,“只是大哥问话,弟弟答话而已。大哥……”

    宸王拍了下太子的肩膀:“咱们兄弟之间相处,还是简单一点儿的好嘛。弟弟一番赤诚待大哥,若大哥对弟弟百般揣摩猜测,岂不是太伤了你我的兄弟情分?一次两次还好,权当做兄弟间的玩闹了。但若是次数多了……呵呵……当然啦,长兄为大,就算次数多了,弟弟也还是会依旧如同敬重君父一般敬重大哥的。”

    “走啦……大哥快进去看看你那几个美人儿吧,别为弟弟担心……”宸王一挥手,笑着跳上了马车。

    太子看着宸王府的马车缓缓行远,转过这条短街,进入集市之中,不见了踪迹。摇头苦笑笑,暗叹道:“三弟啊,若是在寻常百姓之家,你说你一番赤诚待我,我一定相信。但在皇家,除了那落在圣旨上的东西,没有什么是可以确定的……就像你说这话,你自己也不相信一样。”

    从小儿他们就被各自的母亲灌输各种利弊权衡,看尽宫里的勾心斗角,哪怕是在最为纯真的孩提时代,亲兄弟之间,却也没有“赤诚相待”这一说。

    这就是身在皇家的悲凉……

    原本这世间,最值得相信的莫过于亲情。但是在皇家,亲情太薄,父母、兄弟,相互之间,都是心隔肚皮,人人都只不过是这天下权势之局中的一颗渺小的棋子罢了。但人人都想要让自己主宰整个棋局……

    宸王和容菀汐回到王府,抱着容菀汐下了马车,一路往昭德院而去。

    鞠大夫已经等在院子里了,见宸王回来,忙应了上来,道:“殿下,娘娘这是怎么了?”

    “许是中了什么**之类的,你给瞧瞧,看看可是对身体有碍?”宸王抱着容菀汐进了屋。

    将容菀汐平放在床上,细心得为她挽起了袖口。

    鞠大夫隔着帕子拔了脉,眉头紧锁,道:“这可不是一般的**,药效极强。从脉象上看来,还有两三个时辰的药效呢。看来只能行针逼毒了。”

    “好,劳烦先生即刻为王妃医治。”宸王道。

    听鞠大夫这么说,宸王就知道这一次,太子让人用的仍旧是醉梦长。

    这药果然好用,看来太子已经用上瘾了,越发的顺手。不知道江大夫的配方研究得怎样了,等这小女子行了,倒是要带她回家一趟。

    一来,是要让容将军放心;二来,自然是问一问那醉梦长的进展。

    虽说这药,现在看来对他还没什么用处,但未来的日子里,或许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机会。

    宸王看着那个面容平静地小女子,原本平静的面容,没来由地,眉心一簇……

    这一次,的确是自己连累她受苦头了……

    倘若她与他,没有这一番结为夫妻的机缘,此时的她,或许还只是一个欢心待嫁的闺中少女吧。

    当然……她这身子,如今仍旧是一个黄花闺女……

    看着鞠大夫为她行针散毒,看着她这一张绝美的睡颜,宸王不禁在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给她指这一条路,以她的聪明才智,或许也会想到其他的解决办法的。

    彼时在淑女坊中,看了她那平静落泪的绝色面容,他的心里,便认定了这是这世上,唯一可以和月儿媲美的人。当时生出了娶她为妻的念头儿,一方面,是因为想要将太子一军,以报夺月儿之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名声好,娶她做王妃,于大局有助。

    但实际上,他的潜意识里,还有另一个极其简单的原因,那就是——因为她美。

    他从不否认自己的好色,府里的这些侍妾,也都是因为瞧着美才弄回来的。以助于营造醉心声色的形象是一回事,但他也不可能什么庸脂俗粉都弄回来。前提还是要……好看。

    可这一阵子相处下来,愈发觉得她这好名声和好看的外表,都不那么重要了。

    渐渐的,他真正对她的心,提起了好奇和探寻之意……

    艳色天下重,宸王摇头笑笑……暗自自嘲,归根究底,还是只是因为她好看而已。不然他才不会多看一眼、才不会起探究之心。首先要好看,才会提起他的兴致。这般肤浅的好奇,岂能与他和月儿之间的感情相提并论?

    他们在太学中同窗共度三载,读书时一起做学问、下学了一起游山玩水、谈天说地,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如今,佳人暗投,而他的身旁,也有了这样一颗美妙的明珠。

    只是这佳人和明珠,到底都是苦命的人,都可惜了。

    鞠大夫医术高明,和将军府中的江大夫相比,自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比江大夫用的时间更短一些,就逼出了容菀汐身体中残余的**。

    “殿下,在下把脉象,毒已经尽了。只是娘娘的身体还处于沉睡的西瓜中,只要用冰毛巾敷在娘娘的额头上,娘娘很快就会醒转的。”江大夫道。

    等在外屋的初夏和知秋听了,也不用宸王吩咐,两人一起,忙不迭地去弄冰毛巾了。

    雪绒好像也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似的,原本只是在外屋里初夏的脚边转悠,见初夏走了,却探头探脑地进了内室里来,仰着头看、摇着尾巴,看着躺在床上的容菀汐。

    宸王笑笑,坐到床边去。拉起了容菀汐的手……

    “你瞧瞧,你人缘儿多好?连这只小狗狗都这么担心你。”宸王道,声音中,有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极其动情的温柔……

    “唔……汪……”雪绒好像听出了有人在提它似的,叫了两声儿。

    不多时,初夏和知秋弄了冰毛巾来,放在了容菀汐的额头上。

    “你们两个,去厨院拿点儿食材,回来去小厨房给王妃弄些清粥小菜儿。”宸王吩咐道。

    “直接让厨院做了送过来,不就可以了?”知秋道。

    见自家小姐要醒转了,先前的思量瞬间不再了,光顾着担忧了。此时她就只想守着小姐。

    初夏看出了宸王是故意支走她们,因而拉着知秋的手,道:“放心吧,鞠大夫的医术很是高明的,小姐一定会平安醒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