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三十章:新娘入府

正文 第三十章:新娘入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然而,却只是在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深深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

    他没有给她嘱咐、更不可能给她诅咒。他没有说什么决绝之语,也没有说什么牵绊之言。他只是在知道了她的选择之后,奉行了太后的懿旨,不再纠缠,离去……

    如果最后的那句话,能算做他给她的隐言的话,那么他隐含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是说这誓言不会变,还是说……这誓言,他已经于今日,扔掉了……

    容菀汐不清楚,她猜不透,也无力去猜……

    在容菀汐做选择的整个过程,宸王始终嘴角含笑,负手而立,饶有兴味儿地看着容菀汐。他的眼中没有期待也没有担忧,在她做出选择的那一刻,更没有丝毫诧异。

    因为他知道,这是她唯一能做出的选择。

    这小女子,也是够无奈的……

    她的承受力、隐忍力,远远超乎于常人。

    宸王扶着容菀汐,将她往花轿那边扶去。上轿之时,她听到了他策马扬鞭的声音,还有紧随于他身后的那些亲卫的铁骑之声。这样的战马之声,在这繁华富庶、安宁祥乐的京都城中,显得这样的刺耳、这般的震撼人心……

    容菀汐的动作顿了一下,但,也仅仅是这一个停顿而已。随即,她便平静地上了花轿。

    宸王亲自为她放下轿帘,也没再言语什么。而是阔步到前头儿去,牵了自己的马,翻身上马。

    蒋公公忙道:“王爷接王妃去王府……起轿……”

    随着这一扬声,喜乐和花轿同起。震天的喜乐声如此欢快,花轿也是如此轻快且平稳,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又或者,那只是一场幻梦……那只是一场她自以为会发生的、她在心底最深处期盼着会发生的,幻梦……

    然而,他那痛楚的声音,却仍旧清清楚楚地回荡在自己耳畔,全然盖过了喜乐的喧闹。

    他说:“一生一世一双人,相看不厌到白头……”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还是只是忽然想起了,便就这样说出了口,只是说说而已。

    可是容菀汐已经搞不清楚,她想要的他的意思,到底是承诺、还是扔掉。

    理智告诉她,还是扔掉更痛快一些。但心却告诉她,心里的情意犹在,这一场婚姻,只是一个交易而已,他不应该这么早将承诺扔掉,他们……

    容菀汐没有再想下去,因为她也不确定,他们之间,到底还有没有机会……

    她只是知道,她待他的心,犹在。她的心意,从未变更。

    一路到了宸王府,在洪官媒的指引下,从进门儿、到过火盆儿,到进屋儿,都顺顺当当的完成了。

    拜堂之时,因为是皇家成婚,高堂在宫中,且皇家媳妇儿的父亲是不能送到婆家来的,所以拜高堂,便只是拜向摆在皇宫方向的两把高椅。而将军府的方向,是没有设椅子的,因为皇子不必向臣下行大拜,这也是为了维护皇室的威仪。

    最后……夫妻对拜……

    容菀汐和宸王相对站着,同时缓缓拜了下去。

    容菀汐没有很快起身,而是……停了许久。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停顿。许是因为“夫妻对拜”这四个字,重重地撞击进了她的心里,一时被这气氛所感染吧。

    而宸王,却也没有马上起身,也是保持着这个姿势,许久……

    蒋公公很会看颜色,见此,也是等了半晌,才扬声道:“礼成……”

    宸王起身之时,扶了她一下。

    容菀汐微微屈膝施礼,以示感谢。

    宸王要留在这升平院内接受宾客们的敬酒,也是招待宾客。容菀汐则是由洪官媒搀扶着,身后跟着陪嫁的初夏和知秋,在王府的主事靳嬷嬷的引路下,一路向宸王赐予王妃的昭德院而去。

    路上听靳嬷嬷说着:“这昭德院,是殿下特意赐给娘娘的。殿下住着的是昭贤院,娘娘这昭德院,光是在名字上,就与殿下是极般配的,可见殿下爱重娘娘。”

    “借嬷嬷吉言。”容菀汐道。

    宸王府是在前朝太子府的旧址上建成,占地面积极大。先前容菀汐虽然来过两次,但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并没有看到这宸王府的全貌。

    从升平院出来,走了好长的路,却仍旧没有到昭德院,但这一路上,倒也并不枯燥。

    每走到一处景致好的地方,靳嬷嬷都会将这一处的名字说给她,并很生动的用言语描绘这一处的景致。

    听雨阁、寻香小榭、芙蕖、莲塘、问柳斋……

    一处处的,光是听着名字就极美。以至于容菀汐倒真的对这宸王府中的景致大为感兴趣,想着除了这盖头,明日一定要好好儿在府中转一转。

    先前随着云裳来的时候,就发现这王府中假山溪流很多,颇有园林之风。且假山坐落有秩,将每一处房舍群都很好的隔绝开来,此处不见他处之屋脊,这于园林建造上而言,是独具匠心的。

