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二十九章:艰难抉择

正文 第二十九章:艰难抉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两人竟是在这闹市之中,与房舍屋瓦之上,自在来去,你退我进、你进我退,互不相让,竟像是两个江湖侠客一般潇洒恣肆、快意恩仇。

    翎王心中是有思量的,知道宸王单独与他比斗,是不想让他动用带来的亲卫,不想让这些亲卫和宸王府的迎亲侍卫们发生激斗,以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因领他的情,也知道宸王的功夫不如他,因而起初出招有所收敛。还想着看准时机,直接冲到花轿上去,破了那花轿,带走汐儿。

    但几招过了下来,竟发现宸王的剑术大有长进,他险些落了下风去。因而也不敢怠慢,当真激斗起来。

    不想他这三弟看起来醉心声色、每日逍遥,实际上却用功得很,于剑术上竟已是这般出神入化,只是来去之时,轻功稍显逊色。

    但问题是,他这些年久练马上功夫,于轻功上却也没有什么长进。虽能看出宸王的破绽来,但实际上,自己与他的轻功却也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两人激斗许久,看得观看之人们的脖子都酸了,却仍旧分不出个胜负来。

    虽说是坐在花轿中,看不到外面打斗的情况,但容菀汐的面容,却仍旧不见丝毫紧张慌乱,还是平静得很。只因她知道,慌乱也无用,还不如趁早想出个好的解决方法来。

    虽说宸王并没有以最和平的方式平息了这一场抢亲的闹剧,最终却反而在一定意义上,将其加重了。但她也听出了宸王最初的确想要息事宁人的,而且她也从围观百姓们的议论中,听到了翎王带了不少戎装的亲卫过来。

    容菀汐知道,如今这单独比斗,即便看起来是宸王计激化了矛盾,但实际上,仍旧是宸王心胸宽宏,在尽量压着此事,不让这场混乱扩大。

    宸王如此解决方式,其实已经是面对翎王的果决,所能采取的,最好的方式了。

    她的心里,不是没有感激的……

    但这感激,与翎哥哥来抢亲所带来的感动相比,却又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只不过,这两者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可比性的。宸王这样做,只是顾及着他自己的颜面、皇室的颜面,以及……或许真的是顾及着兄弟情义。

    如今翎哥哥这一闹,不管结果如何,在皇上和太后那里,一定是会受到不小的责罚的。

    他不是没有思量的人,可如今,为了她,竟然不惜毁了自己这年少的英名、背弃了自己一直奉行着的忠孝仁义、一直奉行着的君子言行,竟然于这闹市中,为抢弟媳,而与自己一直爱重的弟弟大打出手。

    翎哥哥的生母惠昭仪,是沈太傅续弦的夫人所生的女儿,是沈皇贵妃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因而翎哥哥曾说过,在这些兄弟中,他和三弟的关系,要更亲厚一些,因着除了父族的关系,还有母族的这一层关系在。

    如今,翎哥哥却为了她……

    可,这又能如何呢?最终的结果,不还是一样的么。

    如有可能,她宁愿不要这一份感动,她要的,只是他平平安安的。她希望她从未来过此处,她希望他没有得到她大婚的消息,甚至于,哪怕是得到了她大婚的消息,却不曾想过要赶来。

    因为无论这一场比斗的结果如何,她都是注定了要嫁给宸王的。

    如今她已经在嫁去宸王府的路上了,有着太后的赐婚、皇帝的准允,若中途跟了翎王走,那岂不是让风国皇室沦为了天下人的笑柄?太后和皇上怎会准允?

    她不怕亡命天涯,但是她怕毁了他的一生。

    他是这般一心为社稷、为百姓之人,他是这般有才华、有雄韬、有伟略,可自此,却要被自己的父亲下令追捕、被自己的家族所抛弃,自此成为流亡在外的流民么?

    更何况,倘若他真的抢了她走,太后和皇上也绝对不会放过父亲的。

    容菀汐正想着,该以怎样的方式阻止这一场比斗,该以怎样的方式,才能使得他在受到最少的伤害的情况下、劝说他放弃抢亲之举的时候,忽听得一阵尖细的声音传来……

    “太后有旨……请宸王妃下轿接旨…”

    这事儿,这么快便传到宫廷去了。

    “太后有旨……请宸王妃下轿接旨……”

    到得轿前,传旨内监又重复了声。

    听清楚了这内监的声音,便知道来人是蒋公公。且回想一下,刚刚宣旨的声音、和方才在将军府前说“起轿”的声音是相同的,便觉得懿旨到得如此快,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可见太后派来的司仪内监,就是蒋公公。如果是别的公公见了翎王抢亲之事,或许不会有这么快的动作、但蒋公公却是不同了。

