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三十七章:良臣之苦

正文 第三十七章:良臣之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然不可能不是太子做的,但当今圣上并非昏君,太子为了得到一个女人,而诬陷一员良臣,皇上不可能看不出来。但,问斩的旨意,的确是皇上下的。所以说——皇上乐于推波助澜。

    而为什么之后放弃了?也可见皇上之圣明。皇上觉得,如果她嫁给了宸王,她留在京都城中,父亲自然也会留在京都城中,以期陪伴女儿。

    皇上要的,只是看着这只雄狮在他的屋子里安稳顺从地生活而已,而并不是非要杀了这只雄狮不可。毕竟现在看来,这只雄狮还是毫无伤人之意的。

    所谓皇者多疑,就是如此。但皇者圣明,从中也可见一斑。

    太子并非蠢笨之辈,反而甚有思量。他之所以会让王尚书诬陷父亲,正是看准了皇上不想准许父亲乞骸骨这一点。

    即便此时雄狮毫无伤人意,那也绝对不能放他到自在的山林中去。搞不好他哪一日被其他的狮子所蛊惑,想伤人了,就会冲到这九重宫阙里来。

    所以若留不住,为了绝除后患,皇上索性借着太子的胡闹,定了父亲的罪。

    当时她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只是因为被事情推赶着,来不及细想而已。而化解了麻烦之后,太子的再三继续刁难、对翎哥哥的歉疚、心里感情的胡乱、应付太后、应付皇贵妃……这最关键的一点,反而在脑海中越化越小,及至不见。

    多亏了有宸王的提醒,不然容家只怕要遭祸了……

    容菀汐起身,向宸王郑重行了一个稽首大礼:“妾身谢殿下救容家满门之恩……”

    “你这是干嘛”,宸王却又是玩笑的语气,边扶着她起来,边道,“本王就是忽然想起了这个有趣儿的故事,给你讲一讲而已,你怎么突然弄得这么郑重?什么救命不救命的,一大清早说这些干嘛?”

    容菀汐笑笑,倒是顺着他的意思来:“妾身觉得殿下的故事好听,这是作为对殿下给妾身讲好故事的报答。”

    “以后如果有机会,本王多给你讲一些”,宸王伸了个懒腰,拉长了声音,“也好让你好好儿报答我……来人,摆饭——”

    不多时,厨院的小丫鬟们过来摆饭。

    容菀汐和宸王用过早膳,便一起回将军府去。

    因着容菀汐的意思,这三天回门办得极其低调,只是用一辆马车拉着她和宸王,如同平日里拜访一般,进了将军府而已。

    听到门口儿有马车停下的声音,忠伯忙开门迎了出来,道:“小姐,姑爷,老爷一早儿便起来等了,在门口儿望了好几回呢……”

    说完,还低声提醒道:“小姐可千万别和老爷说,不然回头儿老爷又要怪奴才多嘴了。”

    容菀汐笑道:“这两天家里可还好?”

    “都好”,忠伯扶了容菀汐下车,道,“江大夫说,老爷的病也见好了,只是需要些日子调养而已。但老爷觉着病了太长时间,不好总在家里待着了,昨儿非去上朝了。还是皇上见老爷的身子不大好,便又恩准了老爷半个月的假。”

    一路说着话儿,里面已经有小厮去通传了。

    因着是三天回门,宸王是以姑爷的身份来的,所以父亲并不需要出门来迎接,而是在今日要以长辈的身份尊重着的。

    容菀汐和宸王进了正院儿,见父亲正在门口儿看着他们过来呢。

    宸王倒是很热情,一进院子,便向父亲揖了一礼:“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哎呦,不敢当不敢当”,容将军迎了出来,向宸王行了个臣下之礼,“拜见殿下。碍着这回门的规矩,未出门远迎,已是过意不去了。”

    宸王扶着容将军起身,道:“今日咱们不论这些,岳父近来身子不好,就该在府中将养才是。”

    入了正屋,闲谈了一会儿宸王便推说有些乏了。容菀汐笑道:“不如让管家引着殿下去妾身出阁前的闺房中小憩一会儿?待午膳好了,妾身再让人去请殿下?”

