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五十一章:捉贼捉赃

正文 第五十一章:捉贼捉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颖月说着,忽然起身,深情地看着宸王:“宸哥,若不是今日,你在宴客大殿中如此失了分寸,这般顾自灌闷酒,我都不相信你真的是对我有情的……我还以为,其实你对我,也只不过是如同对其他女子一样罢了。可是我今天才知道,你对我是与对其他女子有些不同的,即便不会如喜欢王妃那样喜欢我……”

    “宸哥,知道了这些,我才敢来找你的。宸哥,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到底还是有些许分量的,我就知足了……宸哥,事已至此,我除了尽心服侍太子、讨他的欢心之外,没有别的出路。宸哥,你忘了我吧……”

    秦颖月觉得,这一番连真情流露带劝说放弃的话,已经激起了宸王心中的遗憾和不甘。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因而深深地看着宸王,恍似有即便用一生都言不尽的深情似的,忽而主动将宸王拥在了怀里。

    此时宸王本就受了那药性极强的“鸳鸯醉”,如今再被秦颖月按着他的头,紧贴在那最柔软的地方,听着她的心跳……

    一时竟是头脑一热,只觉得一股极强的热流涌遍全身,已是一丝理智也无。低唤了一声,“月儿”,就将秦颖月按在了桌子上。

    秦颖月也不挣扎,只是半推半就地说着:“宸哥,你别这样,我已经是太子的女人了。我身子不干净……”

    她自己也知道,这样说,完全是等于在鼓励宸王。因为宸王一定是不嫌弃她的。就算这时候宸王忽然有些清醒了,却也不忍心停下来,那无异于伤她。

    宸王听得她的这一番自卑的言语,是更加的意动情迷了。此时,只有心底里满满的,对她的情。他唯一的念头儿就是,他岂会嫌弃她?怎么可能嫌弃她?

    迷酒的作用、深情的怂恿……使得他的头脑彻底混乱,除了她的声音、她的面容之外,什么都没有,竟是一丝清明的角落也无……

    此时宸王是迷糊的,但秦颖月却是清醒得很。更何况她此时贴在桌子上,原本就是更能听清楚外面的声音的。

    她的外衫已经被宸王脱掉了,露出光滑的肩膀来……

    秦颖月听着,脚步声愈发的进了。

    忽而挣扎起来,道:“宸哥,你别这样……你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

    看到她的挣扎,宸王忽而有一瞬清醒。

    可秦颖月又道:“我真的不干净……”

    他看到她哭了。

    看到宸王又俯身而来,秦颖月眼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此时的宸王,自然是看不到的。

    “宸王殿下!你放开妾身……求你了……”

    听得脚步声到了门前,秦颖月忽然改了口,叫他“宸王殿下”,而且挣扎得也愈发激烈了。

    宸王也听到了门口儿的脚步声。

    可……已经迟了……

    “三弟!”忽然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随之,自然是一脸怒气的太子,以及一众看好戏的看客们。

    宸王站起来,狠狠摇了摇头……

    看了桌子上失了外衫、露着肩膀的秦颖月一眼,他知道这的确是他做的。

    宸王摇了摇头,清醒了些,面上是十分平静的,未有丝毫慌乱之态。

    这真的是他做的,即便是中套儿了,他也辩驳不得。更何况,也没必要辩驳。

    “三弟,本宫希望你能给出一个解释。”太子沉声道。

    宸王正了正衣袍,药效还并未完全散去,头脑仍旧不甚灵光。但却不至于哑口无言。

    看了秦颖月一眼,笑道:“原来是大哥的慧美人,弟弟酒吃得多了些,糊涂了,还以为进来的人是王妃呢。”

    又是那一贯风流不羁的样子,好像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三弟,你这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些!”太子的声音是很恼怒的。

    虽然此时他的心里并不恼怒,反而很是得意,但面儿上,却一定要做出极其恼怒、极其沉痛的样子来。

    如不如此,岂能把这事情闹大?

    “弟弟冒犯了夫人,向夫人赔礼。”宸王向坐在桌子上哭泣的秦颖月施了一礼,很是诚恳地道歉。

    此时的秦颖月,只是哭,没有任何话语。

    这是她早就想好的。

    即便是自己来做这件事,也一定不能让宸王察觉出这事儿和她有关,而要在宸王面前做一个受害者、做一个被太子利用了的,毫不知情的受害者。

    她不能因此而失了宸王对她的喜爱,要知道,男人的虚荣心也是很强的,有宸王喜欢着,太子才会愈发觉得她珍贵。人人争抢着的,那才是宝贝,而只有一人要的,那充其量只能算作是——东西。

    太子先前的意思是,让她一口咬定了宸王对她的冒犯,而她虽然意识到这样做不妥,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只因她也要让太子觉得心疼。

    通过这几次的事情,太子已经将她认定为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了。而此时,这个聪明的女人却忽然忘了先前说好的事情,只顾着哭,可见她的确是极其委屈的,太子怎能不心疼?

