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五十八章:手足之情

正文 第五十八章:手足之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靖王四下看看,见这御花园里,能放眼看到的地方的确再无旁人,这才压低了声音:“你真的还没有放下秦颖月?有人说你娶三嫂,只是为了她这京都第一才女的好名声,真的是这样吗?”

    “啧……我说你啊……什么时竟像个妇道人家似的,这么八卦?”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靖王道,“而且,我觉得三嫂人挺好的,不管人家对你是不是真心,你既然已经她娶回家里了,总该好好对待才是。”

    “我对她不好?”宸王道,“后宅大权都给她,日日去见她,哪个姬妾有这样的恩宠?”

    老四这个鬼灵精,竟然能看出容菀汐对他不是真心的,难道容菀汐表现得很明显?怎么他自己倒没觉得?一直觉得,在外人面前,这女人的戏还是很好的。有时候他都要被她给唬住了,险些就要以为,这女人对他动了情。

    “别瞎猜,你三嫂对我的仰慕,那可是堪比沧江之水,恣肆奔腾……”

    “我看不像。”老四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自欺欺人。

    他可不是猜的,他是从初夏的态度上看出来的。如果三嫂真如三哥说的那般,对三哥那样崇拜爱慕,怎么前日和初夏提起三哥的时候,那小丫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丫鬟的态度,都是随着小姐的态度而来的。

    “行了,你们两个可还有事?”靖王说得如此肯定,宸王一时也没找到可以作为有力证明的事儿来,索性不去分辨。

    “没事儿了,我随你去府上玩儿”,靖王说着,回身对六公主道,“六妹,你就别跟着了。”

    “我不!凭什么我不能跟着啊?”

    “三嫂又不在,没有女眷陪你玩儿,你跟着我们两个,不是碍事儿吗?”

    靖王说着,揽住宸王的肩膀,急匆匆道:“三哥快走,别让她跟上来。”

    “你想的美!”风北凝一跺脚,急匆匆地跟了上来。

    这一会儿里,宸王谈笑如常,这两人也便都放了心。但三哥的情绪是一方面,事态的进展又是一方面,所以这两人都觉得,还是跟着三哥回府,更为稳妥一些。

    宸王又岂能不知道这两人真正的意思?

    凝儿与自己一母同胞,最亲的兄妹间,把对方看得极重,那是一定的。

    四弟虽说不是母妃所生,生母淳贵人早逝,自幼是跟着太后长大的。但实际上,却也同在母妃跟前儿长大没什么区别,反正他总是去漪澜宫和慈宁宫里,除了例行去坤宁宫请安之外,别的宫室,他是概不来往的。

    他们三个从小儿就好,平日里打打闹闹的,谁都没个正形儿,谁也不会把对对方的关爱挂在嘴边儿上。但只要出了事儿,他们三个,一定是一条心。

    听得四弟和凝儿在自己身后斗嘴,宸王这心里,也舒坦了些。

    回去给父皇上一道请罪的折子,自己把这事儿主动交代了,免得让大哥先发制人。所以这事儿,还迟不得。

    只不过倒也不必太过着急,只要在晚膳之前给父皇送过去就行了。皇后和大哥向父皇说起此事,是绝对不会弄得太过刻意的,一定会在一个合适的时机里,看似随意地提起。主动向父皇请安的时候,说这事儿显然是不合适的。

    回到王府,宸王直接去容菀汐的昭德院。

    其实他并不是故意要到这边来的,只是一进王府,习惯性地就往昭德院这边走了。半路上,才忽然想到,容菀汐现在不在昭德院中。

    但是身后有弟弟妹妹跟着,总不能中途折返回自己的招贤院去。不然少不了被这两人一番嘲笑。

    “三哥,王嫂又不在,你回昭德院干嘛?我多不方便啊?”靖王故意这么说道。

    其实心里,已经在窃喜了。

    刚刚走到芙蕖之时,三哥忽然脚步一顿,他就知道,三哥一定是出于习惯才往这边儿来的,这会儿是忽然意识到了。只是碍于面子,死撑着。

    只不过,这倒是便宜了他。又可以逗小姑娘玩儿了。

    可是他三哥却也能把他的心思看得清清楚楚的,开口就道:“为了给你创造机会。”

    “咳咳……三哥,你这话我可听不明白。”靖王嘴硬道。

    “那好,等下到了昭德院,我换身衣裳,咱们就去喝花酒。得告诉初夏一声儿,我们去喝花酒了。王妃回来,好让她告诉王妃。”宸王道。

    “三哥,如此敏感时期,你还是消停一点儿吧!更何况我们还带着凝儿呢,多不方便啊!”靖王道。

    宸王笑笑。这小子还嘴硬呢。当着初夏的面儿,说去喝花酒都不敢了,还说没对那小丫头有意思?

