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四十四章:美人献策

正文 第四十四章:美人献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但谁能真的把父皇的这一意思当真?父皇让老三上朝,这原本就暗示了朝堂上的另外一股势力。

    所以只要老三在朝堂上,即便他不说、不言,也自有一些不识相的大臣,愿意站在他这边。

    譬如说今天,他不过这么提了一嘴,就有十几个大臣附议……如此影响力,实在不容小觑。

    如今要看的,就是父皇心里,想不想借着这件事情重用老三;那些暗赌老三的大臣们,会不会借着这件事情明着向老三献殷勤、极力帮扶。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父皇的心思……

    “殿下……”

    正在花园儿里闲散心,忽见前方不远处,一个袅娜娉婷的女子向他盈盈施了一礼,娇声如嗔,不免听得人心神一荡。

    “倒是巧了,正要去找你的。”太子笑道。

    自容菀汐和老三大婚后,他也有几日没来秦颖月这里了。走到这花园里,想起她就住在边儿上,一想起她的手腕儿,倒是很想来听听她有什么看法。

    只是这朝堂上的事,却也不能轻易和她说起。

    秦丞相是站在哪一边儿的,现在还不甚明了。

    “许是妾身感觉到殿下要过来呢,原是在屋里闲坐着,见春光正好,便忽然想要出来走走了。”秦颖月近前来,娇声道。

    太子点点头,拉了她的手,让她与自己并排走着。一时无言,只是愁容满面。

    “殿下可有心事?”秦颖月轻声问道。

    太子到前方树荫下的一处长椅上坐了,遣退了周围的奴婢们。只和秦颖月道:“老三和那容菀汐,看起来夫妻恩爱得很。今儿下了早朝,本宫本想着约老三去天香楼喝花酒,谁知老三却急匆匆地赶回府去了。他从本宫这里抢了人,如今却这般恩爱,本宫这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儿……”

    秦颖月侍立在太子身侧,听得太子这样说,故作失落地问道:“殿下心里,还是放不下容家小姐吗?”

    “谈不上放得下放不下……”太子哪里能承认?只是道:“只是老三从本宫这里抢了人,本宫心里到底不舒坦,至今还过不了这个坎儿。他们若不恩爱也就罢了,本宫乐得捡一个笑话,但如今如此恩爱……呵呵……”

    今日在朝堂上,父皇夸老三成亲之后,收了玩乐之心、稳重多了。

    但若是让老三后院儿起火,且事情闹得大一点儿,传得满城皆知、传到父皇和太后的耳中去,父皇不悦之下,未免会训斥老三一番。且刚夸过他,就被他的胡闹打了脸,父皇的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这督办之事,自然也就因此而黄了。

    秦颖月这女人,在一些小算计上很有心机,不如问问她,有什么能让老三家无宁日、闹出大笑话的法子来。

    半晌,听得秦颖月道:“殿下心里会不舒服,也是人之常情。人都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如今宸王做了错事,没有得到该得到的惩罚、却反而得了这许多好处,实在让人心里不平衡的很……”

    “是啊……”太子道,“可是有能有什么办法?本宫也就只有和你发发牢骚罢了。如果宸王府里现在闹出一个大笑话来,传得满城皆知的,或者出了什么有损宸王名声的事儿,打破了他这夫妻恩爱、人人称羡的局面,本宫倒也乐得看热闹,也就不在这儿牢骚了……”

    太子这么说,自然是很有深意的。是要让秦颖月按照他的意思,想出个主意来。

    秦颖月是个聪明的女人,无需多解释,便能明白他的意思的。

    其实如果自己仔细去想,他也并不是想不出法子来。而只是他一个堂堂太子,若总是算计这些,未免有些失了身份。莫不如让这个聪明的女人来想,他是乐得清闲,也全了自己的身份体面。

    秦颖月当然能听出太子的意思。其实刚刚太子向她发牢骚的时候,她就已经听出,太子是想要让她想办法了。这才说了那番引着太子继续往下说的话。

    知道太子来找她,只是让她出主意的,她心里没有什么失落之感、更不可能有任何反感,反而觉得放心得很。因为这就是她想要达到的状态。

    太子可以不爱她、可以不宠她,但一定得是需要她的。这样,她才能和太子府中其他的女人不同,才能最终在他心底里、在这太子府里,拥有一个别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其实……以宸王那风流的性子,宸王府中后院儿失火、或是宸王自身出了什么让人嘲笑的笑话,也是顷刻间的事儿……”秦颖月缓缓道。