    言谈间,对宸王的态度和语气都是极亲切的。

    宸王也很顺着她的意思来,很配合。一脸温柔地笑道:“好,那本王就去你的闺房中转转,说不准啊……”

    忽然凑近了她的耳边,低声道:“那床榻上还有你的体香呢……”

    容菀汐觉得,宸王这玩笑开得有点儿过了。但是在父亲面前,自然是要表现得极恩爱的,因而略低头,娇羞道:“殿下莫要胡言。”

    宸王向容将军施了一礼,一本正经的,就像方才并未说什么胡闹之言似的。极其正派地道:“岳父,小王先去休息片刻,等下再陪岳父用膳。”

    容将军起身,送宸王到门口儿,还关切道:“殿下只管放心睡着便是,午膳时分,下官会差人去叫醒殿下的。”

    容菀汐发现,宸王刚刚那一句胡言,父亲听了,反而没有什么不悦之感,倒是更放心了些似的。

    父亲并非阿谀之辈,若心中对宸王的话极不满,即便面上不表露,却也不可能送他到门口儿。

    那样胡言,父亲却不怒反笑,容菀汐虽觉得奇怪,却也不细想这个中原因。总归能让父亲放心,自然是好的。

    宸王走后,关上房门,容菀汐却听得父亲叹了一声。回身低声道:“女儿啊,不管宸王殿下的名声如何,如今你既然已经嫁过去了,若是他对你好,你便……你便一心一意跟着他吧。哪怕是风流一些,但与你在一处时,他知道疼你护你,你也便……”

    容卿不愿意说出那几个字来,但女儿已经嫁过去了,且现下看来,宸王对女儿还是很喜爱的……那样的言语,若非是真喜爱这个女子,再风流的人也调笑不出。既宸王待女儿还可以,他岂有不劝着女儿安生过日子的道理?

    因而顿了半晌,还是道:“也便将就着吧。”

    容菀汐安慰父亲道:“女儿了解父亲的担忧。但实际上,这宸王府中其实只有八个姬妾而已。而且这两日里女儿瞧着,她们都是极安静的,平日里倒不怎么出来走动。即便殿下风流,可见却也不怎么往家里添置的。女儿的日子是能过的极舒心的,倒是无将就之说。其实嫁过去才知道,这是好日子呢。”

    容卿勉强笑道:“那就好。若是心里有什么不舒坦的,可莫要委屈了自己。只管和父亲说。最不济,咱们不在他那王府里受委屈就是。”

    容卿知道女儿是在安慰自己,便也不再说什么担忧之言,只是交代了女儿这一句,让女儿知道她是有后路可走的,也便结了。

    听到父亲说起这事,容菀汐便顺着父亲的话,说起了这乞骸骨一事。

    宸王今晨和她说那个故事,自然就是想要让她趁着回门之际,好好儿劝说父亲的。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父亲自然会听。但若从宸王嘴里说出来,父亲难免会细细思量一番。虽说最终父亲也是会听从建议的,但朝堂的意味儿未免浓了些,总不比父女间的言谈更亲切简单。

    容菀汐自然没有和父亲说宸王讲的那个故事,只是仔细分析了先前的事,且将那猛虎在屋中,和猛虎在山林的结论说给父亲听。

    父亲听了,未免一阵唏嘘。沉默了许久,显然是在细细思量的。

    许久,方道:“不想陛下竟是这番思量……可怜为父一腔赤胆忠心……”

    “其实在狱中,为父也不是没想过这层干系。但总觉着,许是陛下爱子心切,一时被太子的花言巧语迷惑了。但如今既然女儿都这么说,可见……陛下的心思就是这般,不会错的。如今细想来,再怎么爱子,却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妄言,便欲斩一功臣良将,连召至殿前分辨都不曾……”

    “其实这也怪不得陛下”,容菀汐道,“毕竟为皇者有为皇者的顾虑。身居高位者,难免多疑。虽说女儿也希望父亲能归乡安度晚年,但以现下的情况来看,父亲还是暂且不要提归乡之事了。刚好,也能在京都中多留几年,陪陪女儿。”

    容菀汐笑道:“殿下是不管女儿自己的行踪的,女儿闲来无事,可以每日过来陪父亲的。”

    “哎,这成何体统呢?嫁出去的女儿,岂有天天往娘家跑的道理?你若能每月回来一次,为父也是欢喜的。”

    “好,那女儿就每月回家一次,父亲可别嫌烦。”容菀汐笑道。

    容菀汐知道,父亲如此说,便是放弃了乞骸骨的念头儿了。

    其实父亲想要还乡,也是为了她。京都城是个是非之地,毕竟是外戚,若是有心之人想要以外戚之故大做文章来害她,也是防不胜防的。莫不如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的好。虽说要忍着对女儿的思念,但是为了让女儿得到长久的安稳,却也只能苦了自己。

    但如今放弃了还乡,却也是为了她。因为不想让女儿受到牵连,所以只能继续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以后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父亲这半生,除了为了风国、便是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