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二十三章:心慌自乱

正文 第二十三章:心慌自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宸王听到脚步声,回身笑道:“大哥就留步吧,你我这样的身份,若是一起送公子,怕是公子受不住这份福气哪!”

    说着,一只胳膊勾住了宋绪的脖子,低头和宋绪低声说这些什么。

    太子只看到宋绪一愣,随即就被宸王拖着下了楼,完全处于被动状态,而且还看到宋绪点了点头。

    心内暗道“不好”,但如果这时候再追上去的话,岂不显得他太沉不住气?可是送了个笑话让老三去捡。

    如果他知道宸王和宋绪说的只是,“你猜太子为什么非要送你”、以及一些没用的闲谈之语,只怕会气得半死。

    宸王送宋绪下了楼,又故意在楼下耽搁了半晌才回,让人觉得他是一直在和宋绪交谈的。

    太子也是够能沉得住气的了,一直坐在屋里听曲儿等宸王。即便要走,也是要顾全着面子,找个说辞当面向老三请辞的,而不能这么急匆匆地如同逃跑一般。

    事已至此,若是沉不住气,那还有什么男儿的担当?

    宸王慢悠悠儿地回来,笑道:“皇兄没有将那粉酥乳鸽全吃了吧?那可是我最爱吃的菜。”

    太子起身,笑道:“本宫还没来得及动呢。要不是刚刚宋绪提醒,本宫险些忘了,本宫说好了午膳要去宫里陪母后用的。本宫得赶紧进宫去,怕是母后一直等着呢!”

    宸王依旧不拦着,只是遗憾道:“这怎么说?原本想着请皇兄和宋公子一起过来乐一乐,接下来还安排了好几个节目呢,你们却都走了……罢了,我自己看吧!独乐乐也好过不乐。”

    “对不住三弟了,改日为兄请你喝花酒赔罪。”太子笑道。

    说着,转身往门口儿去了。

    宸王起身,到了声:“恭送皇兄。”

    看到太子走了,宸王一笑,悠闲地坐下喝了口酒。慢悠悠儿地品尝着面前的美味菜肴,真像是要在这里独乐一般。

    太子匆匆出了淑女坊,上了马车,一路急着往太子府赶回,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一前一后跟着的一个脚步极快的人。

    看到太子回府之后,两人在太子府后院墙拐角处藏着,等了半晌,却始终不见太子出来。低声交谈一番,其中一人快步离开,去淑女坊。

    听到有人敲门:“殿下。”

    “进。”

    “殿下……”来人在宸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宸王略一思量,吩咐道:“你去告诉雷停,让他继续盯着。本王这就去容家,等下你也跟过来。”

    “是。”追风应道。

    追风走后,宸王等了片刻,打赏了莺莺和燕燕,也离了淑女坊。

    原本以为太子定会直接去关押容菀汐的地方,一是确定容菀汐确实还在、容卿没那么大本事查出人来;二是要命人将容菀汐送回来,以绝后患。这样一来,只要他前往关押容菀汐之处,他的两个影卫一定会将太子当场拿下、人赃并获。

    到时候也好说,只让这两个影卫装作不知道太子身份的样子,说自己是劫匪,跟着太子,只见他车马华贵、衣饰鲜亮,以为是个富贵人,想要在他身上发一笔财。却不想他家里有这样漂亮的小娘子,就动了色心。

    等风和雷人赃并获之时,他再说见有人鬼鬼祟祟跟着皇兄,便觉有异,也跟了上来,不想竟看到是皇兄绑了容菀汐。如此一来,人证物证俱在,又是自己亲眼所见,不愁太子不承认。

    可太子却直接回了太子府,并没有去别处。

    要么就是自己的计策不管用,太子并未察觉出宋绪和他交代了什么;要么就是……容菀汐原本就在太子府,而不是在别处。所以太子回了太子府之后,也并未出府办事。

    前者的可能性很小,但凡不是傻子,都能从他的话中听出怀疑和敲打来,再加上他故意送宋绪出去,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太子定然起疑。而皇兄又不是绝顶聪明之人,能看出他的怀疑和敲打,却绝对看不出他是在故意设套让他钻。

    所以一定是后者。

    “人就在太子府中,或者太子府中有什么密道,能够直接通往关押容菀汐之处,反正是不需要太子入府之后再回来的。”马车中,宸王慵懒地靠在软枕上,闭目养神,嘴里却忽而低声自语了一句。

