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五十四章:入宫分辨

正文 第五十四章:入宫分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颖月看向太子,太子点点头。

    秦颖月下车之时,宸王再次去寻找她的目光。但是她仍旧垂着首,一丝目光交流的机会也不给他。

    宸王上了车,悠然靠在车窗上,环抱着手臂,闭目养神。

    太子看着他,几次欲要开口,但最终都没有问出来。这小子在搞什么名堂?

    太子心内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事儿,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老三何曾是这样任人摆布的人?如果他不想要去太后那儿,定然有理由推脱。但……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老三知道这事儿已经传出去了,如果他推脱着不去太后那儿,反而显得没有担当。他丢不起这个人,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和他去慈宁宫。

    不知道老三心里想的,到底是哪一种。

    偏偏老三一路无话,这种尴尬的时候,他也不好问什么。只得在自己心里思量揣摩一番。

    到了北宫门,太子略一犹豫,还是先下了车。不管怎样,老三冒犯了秦颖月的事情,是真真切切的,就连老四都是亲眼所见。这事儿,老三还能想出什么辩驳来?

    无非也就是他在大臣们面前的那一番说辞而已。但是这些说辞,放在太后和父皇那里,却并不一定管用。太后和父皇,都没在事发当场,并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如何能断定,老三就不是狡辩?

    如此想着,太子的心里更定了些,脚步愈发地沉稳了。

    宸王跟在太子身后,不紧不慢地闲逛着,秦颖月同风北凝跟在宸王身后不远处,靖王和风北怡又随在他们之后。几人都是一路无话。前一个时辰还是很欢快的气氛,现在却完全变了味道。即便是换了一处所在,走在这春花烂漫的御花园中,却都能觉出空气里弥漫着的尴尬了。

    路过的宫女儿们屈膝施礼,等着这在都中的皇子公主们过去了,心里也是暗暗纳罕。怎么瞧着皇子和公主们,都像是心有不悦似的?

    快到慈宁宫,太子回身,看向风北凝和和靖王他们:“行了,别跟着了,都去玩儿吧。也没有多大点事儿,一个个的弄得好像要分辨生死似的。去吧,本宫和你们三哥进去就行了。”

    风北凝看了宸王一眼,显然不想让自己三哥单独跟着太子进去。太子和慧美人一同进去了,自然是所有矛头都指向三哥的。但当时自己不在场,若是真分辨起来,却反而有些不利。

    如果她不过去,三哥一人对他们两人,显得势单力薄,皇祖母自然是会心疼的。但如果三哥这边也有帮衬着的人在,可这些帮衬着的人,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不是等于默认了太子的话,觉得无可辩驳么?

    显然靖王也是这么想的,拉了风北凝一下,道:“六妹,你随我去玩儿?”

    风北怡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早就不想跟着了,听了太子这话,更是直接道:“那你们去分辨,反正这事儿和我们也没有关系!”

    说完,就往自己宫里去了,看也不看这里纠结着的众人。路上还有心思摘花,看起来是一点儿也不关心这件事的进展。

    风北凝担忧地看了宸王一眼,也只好道:“好吧,四哥到我宫里去,我有件儿稀奇的东西要给四哥看。”

    两人说着,也走远了。

    这时候,对宸王和太子说什么,都是不妥当的,所以还是如同风北怡那般,谁都不嘱咐、不关切的好。

    就剩下他们三人了,太子诚恳道:“三弟,其实这事儿也并非非要闹到皇祖母这里来。若是闹到皇祖母面前,三弟你是一定会受到责罚的,这责罚一出,你冒犯兄嫂的事情,可是天下皆知了。不如你态度诚恳一些,认个错,这事儿也就结了。”

    宸王笑道:“我不是早就向慧美人赔过罪了?不是大哥非要让我长些记性,所以才要把事情闹大的么?我要是不去,岂不显得我真的心里有鬼,真的对大哥的慧美人余情未尽、甚有图谋?”

    其实太子这样说,是在试探宸王,想要看看他是否还有后招儿。

    宸王自然也听出了太子的意思,之所以弄得死要面子的样子,就是想要让太子放心。

    太子点点头:“也好,既如此,咱们就到皇祖母这里分辨一番。你这一次玩儿得过火了,哥哥这么做,也是为你好,希望你事后不要埋怨哥哥。”

    宸王笑道:“自然不会,咱们只是就是论事而已。岂能因为这一件……误会,而影响到咱们兄弟间的感情?”

