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四十九章:奇情暖酒

正文 第四十九章:奇情暖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容菀汐忙夺过他的酒杯,笑道:“好了,殿下不要和妾身赌气了。妾身斗不过你。妾身也知道那淮戏伶倌儿,在咱们京都城中并不常见,这样吧,若殿下真的看上了哪一个,只要那班主同意,妾身便给殿下买回家去,可好?”

    说着,藏在桌子下的手,轻轻掐了宸王一下,提醒他清醒些。

    因着是在桌子下,容菀汐这一掐,自然是可着自己的方便来,直接掐在了宸王的大腿上。

    被容菀汐这么一掐,又看到她那极有深意的眼神儿,宸王一个激灵,猛然清醒过来!

    摇摇头,暗想道,今日这酒,怎么这么上头?

    且不仅仅是上头,似乎人饮了,心里的各种情绪,也被牵引得十分明显。

    “殿下……”容菀汐摇了摇他的胳膊,略略撒娇,“妾身都说了,同意殿下买伶倌儿回去了,难道殿下还要和妾身赌气吗?”

    “当真?如此,这事儿可就说定了,要是本王有相中的,王妃可不许阻拦。”宸王总算恢复了清醒,笑道。

    “当然当真,妾身岂敢诓骗殿下?”容菀汐笑道。

    “哈哈……老三,想不到你还挺惧内的啊!”太子笑道。

    宸王看了容菀汐一眼,然后……像是极受委屈的样子,摇头道:“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哪……若是随便娶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回家,心里总是不甘。若是娶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总少不了要顾及她的想法儿……等大哥娶正妃的时候,自己品味一番便知了。”

    秦颖月笑道:“也是宸王殿下多情,若是遇上那不懂得体谅女子心思的,谁管家里正妻的心思呢?就只顾着自己风流了吧?”

    宸王笑笑。不知怎的,看着她娇笑的容颜,竟有些心慌意乱之感,头脑早不似往日里那般清醒了。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来回应她的这一番夸赞为好。

    太子见宸王不说话,抓住了机会,笑道:“三弟,我说你也太小心了些。今儿是咱们聚在一起乐呵,就只管乐呵便是,何必避讳太多?我知你是故意避嫌,从前在太学里的时候,月儿和你关系最好,本宫也是收了月儿后才知道,原来三弟你一直钟情于她,甚至有坊间传言,说你至今仍对月儿难以忘怀。”

    “但三弟你是什么样的人品,本宫心里是清楚的。三弟岂是那般拿得起放不下 之人?更何况你我兄弟情义,岂能因为这点儿阴差阳错的误会而受到影响?你只管自在和慧美人交谈便是,无需刻意避讳着。”

    听着太子的这一番言语,容菀汐更觉着,今日的宴饮,实在有些不同寻常。

    目光落在自己面前的酒壶上……

    当时婢女上酒的时候,说这是特意为公主们和娘娘、美人准备的清酒,酒性不烈,最适合小饮怡情。当时容菀汐见秦颖月的面前也放着这样一壶酒,风北凝和风北怡自然也是如此,便没往心里去。如今瞧着……酒水里,或许大有名堂。

    这名堂不是在她的酒水里,而是在宸王的酒水里。

    弄出这女子清酒的名堂来,是故意让她不和宸王共饮一壶酒吧?

    不然,宸王今日怎会如此不同。他绝非是这般短思量的人,竟给了太子如此抢白的机会。

    太子这么说,可就把一些人心里猜测的事情,弄到明面儿上来了。是坐实了宸王对秦颖月的情意,好像巴不得弄得天下皆知似的。

    他这么做,意欲何为?

    难道说,只是想要驳回个面子,让人觉得,宸王抢了一个他中意的人、他也抢了一个宸王中意的人,他没有输?

    容菀汐觉得,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虽说太子行事做派不怎么样,但绝对不是那种目光短浅之人。不至于又是酒水又是让秦颖月在此作陪的,费心摆了这么大一个局,就只是想要趁着宸王脑子不清的时候,抢白他几句而已。

    宸王脑子里想着应对之言,但想了半晌,脑海中竟都是一片混乱,完全提不起半点儿清明来。且……这混乱的脑海中,竟都是秦颖月的样子。她现在的样子,往日里太学里的样子,竟是挥之不去,驱散不得。

