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四十一章:庭前芍药

正文 第四十一章:庭前芍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她肌肤白皙、杏眼儿温婉如含情,鼻子和嘴唇都生得寻常,只是这白皙细腻的皮肤和一双美丽的杏眼儿、再加上这匀称的鹅蛋脸型儿,已是足以使其位列上乘之姿。

    初夏递了茶给刘美人和赵姑娘,容菀汐发现,赵姑娘仍旧抢了先,规规矩矩地向她跪地敬茶。双手奉过头顶,“侍妾卑下,给主母敬茶”,言行都未有失。

    紧接着,刘美人依样画葫芦似的,也如同赵姑娘那般,给容菀汐敬了茶。

    虽说这位赵姑娘抢了刘美人的先,但容菀汐对她的品性,反而愈发喜欢了些。容菀汐看出了,其实她并非是抢先之意,而是怕刘美人错了规矩,在给刘美人打样儿呢。

    这府里,姬妾们勾心斗角是免不了的,但赵姑娘却是这般真诚待刘美人,可见其品性之佳。

    赵美人轻轻拉着刘美人,到右边去坐了。如此一来,刘美人自然是坐在右侧二位的,而赵美人则是坐在刘美人身侧。

    二人刚坐定,院门口儿有两个女子一前一后而来。

    前脚儿进屋的,是侍妾齐氏,后脚儿进屋的,是侍妾闵氏。二人依次敬了茶,齐氏抢先一步,坐在了左边第三位上。闵氏度了位次,便也只好坐在齐氏之下的左侧末位。

    这两人的面容都是中上之姿,齐姑娘身材凹凸婀娜,极有女子之美;闵姑娘眉眼而轻佻,极有撩人之态。

    这二人落座后片半晌,眼见着辰时二刻已到,才见门口儿又进来一个女子。这女子的到来,引得除了薄美人和冯美人之外的在场之人,都向其看去……

    女子穿着一身嫩柳色衣裙,身材纤细高挑。及近了,才见这张面容肤白胜雪,五官匀称。纤细脖颈如同天鹅一般高傲,眉眼儿间,也尽是清冷孤高之态。通身气度,都透着一个字——寒。只是往屋里一站,就仿佛有冰冻三尺之能似的。

    若是单从这张面容上来论,也只不过是上乘姿色而已,但加上这通身清冷孤高的气度,便使得这人,有了倾城之感。所谓冰雪佳人可倾城,说的就是如此吧。

    女子微微屈膝施礼:“美人梁氏,给王妃请安。”

    “无需多礼,坐吧。”容菀汐道。

    梁美人起身,连一声“是”都没应,就在赵美人之下的右侧末位上坐了。

    她坐姿笔直,双手搭在一起放在腿上,是极规矩的。但容菀汐知道,这绝非是因她刻意守规矩、懂规矩所致,而是她原本坐姿便是如此。

    她坐在右侧最末位,耳观鼻鼻观心,好像这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谁都不说话。但这位梁美人,好像一点儿也没有察觉,仍旧面无表情地这般坐着。

    “梁美人”,容菀汐温和开口,“可否到近前来坐?且坐在薄美人身侧吧。”

    梁美人起身,向薄美人身侧而去。然后,就这么坐下了,一句话也没有,也未见有什么因挪位而起的情绪。脸上一直都是这般平平静静的,清淡孤高。

    在容菀汐身旁服侍的知秋,低声对身旁的初夏道:“这位梁美人的神态,和咱们家小姐有些时候的神态,倒是很像呢。”

    初夏用极低的声音道:“别胡说,小姐虽面容沉静,可何时孤高到这般目中无人了?”

    容菀汐略看了她们两个一眼,也是拿这两个小丫头没有办法。此时屋子里这么安静,她们便是再低的声音,也会被人听去的。自己倒是说得乐呵呵的,以为隐蔽得很么?

    初夏忙低了头,正了脸色,低声向容菀汐道:“小姐,已经辰时二刻了。”

    容菀汐淡淡点头,温和道:“让大家过来,只是为了和大家见个面儿,认识一下。往后咱们在这府里,其实走动是不多的。殿下到何处去、没到何处去,都要看殿下自己的喜好,倒是与咱们无干。本妃与姐妹们一样都只是想要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日子,只愿自己循规蹈矩的,别出了什么差错才好。”

    “毕竟府里有府里的规矩在,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没个惩治,也是不成体统……”

    “哎呦……大家伙儿都到了……”

    “汪汪!汪汪……”

    容菀汐的尾音还没落,就听得院门口儿传来一个娇娆的声音。随这声音一起进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艳丽玫粉色衣裙的女子。

    “娘娘院儿里的这只小狗儿,这一早晨也没叫过,怎么这时候倒叫起来了……”齐姑娘笑道。

    冯美人向门口儿瞟了一眼,倒是淡淡的接了齐姑娘的话儿:“许是习惯了这一早晨的人来人往,冷不丁来个不同的,吓着它了。”

    女子体格风骚,容颜娇艳,原本就娇媚的面庞,被这一身艳丽的玫粉色衬得,更显得美艳非凡。再加上这笑容满面、顾盼神飞的鲜明神态,倒是显得比梁美人还出挑几分,倒成了这王府姬妾中最殊丽的。

    “侍妾卢氏,给王妃娘娘请安……”卢姑娘向容菀汐施了个屈膝之礼,娇声道。

    容菀汐面目平静地看着她,声音也是很平静的,未见有丝毫不悦、也未见有丝毫和悦,只是平平淡淡地问道:“姑娘入府多长时间了?”