    “娘娘,咱们现在正在一处假山间的小道儿上,出了这小路,是一片柳林,其中有一间独立的屋子,是殿下平日里读书做学问的地方,名唤‘问柳斋’。这柳林中还夹杂着梅树,是以一株柳树、一株梅树的次序栽种的。殿下在这问柳斋读书,夏日里可赏柳、冬日里可观梅,是极惬意的。”

    “嬷嬷,既如此,为什么不叫‘问梅斋’呢?听这问柳斋的意思,倒像是要寻花儿呢,哪里像是做学问的地儿呀?”初夏问道。

    “初夏,不得胡言。”容菀汐提醒道。

    “没关系的小姐”,可是这小丫头却不觉得怎样,“奴婢瞧着嬷嬷很亲切,不像是那挑毛拣刺儿的人。奴婢只是觉得好奇,便问一嘴,嬷嬷不会介意的。”

    靳嬷嬷忙笑道:“娘娘莫要责怪姑娘,奴婢瞧着初夏姑娘如此纯真,心里喜欢得很,怎忍心挑她的错处?更何况娘娘平日里的教导自是极好的,姑娘本就没什么错处可言。”

    “说起来,可能是在后宅中,侍妾夫人们住的院子里,有一处梅香园,殿下便觉得这里再叫了‘梅’字,便不太妥当了。且殿下素有风骨,这‘柳’字,是更合君子之意的,不似那‘梅’字,难免有些女儿之态。”

    靳嬷嬷的声音很和缓,不疾不徐的,无半分嚣张之态、更无谄媚之感。

    容菀汐听着她的言语,心里是很喜欢的。因而也笑道:“嬷嬷解释得极好。”

    “娘娘小心着些,我们这就要过柳林了……”靳嬷嬷提醒着,又道,“殿下的问柳斋位于柳林之中,房前屋后都是柳树梅树。过了这问柳斋,再走上片刻,便是一条小溪,与芙蕖和莲塘相同,都是从城外护都河中引来的活水。据说太子府和东宫别院里,引得也是这护都河中的水。”

    “奴婢说远了”,靳嬷嬷笑道,“且说这条小溪,这条小溪名唤‘泾渭’,意为前宅后宅‘泾渭分明’。姬妾们,是不得通过这条小溪到前宅来的。这柳林、问柳斋,更不是美人和姑娘们能来的地方。若有哪位美人或姑娘,想要去前宅见殿下,只能走花园。经过云裳姑娘或小厮卓酒的通传,才可见的。”

    容菀汐听靳嬷嬷的语气措辞,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平日里爱多嘴的人。因而如今她的话虽多,容菀汐听着,却也不觉得讨厌。

    这靳嬷嬷可能是觉得王妃新入府,对王府还不甚了解,便趁着这一路上,把能想起来的都说些。可见其处事之周到。

    这一路走来,即便还未与靳嬷嬷正式相见,容菀汐对她已是很赞赏了。

    “嬷嬷,那如今我们可是走了这柳林、过了这问柳斋了,等下显然也是要过泾渭溪的,如此岂不是坏了殿下定下的规矩吗?”

    “殿下体恤娘娘,特意吩咐奴婢,可引着娘娘走近路。且担心娘娘觉得枯燥,特意让奴婢给娘娘说些府里的景致、人物,以便娘娘初做了解。”

    容菀汐笑笑,只怕宸王让靳嬷嬷给她说景物是假,想让靳嬷嬷先打开话匣子、以便她向靳嬷嬷询问这府中的人物,才是真。

    倒也是够体谅的。

    而且没想到,宸王看似放荡不羁,但府里这些服侍的奴婢们,却都是极有规矩的。难道说这些懂规矩的奴婢们,都只是恰好凑到了宸王府?恰好得到了宸王的重用?

    自然并非如此,可见宸王在识人用人上,还是很有一番思量的。

    只是不知道这些思量,会不会用到选女人上。不知道宸王府的那些姬妾们,是不是也如见到的这几个宸王府奴婢一样懂事。

    既然宸王给她铺了路,她也不好不询问了。

    “娘娘,过了‘泾渭’,便是姬妾夫人们所住的后宅的地儿了。娘娘的昭德院自是与夫人们的院子不同,是最大最华丽的,且是这后宅里的第一个院子。过了‘泾渭’、一小片柳林之后,就是娘娘的昭德院了。”靳嬷嬷道。

    容菀汐借着她的话儿问道:“如今后宅里,有名分的没名分的都算上,共有多少姬妾?”

    “回娘娘,共有八个。”靳嬷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