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三十四章:王妃入宫

正文 第三十四章:王妃入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呵呵……甚好、如此甚好……王妃果然蕙质兰心,一点便通”,前半句还算正经,但后半句,“要么就是咱们两个心有灵犀。”

    “等下出了皇宫,殿下要去做什么?”容菀汐忽略了他的话似的,问道。

    宸王想想,笑道:“去淑女坊吧。一直说带你去尝他家的新菜品的。”

    “这话,殿下还是留给淑女坊的姑娘们吧,她们会乐得与殿下心有灵犀的。容菀汐淡淡道。

    被她如此抢白了一番,宸王非但不恼,反而觉得有些好笑。这小女子,真有趣儿啊……

    这一早上斗智斗勇的,倒是觉得日子过得都有滋味儿了些。

    到了北宫门,宸王先下车,向容菀汐伸出手来。

    容菀汐一想到他们的约定,也便将手递给了他。不然或许会被他说成,“记你一个错,因为你辜负了本王的好意”。

    两人先去慈宁宫,宫里薄嬷嬷迎上来道:“太后今天身子不大舒坦,说领了殿下和娘娘的心意。让殿下和娘娘直接去户皇贵妃处便是。”

    容菀汐知道了太后的意思,喝媳妇儿茶,主要是婆婆的事儿,太后不想抢了皇贵妃的先。

    因而笑道:“劳烦嬷嬷代本妃向太后问安。如今天色还早,便不叨扰太后了,等下我们去漪澜宫请了安,日头再足些,再过来向太后请安。”

    薄嬷嬷应了声“是”,道了声:“恭送殿下,恭送娘娘……”

    这位薄嬷嬷,便是王府里薄美人的姑奶奶了。先前来慈宁宫的时候,薄嬷嬷站在太后身侧,出于对太后的避讳,容菀汐并未看清楚她的样子。今日一见,虽说上了些年岁,也应近五旬了,但因跟着太后,保养上倒也得宜,望之仍旧可见年轻时的风采,五官是极明晰的。瞧着她的五官,可见年轻时是个美人儿。

    “府里的薄美人得殿下的心吗?”往漪澜宫的路上,容菀汐直接问道。

    其实也是闲谈之语罢了。接触下来,与他倒无什么生分之感,反而于相处上,已有些亲近自在了。

    “王妃这么聪明,赶明儿自己看”,宸王笑道,“不若我们来玩儿一个游戏,在见了府中的姬妾们之后,你给本王说一说,本王最喜欢哪个、最不喜欢哪个,若是猜中了……若是猜中了……你说你想要什么奖赏?”

    “若是猜中了,殿下欠妾身一件事吧”,容菀汐道,“待妾身想起来了,再问殿下讨要。如何?”

    宸王笑道:“但这事儿可要是游戏方面的,可不能是太正经的事情。不然本王与你玩儿个游戏,却要答应你一件生死大事,岂不太吃亏?”

    “殿下放心,妾身有分寸的,不会说太不合理的要求的。”容菀汐道。

    “好”,宸王道,“如此可就说定了玩儿这个游戏。但若你猜不准,可怎么办?”

    “若是猜不准,妾身也答应殿下一件事就是。”容菀汐道。

    “好!”宸王笑应道。

    容菀汐是不担心宸王被她猜准了却也说不是的,因为她自有法子得到真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了,两人一起写下来不就行了?

    一路到了漪澜宫,由宫女儿通传之后,进了正殿。

    皇贵妃已经等在正殿中了,见他二人来了,始终是一脸慈爱的笑意。

    容菀汐和宸王向皇贵妃行了跪拜之礼,便有宫女儿端了茶来。但却只是递了茶盏给她,并无下面的小托盘。

    容菀汐接了茶盏在手,却发现……这茶烫得很。

    但却是面不改色,起身上前去,在皇贵妃近前又跪下,双手奉茶于头顶,道:“儿媳给母妃敬茶。”

    皇贵妃颔首,拈着盏口接了,轻轻抿了一下,估计是没有碰到盏中之茶。将茶盏放在一旁的小方桌上,这才道:“很好,起吧。”

    起身之时,容菀汐看到,那盏茶里仍旧腾腾地冒着热气。

    手指已经烫红了。

    但皇贵妃说了一句“很好”。很显然指的是她没有将这滚烫的茶盏扔了,是为“很好”。

    皇贵妃让他二人起身后,笑说了一些关切嘱咐之话,便给一旁的宫女儿使了个眼色,不多时,那宫女儿拿了一个精致的小首饰盒出来。

    宫女儿屈膝在容菀汐面前,将这小首饰盒打开了,奉在容菀汐面前。只见,里头儿是一只白玉手镯。玉质极好,通身没有半点儿瑕疵,极其罕见。

    “这白玉镯,是本宫入宫的时候,太后赐给本宫的,如今本宫把它送个给你。”皇贵妃道。

    容菀汐起身,向皇贵妃行了个大礼:“儿媳谢母妃的赏。”