    “哦?是吗?你倒是说说,会是怎样的笑话?”太子笑道。

    秦颖月在心中掂量着措辞,缓缓道:“只是宸王殿下如此冒犯太子殿下您,若殿下只是等着宸王出事儿……虽说这是殿下高风霁月,不愿意和宸王一般计较,但妾身却总觉得,太子殿下您,未免太委屈了些。”

    “莫不如我们直接送宸王个礼,主动弄出个笑话来更好些。妾身知殿下不愿和宸王计较,可却也总不能由着宸王的性子来啊?总该给他个警醒的。”

    太子听着秦颖月的话,心内满意。这女人,不但脑子好使,很有些鬼主意,而且很会说话。

    这一番话,既能引出接下来的主意,又显得他好像原本很不愿意和老三计似的。

    因而拉着秦颖月一通坐在长椅上,道:“你且说说,我们怎样帮老三弄出个笑话来、逗逗他?”

    太子说得轻描淡写,已经将此事的性质,完全变成了兄弟间的玩闹。

    秦颖月斜签着身子坐着,缓缓道:“妾身想着,殿下的生辰快到了。殿下可是忘记了?”

    “呦……”被秦颖月这么一提醒,太子才忽然想起……算上今日,五日后就是他的生辰了!

    这一阵子被容菀汐的事儿弄得头疼,自己倒是忘记了。往年生辰,虽说都不大办,但朝中同僚、相熟的公子们,都会到府中来乐一乐的。但是这一阵子,大家也都知道他在容菀汐这女人和老三身上吃了闷亏,自然谁都不敢提这乐呵一事。

    主事宋嬷嬷倒是问了一嘴,问今年会有多少宾客,酒席菜肴几何,他只是胡乱说了声,“不过了”,这事儿就过去了。他没再吩咐,宋嬷嬷也就没敢再问。

    “殿下每日忙于朝政,想是忘记了”,秦颖月笑道,“每年殿下生辰,虽说为了低调,并不会大操大办,但是相熟的臣子们要为殿下尽心,总是要到府上聚一聚的。往年宸王殿下、靖王殿下、六公主和七公主,不是也会来府上玩儿的吗?大家伙儿宴饮得尽兴,尤其是宸王那样风流的人,若是错了礼数,做了糊涂的事儿,也是常有的吧?”

    太子眼眸一转,看向秦颖月:“你的意思是……”

    “府中姬妾这么多,宸王殿下可并非全认识的”,秦颖月继续用和缓的声说着,像是说故事一样,“万一今年宸王殿下喝多了酒,把这太子府当做了自己府中,把哪一个美人,当做了自己的美人儿……只是……妾身担心的是……太子殿下的脸上,会有些挂不住的。但实际上,仔细想一想,却也没有什么的,是宸王殿下醉酒失仪,又与殿下何干呢?且也不是那美人儿的错啊。”

    太子听着秦颖月的话,思虑了半晌,目光,再次落在了秦颖月的身上。问道:“只是老三眼光很高,看美人儿很挑剔的。更何况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如同你这般聪慧,怕是还未事成,自己就先乱了阵脚。这美人儿……可是很不好挑选哪。”

    其实在说出这一主意的时候,秦颖月就想到了太子会让她去做。

    毕竟宸王钟情于她这件事,在太学里,不少公子哥儿们都是看出来的,而宸王似乎也并未否认过。所以做这件事情的人,除了她,就没有更合适的了。

    这事若是成了,一来可以闹到太后和皇上那里去,壮一壮自己的名声和地位;二来,只要自己不失身、只被宸王抱抱、拉扯一番,其实太子是不会介意的,这事儿若成了,太子定然对她心存感激,自此会更看重她。

    所以她是不抗拒以身犯险的,但是在太子面前,却也不能这么快应下来。让太子太轻松地把这事儿办成了,太子自然不会觉得她有多为难、自然不会在意她的付出。

    因为只是笑道:“殿下慧眼识珠,挑选的姐妹们,个个都是聪慧美貌的,想要挑选一个做这事儿的人,应该是不难的。”

    “啧……”太子却是摇摇头,道,“我那三弟的口味刁得很,这你是知道的,咱们同窗共读,这些年里,他除了看上你之外,可有谁真的入了他的眼?若不是如你这般极美丽极聪慧的女子,想让他在太子府中忘乎所以,怕是不可能的。”

    秦颖月也不再继续装傻,而是迟疑道:“殿下的意思是……”

    “本宫的意思是,此重任,只有你能担当。”太子握住了她的手,很是诚恳。

    秦颖月却是慌忙跪地,重重叩首:“求殿下饶妾身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