    宸王仍旧是那闲散的笑意,话语也未见的有恼怒之意,仿佛事情闹到了这个份儿上,于他而言却仍旧是不重要的。

    两人不再说什么,一路向慈宁宫而去。

    “奴婢拜见太子殿下、宸王殿下。”敬敏见二人来了,迎出来拜见。

    “皇祖母可方便?我二人想要给皇祖母请安。”太子道。

    “皇后娘娘在陪着太后说话儿,奴婢这就去通传一声儿。”敬敏道。

    太子自然是知道母后在此的。万一闹到太后这里,太后不给宸王明面儿上的处罚可怎么办?太后不给予老三责罚,如何让这事儿有四散开来的依据?

    但母后在此,却是不同了。一来,母后可以为此事做个见证,确保这事儿会传到父皇的耳朵里去。二来,母后在此,太后是不好明着包庇宸王的。甚至于,分辨不清楚的时候,还可以直接提议去找父皇来做主。

    其实他原本的打算就是,闹到太后这里,想办法让太后去请父皇来做决断。但觉得让太后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不易,凭借自己一人之力,是无法完成的。这才请了母后过来。

    即便有些丢人,但成事要紧,就算会让老三嘲笑依赖母亲,却也无妨。

    听到皇后也在此,宸王却仍旧是面色坦然。

    虽说他不知道太子非要张罗着来见太后,具体做了什么打算,但是他也能料到,太子一定已经把宫里的事儿安排得万无一失了。

    原来这万无一失,就是找母后来帮衬……呵呵,大哥还真是周家的好儿郎啊!

    “老三,你可别误会”,太子解释道,“我真不知道母妃在此。这是咱们两个的事儿,我可并不想找人来帮忙。更何况事发突然,我也没有这个时间不是?”

    “如今母后在此,如果你觉得这对你不公平,不如我们改日再来?”

    太子的提议刚落,就听敬敏道:“太后娘娘请二位殿下进来说话。”

    宸王也不理太子的提议,阔步而入。

    看到宸王阔步而入,太子反而心内一紧,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是不是他漏算了哪一点?

    但已经站在慈宁宫门口儿了,又有母后在,想来就算老三有应对之法,也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

    进了慈宁宫,皇后正坐在左下首位上陪太后说话儿,太后略斜着身子靠在主位上,闲闲地听着皇后的说笑。虽是五月里,但慈宁宫内阳光正好,下午的时候,开着宫门儿,屋内被阳光烘烤得是有些暖烘烘的。薄嬷嬷立在一侧,给太后轻摇着蒲扇。

    “儿臣给皇祖母请安,给母后请安。”

    “儿臣给皇祖母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

    太子和宸王两人跪地,同时向太后和皇后请了安。身后的秦颖月也随着他们跪了施礼,只是心神哀戚间,并未说话。

    “快起吧”,太后笑道,“刚刚和皇后还提起了你们,可巧你们就来了……麟儿,今日你不是做生日吗?怎么不在府里乐呵?”

    “哎?你身后那孩子是谁?”太后前一句的话音未落,忽然看到了太子身后的秦颖月。

    秦颖月再次向太后和皇后施礼,道:“妾身太子侍妾慧美人,拜见太后娘娘、拜见皇后娘娘。”

    “怎么回事儿?哀家瞧你,怎么不太乐呵似的?像是刚哭过的样子。”

    “是啊,好端端的美人儿,怎么把眼睛都哭成一个红肿的桃子了?”皇后笑道。

    听到这样的问话,秦颖月又拿起帕子,强忍着啜泣似的。

    太子见此,也知道等她说“求太后为妾身做主”,是不可能的了。因而忙自己跪地,行了个稽首大礼,道:“孙儿有一件事,恳请皇祖母给下个定论,分辨个是非曲直。”

    “什么事儿?”太后道,“今儿你生辰,本是大喜的日子,怎么哀家瞧着,你说的事儿,倒是和喜事儿无关呢。”

    “皇祖母,今儿是儿臣的生辰,儿臣在家中略备酒席,请了平日里相熟的一些公子们到府中乐呵。儿臣与弟弟们的关系向来很好,如今三弟和四弟在京都中,我们平日里也是一起玩儿的,今儿自然也请了弟弟妹妹们到家里。”

    “可是酒过三巡,三弟妹说腹痛,三弟便陪着她先去了沁芳阁休息。过了片刻,儿臣觉着不放心,便让慧美人去瞧瞧三弟妹。哪承想三弟妹不在屋子里,倒是三弟,许是酒劲儿上头,竟然趁着这醉意,想要对慧美人不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