    “无需多礼”,皇贵妃说着,吩咐宸王道,“宸儿,你给王妃戴上,让母妃瞧瞧。”

    宸王拿了这白玉镯在手,伸出手来要容菀汐的手腕儿。因着是在皇贵妃面前,容菀汐连一瞬犹豫都不曾,便将手腕儿递给了宸王。

    宸王将手中的白玉手镯给容菀汐戴在手腕上,笑道:“王妃戴着,虽然不如母妃戴着好看,但却也是极合适的。”

    皇贵妃笑道:“你这孩子,太会讨母妃欢心了。本宫瞧着,还是你媳妇儿戴着更好。”

    容菀汐没有参与到这母子俩的说笑之中,而是屈膝向皇贵妃再次谢恩。

    又闲说了半晌,瞧着皇贵妃有些乏了,宸王便说了告辞之语。容菀汐对宸王的举动还是很满意的,他似乎很懂得婆媳之间的微妙之处,知道由她说告辞是不合适的。

    出了漪澜宫,为全礼数,便再次去慈宁宫拜见。

    知道他们是拜过皇贵妃过来的,这一次太后便见了。闲说了一会儿,太后笑道:“既你母妃已经赏了礼物给你,现下哀家这里,也没有什么合适送给你的东西,便不赐你什么赏了。”

    容菀汐温然道:“皇祖母风体安泰,便是给儿臣们最好的恩赏。”

    容菀汐知道,太后这是处处避着,处处让皇贵妃的先。不赏赐她,倒并不是因着她有什么错处。

    太后颔首,道:“往后常随宸儿进宫来坐坐,不必拘泥什么。”

    依旧是由宸王说了告辞之语,容菀汐和宸王拜别了太后。

    太后吩咐薄嬷嬷道:“唤云,你去送送老三和他媳妇儿。”

    “是。”薄嬷嬷应了一声。

    在方才的言谈之中,虽说薄嬷嬷就立在太后身侧,但太后却并没有提起府里姬妾的事儿,更不可能额外提薄美人什么。

    但平日里送客的,都是敬敏那样的底下的丫头,并不需要薄嬷嬷亲自来送。更何况宸王是常来往慈宁宫的,于礼数上更不需要什么额外的关照了。如今太后特意让薄嬷嬷来送,可见太后是给薄嬷嬷一个说请她关照之言的机会。

    而即便薄嬷嬷并不向她托请关照,只要她看出了太后的用意,便也等同于薄嬷嬷已经说了。

    看来太后对这位薄美人,还是很看重的。是在提醒她,薄美人不同于其他姬妾。

    薄嬷嬷一路送他们到慈宁宫门口儿,只是恭敬地施礼道了声:“恭送殿下,恭送娘娘。”

    并未说其他。

    容菀汐虽说领会到了太后的意思,但却也并未向薄嬷嬷说什么。因为她还没有正式见到这位薄美人。一来对薄美人的性情不甚了解,二来,也不知道薄美人是否受宠。

    恩宠一事,从来都不是外人能保证得了的,而在自身的福气。

    今日的请安,不同于前两次进宫那般波涛暗涌,只有在向皇贵妃敬茶之时的那一个考验而已。出了北宫门,虽说手指红肿胀痛的厉害,但容菀汐却是觉得很轻松的。

    其实以后各自关起门来过日子,和宫里的来往还是少的。只要她把宸王府里的事情、主要是那些姬妾们的事情,都搭理的清清楚楚的,就可以了。

    而只要太子不再找麻烦,能让她爹顺顺当当的告老还乡,或许……她真的可以离开王府。不管是一年后、两年后、还是三年后……什么时候宸王对秦颖月失去了兴趣,不想要再和太子较量了,那就是她离开的时候。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殿下不是要去淑女坊吗?”到了宸王府门口儿,容菀汐见宸王也随她下了车。

    “本王不是说要带你一起去吗?”宸王道。

    没等容菀汐答话,宸王便道:“回府还有事儿。倒不是因为你不去,本王便不去了。”

    容菀汐原本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虽说宸王对她还算不错,也时不时地有些玩笑之言,但她还不至于如此自作多情。

    进了王府,容菀汐这才有空儿仔细看王府中的景致。

    见她走得不疾不徐,宸王道:“怎么,手不疼吗?快些,回去上了药再看这风景也不迟。”

    其实已经疼得麻木了,容菀汐倒是并不在意。

    但宸王会额外关切,的确让她有些意外。还以为宸王并不会在意那些女人间试探算计的小细节。

    “母妃也真是的”,宸王闲闲道,“先前不是都试探过了吗?何苦还弄这热茶出来。”

    “先前试探的,是胆色识见,这一次试探的,是隐忍力”,容菀汐道,“若想要做好皇家的儿媳,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

    宸王笑笑,在一片花丛中回身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