    到了昭德院,初夏迎了出来:“殿下……四殿下……”

    “这位是六公主。”见初夏不知该如何称呼,靖王忙提醒道。

    “公主殿下。”初夏施了一礼。

    “你就是初夏吧?我们刚刚还提起你呢!四哥好怕你呢!”风北凝笑着扶起了初夏。

    初夏有些尴尬,转移了话题:“咦?我家小姐呢?”

    不是她看少了一个人,小姐是真的没在,而且也没跟在后头儿。

    “她会晚些回来。”宸王道。

    靖王见初夏立刻担忧起来,忙道:“你放心,王嫂只是在慈宁宫里陪太后说话儿呢!”

    “哦,那就好。”初夏道。

    还以为小姐在太子府中出事儿了呢!原本小姐去太子府,她和知秋就很是担心,可小姐却说没事儿,不让她们跟着。

    “知秋,给本王磨墨。”宸王一进屋儿,就吩咐趴在小桌上的知秋道。

    知秋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倒也听话地去磨墨了。

    “四弟,既然你不方便进你嫂子的房间,就在外面和初夏玩儿吧。逗逗雪绒。”

    “雪绒也睡觉呢!”知秋道。显然被打断了好眠,很不开心。

    宸王笑笑。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四会猜到菀汐对他并无爱慕之意了,一定是从这两个小丫头的态度上看出来的。这两个小丫头对他如此不待见,显然知道自己并非她们小姐的心头所爱,气他坏了自家小姐的良缘呢。

    宸王奋笔疾书,洋洋洒洒地写了两页纸。陈述了事情的经过,认了错,说了太后对他的处罚,以及皇兄对他提出的,不让他上朝、闭门思过的提议。

    当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说虽然无意,但出了这样的事情,着实自责,实在无颜上朝去面对大哥。说儿臣担心大哥看到儿臣上朝,以为儿臣并不诚心悔过,一怒之下,再当着满朝文武提起今天的事情来。

    “儿臣颜面是小,皇家名声是大。儿臣已经做了糊涂的事,岂能再给皇家名声抹黑?岂能让父皇为儿臣担忧?儿臣让父皇脸面无光,深感自责,儿臣一心悔过,自觉无颜面对父皇,因而向父皇提出此不情之请,自请十日不朝。望父皇恩准。”

    “儿臣,跪拜涕泣。”

    写完了,轻轻吹干了墨迹,向门外喊了一声:“老四……”

    此时靖王正和六公主、初夏一起在远儿内逗雪绒呢,很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干嘛?”

    宸王将这封请罪信装好,到门口儿去:“你过来,帮三哥一个忙。”

    靖王只好将雪绒塞到初夏的怀里,就往门口儿来了。刚刚雪绒在他怀里,初夏在边儿上逗着,看起来就像是逗他们的孩子似的,那画面别提有多美了。三哥可真不开眼。

    “老四,你把这封请罪信给父皇送去,且等了父皇的答复再回来。”宸王说得很随意,好像这信里,只是一句简单的“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而已。

    但靖王却郑重起来,岂敢怠慢?

    “三哥……”靖王接了信,道,“你放心,在父皇面前,我一定会妥善应对的。”

    宸王点点头:“去吧。”

    看到四哥出了门儿,风北凝看了她三哥一眼:“三哥,要不要我也跟着?”

    “不必,人多可不是好事。”宸王道。

    “嗯,我也这么觉得……”风北凝这么嘀咕一句,就继续逗雪绒去了。

    渐渐日暮西沉……

    晚膳前,靖王急匆匆进了昭德院。

    其实三嫂没在家,他是不用顾忌太多的。在家哥哥嫂嫂,岂会挑他的礼?因而见初夏和凝儿都在正屋里,他也就很自然地进来。

    到书房去:“三哥,父皇说了,准。”

    “父皇还问你什么了?”宸王问道。

    靖王道:“父皇看了三哥的请罪信,只是思虑了半晌,便说了,‘告诉你三哥,说朕准了,让他在家里好生抄书就是’。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宸王颔首,道:“这反而是最好的情况。”

    “是啊,父皇根本都没问我,这说明,父皇看了那信,就从字里行间看出三哥的意思来了。”靖王道。

    “不错,只不过现在父皇只是心有怀疑而已,顶多是更偏向于信我一些,因为我的请罪信在先。但若想要让父皇在心中下具体的定论,还要看明天大哥在朝堂上的表现。”

    因为不了解前朝的事儿,后面的话,风北凝就不太能听的明白了。但是听到四哥的话,也知道就目前的情况看来,父皇是更倾向于信任三哥的,她也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