    意识到一定是这酒水有问题,宸王自然不能在此多留,恐再给太子抢白的机会。虽说一时想不出机妙的辩白之言,但告辞离席的这点儿意识还是有的。

    只是……也正因为有了这意识,正因为暂时无法辩白太子的那一番话,此时若说离开,显然不妥。

    下意识地看向他身旁的女子,眼中,有求救之意。

    容菀汐看到宸王看向她,那眼神不似往日里那般戏谑,也不似往日里那般让人一眼望不到底,而竟是……求救。

    一时心内一颤,不知怎的,心房竟是被他这目光狠狠撞了一下。他这一刻的目光,如此清晰地在她心里有了一个烙印……

    但却也不及多想,忽然捂住了肚子……

    “哎呦……咝……”容菀汐捂着自己的腹部,一脸痛苦之状。

    “王妃怎么了?”宸王忙关切道。

    “妾身也不知怎么了,这肚子里一阵绞痛,难受得很……”容菀汐皱眉道。

    “这可如何是好……”宸王焦急起来,忽然道,“你是……哎!本王都说了,这几日里不可贪杯,你定是趁着本王不注意,多饮了些。”

    说着,起身向太子施了一礼,道:“大哥,弟弟怕是要先离席了。不知这府中可有适宜王妃休息的地方?弟弟带着王妃去静躺片刻,许是能好些。”

    太子笑道:“那你们先去沁芳阁吧,沁芳阁距仪来院不远,且在其中随意找一间屋子就行了,都是干净无人住的。且三弟你也是知道路的,弟妹身子不便,本宫就不让丫鬟跟着照看了,可别冒犯了弟妹。你夫妻二人去休息便是。”

    容菀汐捂着腹部,故作疼痛的样子,由宸王搀扶着起身,向太子略施了一礼,便由宸王扶着,出了宴客大殿。

    出了仪来院,走了一会儿,见左右无人,容菀汐这才直起身子。见宸王清醒了些,不免有些淡淡的埋怨:“你不是喝了那酒,脑子不清楚了么?怎的还想得出那样的理由来?”

    宸王那理由,就等于摆明了告诉在场所有人,她正在来月事呢。这事,对一个女人家而言,到底是有些难为情的。虽说在这样的时候,她自然不会矫情这些,但是宸王也完全没必要说的那么清楚不是?

    “也不知怎的,被你腹痛的样子一吓,瞬间清醒了不少。”宸王抿嘴笑道。

    容菀汐淡淡扫了她一眼,不再言语。其实先前之所以有些埋怨,是因为,她以为宸王还在和她较量,故意让她难堪的。但如今看他紧锁眉头的样子,却也觉得并非如此了。

    想来,应该是他忽然清醒过来,一时应对也是有些慌乱的。只为了事情可信,并未顾及太多,更不可能有什么和她较量的心思。

    此时他嘴角抿着一抹笑意,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但他紧锁着的眉心却出卖了他。

    容菀汐觉得,他此时一定非常难受,只是强撑着保持清醒罢了。

    “你哪里不舒服?”容菀汐问道。

    “头,身上,都不舒服。”宸王的回答倒是很痛快。

    忽然,踉跄扶住了前方回廊旁的柱子,狠狠摇了摇头,像是想要让自己清醒些似的。

    “这样未必是办法”,容菀汐道,“我扶着你,我们尽快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你躺下休息一会儿,或许会好些。”

    宸王点点头,倒是不拒绝容菀汐的搀扶,扶着她的肩膀。忽然,停住了脚步,甚有深意地盯着容菀汐……

    “怎么了?”容菀汐问道。

    当他是病号,对他自是要比往日里关切一些,声音也没来由的有些轻柔。

    “你可知,那酒是怡情的酒。”宸王盯着她的眼眸问道。

    “有闲逗妾身的功夫,殿下还是快走几步吧,可别一会儿头疼身软的走不动了。”容菀汐淡淡道。

    宸王笑笑,随着容菀汐的脚步继续往前走。自语一般,道:“这女人怎么就这么聪明?就是唬不住她。”

    容菀汐觉得,这事儿倒是与聪明与否无关,如果站在宸王面前的人是秦颖月的话,宸王说这话,秦颖月自然是会当真的。因为她知道宸王心里有自己。

    但此时站在宸王面前的,是她,他们两个原本就是不相干的人。即便这酒水有怡情的作用,宸王的自制力还是有的,不可能对一个并不想要的女人有什么冒犯之举。

    幸而在方才那样混乱的时候,宸王还是保有一丝理智在,知道向她求助,利用她离开大殿。如果他们继续在宴客大殿中,宸王饮了这怡情的酒,若是秦颖月上前来给他敬酒,就在他身边向他眉目传情……

    容菀汐不确定到那时,宸王还能不能把持得住。

    并不是对宸王的定力没有信心,而是因为,太子既然想要用这个法子,自是要确保万全的,这酒水,药性一定烈得很。再加上宸王原本就对秦颖月如此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