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二十七章:风光大婚

正文 第二十七章:风光大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初夏的伺候下洁牙、净面、穿上了那身宸王府送来的红嫁衣……

    知秋将宸王那日一并送来的首饰端到梳妆台去,由府上手最巧的赵婶婶伺候她梳头。

    忽而听得门外侍立着等吩咐的小丫头们唤了声:“老爷。”

    是爹爹来了。

    “女儿,爹爹进来了?”容将军道。

    “爹爹快请进。”容菀汐说着,起身去迎爹爹。

    容将军进了屋,看到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女儿,瞬间红了眼眶。忙压住了情绪,扶着女儿起身。

    “没什么事儿,为父就是过来看看你。”容将军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

    见女儿还未梳头,容将军道:“为父在这里瞧你一会儿,你继续着,莫要耽搁了时辰。”

    “是。”容菀汐向父亲施了一礼,应了一声。

    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赵婶婶手中的梳子,从头顶,落在发尾——

    “一梳梳到尾……”

    赵婶婶边念叨着,梳子又再一次回到头顶,缓缓从头顶落在发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

    赵婶婶的手再次从发尾回到头顶,声音有些哽咽:“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容菀汐在铜镜中看着坐在床前圆凳上的父亲,见父亲正偷偷拭着眼角儿……不觉间鼻子一酸,眼眶也有些红了。但却忍住了,将这欲要流出的泪,又倒着流了回去,咽尽了。面上,又恢复了平静。

    她不想让父亲为她担心。

    赵婶婶从头到尾,缓缓地梳着,梳完了,便开始盘发髻。

    赵婶婶手很巧,这莲花髻盘得美极,且又与宸王府送来的那几个纯金和红玛瑙的头饰极配的。

    容菀汐这才发现,宸王倒是细心,这发饰竟是配了一套的,而且还有一副红玛瑙镶金耳坠,同这嫁衣的颜色和头饰的颜色、盖头的颜色,都是极配的。

    赵婶婶梳完,镜中,已经是一个待嫁的新嫁娘了。

    “小姐,奴婢为小姐上妆?”赵婶婶道。

    容菀汐轻轻点头。

    赵婶婶知道自家小姐素来不愿浓妆艳抹的,因而只是给小姐化了个淡妆,未失小姐原本如清水芙蓉一般的面色。但毕竟是出嫁,妆容太简单了,却也显得不够隆重。因而用胭脂活了水,在梳妆盒中找了支未用过的画眉笔,沾着这胭脂之色,在小姐的眉心,画了一朵红色的梅花。

    “赵婶婶手真巧呢”,初夏凑上来瞧,笑道,“这梅花坠在小姐饱满的额头下、如黛的秀眉间,竟如同鲜活的一般。”

    容菀汐瞧着这妆容,也是极其满意的。

    瞧了片刻,微微笑了:“赵婶婶化得真好……”

    “是小姐生的好啊”,赵婶婶看着铜镜中的美人儿,已是挪不开眼,“能娶到小姐这样的绝世美人儿,真是宸王殿下的福气呢……”

    容菀汐的笑容中,有些苦涩……

    这发髻很好、妆容很好,这嫁衣也很好,一切都很好……可是她的心里,为什么就欢喜不起来呢。奇怪的是,却也没有悲凉。

    容卿缓缓起身,道:“女儿啊,也用些早饭,这一上午有得折腾呢。为父先回前院儿去,许是宾客都到了。”

    容菀汐起身送别父亲,容卿已经不敢看女儿。

    他的女儿,今日就要出嫁了……

    父亲走后不多时,听得前院儿的人来报,说太后和皇上、皇后、还有贵妃娘娘,都差人送了贺礼过来,好些呢。

    但容菀汐是新嫁娘,显然是不需要出门谢恩的。

    容菀汐吃了些小菜儿清粥,擦了嘴,又重新咬了口脂,便坐在床头等。

    洪官媒到了,忙将红盖头给她盖上了,又嘱咐了一些等下要注意的规矩,也就别无他话。

    不多时,门口儿来人传道:“吉时已到——宸王殿下来接亲了——”

    霎时间,将军府内喜乐齐鸣。这忽然而起的声音,有些刺耳,震得容菀汐眉心一簇,极是不舒服。

    洪官媒搀扶着她,伴着这喜乐的声音,容菀汐的脚步,却是沉重得很……

    “君当做磐石,妾当做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翎哥哥,我喜欢这句诗……”

    容菀汐的脑海中,忽然响起她曾经说过的话。那时,她拿着手中的《乐府》,指着这句诗念给他听,她的脸红彤彤的,烧得厉害。恰如这一睁眼,她所看到的满目大红这般。

    那是她想要对他说的话,那是她对他一片深情的回应,她知道他听得懂。

    “君当做磐石,妾当做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容菀汐的脚步停住了。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他的容颜。

    他勒马回身,向她笑了。那笑容,如同日光一般炫目、温暖……

    他说,“汐儿,待你过了十七岁生辰,我便去府上向老师提亲,好不好?”