    “回娘娘,有半年了。”卢姑娘道。

    这位卢姑娘,说话倒是极痛快的。

    “殿下待你可还好?”容菀汐问道。

    卢姑娘已经在不觉间直起了身子,只是垂首回道:“回娘娘,殿下对妾身挺好的。”

    “常去你的院子里吗?”容菀汐的声音仍旧是淡淡的。

    卢姑娘也没听出什么来,目光在在场之人脸上扫了一圈儿,笑道:“不瞒娘娘,娘娘嫁过来之前,殿下但凡来后宅,来的都是妾身的院子。”

    齐姑娘轻嗤一声,曼然道:“咱们殿下是最爱新鲜的,你是刚来的,殿下岂能不常去你的院子?再过半年,若是又有了新妹妹来,你再瞧瞧……有什么可炫耀的呢。在坐的姑娘美人们,谁不是如你这般过来的?”

    “是吗?”卢姑娘笑道,“怎么我倒是没听说,齐姐姐什么时候专宠过?”

    但齐姑娘的心思,却已经不在和她言说之上了。而是忽然慌忙跪地,向容菀汐道:“侍妾失言,还望娘娘莫怪。娘娘明鉴,侍妾并无冒犯娘娘之意!求娘娘宽宥……求娘娘宽宥……”

    容菀汐见她慌乱得很,也知道她是无心的。这位齐姑娘虽说是有些心眼儿的,但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以她的思量,倒也想不出指桑骂槐的主意来。更何况,她也没有这个必要。

    “好了”,容菀汐温然笑道,“姑娘莫要太紧张,本妃不是那多思狭隘之人。姑娘起吧。”

    “多谢娘娘。”齐姑娘应了一声,起身坐回座位上,哪里还有再和卢姑娘斗嘴的心思?

    卢姑娘一声轻轻地冷笑,显然很瞧不上她的样子。

    也不等容菀汐吩咐,便自己坐在最末尾的椅子上去了。只剩下这一个位置,她不坐在这里还能坐哪儿?但即便坐在这最末尾的椅子上,却也是神态傲然,打量了在场之人一圈儿,眼中满是不屑。

    “卢姑娘”,容菀汐轻抿了一口茶,方淡淡地继续道,“本妃可让你坐下了?”

    卢姑娘一愣,不情愿地起身,道:“可是这屋里只剩下这一张椅子了,妾身不坐在这里,还能坐在哪里呢?”

    容菀汐知卢姑娘是故意曲解了她的问话,倒也不纠结在这一点,而是道:“陆既姑娘不愿意坐在这张椅子上,那便到一个更舒服的地方去,如何?”

    卢姑娘还不至于蠢笨到,以为容菀汐会给她赐座一个高位,因而脸色已经沉着起来,倒还是能沉得住气的,开口仍旧是笑音:“不知娘娘想要赐妾身坐哪儿?”

    容菀汐道:“今儿卢姑娘来迟了,许是贪恋着外头儿春色正好。如此,便去院子里晒晒春光,如何?”

    卢姑娘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话语却还是清醒的,无辜道:“娘娘,妾身并未来迟啊。娘娘说的是辰时三刻,是姐姐们都来得太早了而已。”

    “妹妹如此聪慧,也不像是耳朵不好使的样子啊”,闵姑娘笑道,“娘娘说的是辰时二刻,怎么我们听着的都是辰时二刻,而到了妹妹你这里,就变成了辰时三刻了?呵呵……妹妹好生会推脱。”

    卢姑娘顺势道:“姐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我有意冒犯娘娘不成!这罪名可不是随意扣的!传闻娘娘乃是咱们京都城的第一才女,自是心如明镜一般。娘娘明鉴,岂能因为你这一两句话,而怪罪于我?”

    容菀汐嘴角含笑,就知道她看起来甚是无脑,但实际上,却也是有些思量的。

    “娘娘,妾身真的不知道是辰时二刻,昨儿靳嬷嬷差人来告知的时候,妾身正在小憩,根本没听到他们说的是什么,都是底下的奴婢传给妾身的。”

    “秋燕,你过来!”卢姑娘说着,便招呼自己的使唤丫头。

    小丫头进了屋,战战兢兢道:“姑娘有何吩咐?”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