    此时秦颖月的心里,是很满意于自己的权衡的,但面儿上的哭泣却是不停,反而越哭越悲切。

    见秦颖月只是顾着哭,而且哭得如此悲切,太子也是有些心疼了。因而也不等着秦颖月指证宸王了,自己对宸王道:“三弟,你做出如此有违礼法的事情,却只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道歉就完事儿了?三弟,你可还懂得什么叫做礼义廉耻?”

    “大哥”,宸王也是很无奈,“我真的把夫人当做王妃了,这……认错了人,难道不该道歉么?”

    “大哥,事情有些奇怪……”宸王没等太子继续暴怒质问,就很有深意地说了这一句。

    当然,也没有等太子问哪里奇怪,便道:“我们回到沁芳阁,王妃觉得身子好些了,可本王却头沉得厉害,不光是头脑沉沉,这身子也灼热得很,很是难受。王妃见本王醉得如此蹊跷,一时慌了神儿,要去给本王打冷水搓头。本王看王妃出了门,听到王妃一声痛呼。之后,该是王妃打水回来的时候,夫人就进来了。”

    宸王看了秦颖月一眼,不忍心拿她开玩笑。但这一刻,也实在无法确定,这事情到底与她有没有干系。

    毕竟太子进门前,她忽然换了“宸王殿下”来称呼,是有些蹊跷的。

    因而笑道:“大哥,你说……该不会是王妃和夫人顽皮,一起说好了,给本王开了个玩笑吧?又或者,是不是大哥也知道这个玩笑?”

    “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太子继续保持着恼怒的情绪,道,“你错了便错了,不知所云的说什么玩笑不玩笑的?你且说,你冒犯兄嫂,该当何罪?”

    太子也不给宸王说话的机会,继续道:“若是冒犯别人也就罢了,随便哪个女人,本宫送与你就是,可为何偏偏是本宫最看重的慧美人?你没见本宫有抬举她做太子妃的意思么?”

    宸王的那一番话,是想要提醒在场之人意识到这事儿的蹊跷,意识到他是被陷害的。

    但眼见为实,更何况他盛怒在前,这些人岂敢说什么?今日来的这些人中,除了老四和那两个小丫头之外,都是他的人。而那两个小丫头,已经被他使到旁处去玩儿了。老四……在没找到最合适的时机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开口的。

    可他不会给老四这个帮忙分辨的机会。

    如今,老三是只身对众敌,便是大罗神仙,却也奈何不得。

    听得身后之人,已经有人在议论,说,“宸王这一次实在风流太过,太不成体统了”……

    在场的这十几人,就是老三丑行最好的见证。

    “老三,这事儿本宫不能姑息你。我是做哥哥的,这一次,必要让你认识到什么是是非曲直才行。你随本宫进宫去吧,我们叫皇祖母来分辨这事。看看皇祖母是否也觉得你是情有可原……”

    听了太子说要进宫去,宸王却只是笑笑,道:“好吧,事情已经走到这个地步,岂能不陪着大哥走完?”

    看他笑得饶有深意,一时身后那些看出了太子的意思、正在故意私语着议论的公子们,此时都下意识地收住了声音。

    宸王的话实在太蹊跷。从刚才说事情的经过,到现在这句话,分明是在指太子有意加害他。

    原本他们只是想要做个顺水人情给太子,想着反正已经是眼见为实,便是指责宸王一番,也只不过是站在道义礼法的立场上进行评说而已,宸王不会记恨什么,而太子却会领他们推波助澜的情。

    但现在……倘若真的是太子有意加害宸王,他们这一番评说,岂不成了故意泼脏水?

    这些个贵公子,哪一个不是自幼在富贵圈儿中摸爬滚打的?人际关系、各中利害,都拿捏得十分清楚,是绝对不会做蹚浑水的事情的。

    因而宸王这话一出,气氛立刻尴尬起来。

    靖王适时笑道:“咦?怎么不见王妃嫂嫂呢?这可奇怪了,这好端端的在府里,人怎么不见了?该不会是被那两个小丫头拉去玩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