    她害羞不答。

    他急了,追问道,“汐儿,你不愿意嫁给我吗?是不是我哪里不够好?“

    他承诺道,“汐儿,我保证一生只对你一个人好,再不看其他的女子,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相看不厌到白头,你说好不好?”

    她跑远了,只留给他两句:“你要来便来,谁也不会拦着你!反正爹爹挺喜欢你的!”

    他追了上来,围着她跑,开心得合不拢嘴儿:“太好了!汐儿答应我了,汐儿要做我的王妃了……我太欢喜了……我真的太欢喜了……”

    下个月初十,便是她的十七岁生辰。

    洪官媒轻轻催了声:“小姐?”

    容菀汐闭上眼睛,深深一个呼吸……睁眼之时,已是脚步坚决。

    迈过门槛儿的后,脚步越发的坚定了。

    这世上,没有回头路。

    且半月之前的彼时彼境,她根本没有选择。

    她负了他不假,但是于心,她是无愧的。

    容菀汐随着洪官媒的搀扶,一路到了正院儿,又由正院儿到了门前。

    朱红色的大门开启……

    “小姐出阁了……”洪官媒扬声喊了一声。

    容将军跟在女儿身后,步履蹒跚地送到了门口儿。别人瞧着,这大喜的日子里,容将军的神态身形,竟像是瞬间苍老了十余岁。果真是“嫁女如割肉”,这话,放在爱女如命的容将军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在场之人未免都有些唏嘘。

    容菀汐察觉到父亲的脚步,察觉到父亲于门槛儿内而止。

    在迈下第一节台阶之前,容菀汐停住脚步,缓缓回身。

    向门口儿父亲官靴的方向跪了下去……重重三叩首……

    无言,却是泪凝于睫。隔着盖头,这一次,容菀汐没有故意控制着,而是让那一滴泪,垂了下来。

    一身红色喜服的宸王骑在健壮的白色骏马上,正立于门口儿的大石狮子前。看着那纤弱的女子重重叩首于地,半晌不起……他的眼中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女子初嫁,一生,的确只有这一次而已。

    宸王看着那红衣的新嫁娘,步履沉稳地下了将军府的台阶,很懂规矩地、向他这边施了一礼。随即便由官媒搀扶着,上了花轿。

    这小女子,始终是这么平平稳稳、不紧不慢的,如此仪度,的确有些别样的风骨。

    “王爷接王妃回府……起轿……”有太后特意从宫里派出的司仪内监喊了一声。

    喜乐再次响起,热热闹闹儿的,十里长街都沉浸在这喜悦的氛围中。

    百姓们夹道观看,花轿后不远处,有从容家道贺完毕,跟着去宸王府道贺、喝喜酒的大臣们。

    花轿的前头儿,是一条长长的仪仗队,宸王骑在骏马上,走在这仪仗队之前。即便一身大红,胸前还挂着一朵新郎官儿大红花,却也依旧掩盖不住他的绝世风姿。这一身大红,寻常男子穿着定是不好看的,但是被他匀称健硕的身姿、轩昂的气度衬着,这一身不适合男子穿着的红色,竟有种惊世骇俗的美。让人瞧着,未免觉得第一次见识到,原来这大红色,竟也能显现出这般阳刚的风采来。

    人群中,一个身穿紫色罗裙的女子,手中紧紧攥着锦帕。

    她的眼睛追随着他的身姿,看得痴了,心却是痛的……

    “小姐”,一旁一个绿衣服的小丫鬟道,“咱们快回去吧,街上人太多了,莫要让这些平民百姓冲撞了小姐。”

    秦颖萱斥了她一声:“多嘴。”

    为什么,为什么那坐在花轿中的人,就不能是她呢……

    三年前宫里选秀女,她原本是有机会被赐到宸王府服侍的,可是却病错过了选秀,及至又耽搁了三年。还有三个月,宫里就又要选秀了,可如今,宸王有了王妃,或许皇上和太后不会再御赐服侍的秀女给他。

    她很后悔,若不是一直要面子,不想让爹爹察觉到自己这一份儿心思,或许今日坐在这花轿中的人,就是她了……

    喜乐吹吹打打,容菀汐静静坐在花轿之中。花轿颠簸、喜乐喧闹,可容菀汐的心,却静得很。

    一会儿会有一些事情让她去做,她只要照着人的指引去做就行了,没什么要紧的。

    忽而人群中起了一阵异样的声音,甚至于参杂着一些惊呼之声。喜乐尴尬地吹奏了几声,听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