    容菀汐提裙下轿,因头顶的盖头不方便,因而只是跪在轿子前,道了声:“臣女接旨。”

    若太后能直接明令让她嫁给宸王,倒是解了她的困境,免得她直接出言去伤翎哥哥。可,若是太后让她自己选择,那便仍旧是最坏的情况。仍旧是,只有由她亲自出言伤了陵哥哥,才能平息了此事。

    蒋公公扬声道——

    “容家之女才貌绝伦,君子爱之,实属平常。陛下宽厚,知年轻人情意之事,非吾等长辈所能堪破,今既宸王、翎王皆爱之,且由容家之女自己定夺。陛下与哀家,愿促成晚辈之美事,成全一桩真良缘。”

    容菀汐心内一沉,果然,是最坏的情况。

    “宸王妃,接旨吧……”蒋公公道。

    他故意加重了“宸王妃”三个字。

    容菀汐知道,这是太后的授意。

    容菀汐将双手举过头顶,将公公将旨意放在她的手心,容菀汐道了声:“儿臣……谢恩。”

    而不是方才的自称“臣女”。这便已经说明了她的选择。

    太后的这一道懿旨,从太后和皇室的角度来讲,真可谓明智至极。

    若是不想要让这个抢亲的闹剧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反而成为一段佳话,唯一的扭转方式,就是反所有人的意料而行之。

    所有人都以为翎王这么做是混账之举,是要受到皇上的训斥和重责的。可太后偏偏说,她和皇上,都觉得这是年轻人之间的平常事,且显出了十足的长辈的宽宏,完全是站在长辈为晚辈着想的立场上来处理此事的。让人听着,岂能不说吾主仁慈圣明?

    可是……这皇家美名的背后,一切的重担,却都压在她的身上了。

    太后的意思是,逼着她和翎王当场做了断。

    当然,这也的确是对她的宽宏处置。

    如若不然,干脆一道懿旨下来,说她水性杨花,理应问斩以儆效尤。将所有责任都推在她这个小女子的身上,两位皇子,仍旧是无辜的。但这样做,却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太后和皇上选择了最明智的处理方式,也顺带着留住了她的性命、保全了容家满门。

    在所有人都等着容菀汐做决断的时候,蒋公公向已经停住了打斗,落在花轿旁的宸王和翎王道:“二位殿下,太后有口谕给二位殿下。”

    宸王和翎王同时跪地听旨。

    听得蒋公公道:“翎儿、宸儿,你们二人都是哀家的好孙儿,都有能识得美玉的好眼光,哀家之心甚慰。但好女只有一人,如今哀家让容家好女自己决断,无论容家女儿做出怎样的决断,你二人,都不得有异议。自此停了玩闹,该成亲的成亲,该避让的避让。若觉思念哀家,便到宫里来,陪哀家说会儿话,也好过在外头儿耍小孩子脾气,任性胡闹。”

    听了太后的这一番口谕,宸王和翎王同时叩头,嘴里说着——

    “孙儿谢皇祖母关怀。”

    “孙儿谢皇祖母体谅。”

    蒋公公宣读完了太后的旨意,回身向容菀汐请示。察觉到蒋公公走到自己面前,正在施礼,还未他及询问,容菀汐便淡淡开口:“我早已有了决断……”

    她是怕蒋公公再做提醒,再叫她“宸王妃”。这一次,翎哥哥就在近前,倘若被他听出了端倪,只怕会闹到太后那里去的。

    她不能让他为了自己再犯错。

    容菀汐看着他的战靴所在的位置,缓缓向前走了几步,向他施了一礼。并未停顿,屈膝下去,随即便道:“多谢殿下厚爱,然……我已是宸王之妃,在宸王殿下于府门前接我上轿的那一刻,便是了。二哥,如若不弃,也可到王府里喝一杯喜酒再走。”

    翎王只是怔怔地看着她,却也是清清楚楚地听明白了她的话,听明白了她的选择。

    他也能猜到她的顾虑。

    他只是看着她,半晌,道:“我知你的顾虑。可你不用怕,我会替你解决的,全部都会替你解决。你……不相信我么?”

    容菀汐的心在滴血。

    可是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她却只是有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停顿,随即便道:“殿下,您忘了太后的懿旨了吗?妾身已经做出了选择,此事,就此便了结了。”

    翎王看着她,深深地看着她。

    半晌,道:“一生一世一双人,相看不厌到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