    所以接下来,最后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容菀汐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回来。

    如果太子对自己的隐蔽性很有信心,或许还会借此闹一闹,不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而是大张旗鼓地将容菀汐送回。让人都知道容菀汐是被人劫走一晚又送回来的。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将军府都要盯紧了。为确保万一,太子府那边也不能松懈。

    宸王乘马车到了将军府,让马夫将马车赶到府里,自己则出了府,到门口儿的大石狮子旁等着。

    容将军听说宸王送了马车回来,却又走了。一阵诧异,却也觉得,事情应该都在宸王的掌握之中,不然他哪有心思送马车回来?却不知道,此时宸王就靠在他们将军府门前的大石狮子上,在当门神。

    春日里,午后的阳光也是懒洋洋的。宸王靠在大石狮子上等,直到身上被阳光烤得热乎乎的,瞌睡虫也爬了上来,却仍旧不见动静。

    但却无任何不确定的情绪,仍旧悠闲地靠在大石狮子上,只是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而已。

    皇兄不是极能沉得住气的人,为了防止真的被人查出他来,一定会见好就收,将容菀汐送回来了事。只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难道……皇兄是想先占了便宜,然后再送回来?

    宸王摇摇头,觉得虽说皇兄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是这样的人。但实际上,却未必会做这样的事。

    同样都是身上流着风国皇族血液的人,所以有一点宸王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太子还是有骄傲在的。

    趁一个女人昏迷不醒的时候做这种事,但凡是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会觉得不齿为之。

    宸王能沉得住气,太子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

    太子自回府之后,就进入了寝房西墙壁后的密道,一路往练武场那边匆匆而行。可毕竟练武场在郊外,即便疾步而行,再加上吩咐交代,如此一番下来,一个时辰总是有的。

    眼见着太阳略微西斜了些,午时已过。但将军府正门外,仍旧没有动静。而等在后门的追风也没来消息、等在太子府外的雷停也没来消息。

    宸王伸了个懒腰,却依旧沉得住气……

    忽而,头顶有了一阵飞檐走壁的声音!

    宸王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一身黑衣、身材有些矮小的蒙面人,扛着一个身包锦褥的……人,一个大粽子一样的人,来了。

    黑衣人动作很快,也很谨慎,将包裹着容菀汐的褥子抽走,顺势将容菀汐扔在了地上。

    容菀汐也是够倒霉的,刚巧砸在了第一节大理石台阶上,随即,骨碌碌地滚了三节台阶,摔在地上。于此同时,包裹着她的锦被也开了,这小女子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以天为盖以地为庐,平躺在被阳光烘烤得热乎乎的地面上,熟睡……

    宸王倚在将军府门前的大石狮子上,闲看着这个正睡得香甜的女人。她穿着一身荷色的寝衣,肤色如雪……而且……看不出来,身材还是很有看头儿的,有料。

    总算欣赏完了,宸王慢悠悠儿到了容菀汐身旁,直接将她横抱起来,锦被也不要了。

    敲了敲将军府的门:“开门。”

    他根本没有想要去追那个黑衣人,也没有想过要去抢夺那个可以作为太子罪证的锦褥。因为他知道对方轻功极高,他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黑衣人是悄无声息地直接将容菀汐扔在将军府门口儿的,而并未选择扛着容菀汐招摇过市,引来一众看客,可见,太子的底气没有那么足。

    其实这一次,皇兄实在是被吓怕了,自己先乱了阵脚。不然,原本是能赢的局。

    看到宸王殿下带着自家小姐回来,院儿里早有小厮一路喊着:“老爷,小姐回来了……”

    有家仆将门口儿的锦被收了回来,将军府的门口儿,干干净净的,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容将军行事低调,当初开宅建府的时候选择的是一处并不繁华的街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僻巷,因而周围少有人走动。因着这低调,这一次便得到了福报,容菀汐被人扔在这里的时候,除了宸王之外,没有人看到。

    容卿听到家人们的禀报,急匆匆迎了出来。果然见宸王抱着女儿回来了!宸王的抱着女儿,显然有些不妥,但考虑到女儿中了醉梦长,现在定然还在熟睡中,宸王抱着进来,倒也合情理。

    且女儿身上裹着宸王的衣裳,也总比裹着那家丁拿着的被子,要成体统得多。

    宸王原本也没想到要给容菀汐裹上,可是被那小厮一喊,府里出来看的人就躲了,总不好让这小女子就这么穿着寝衣暴露在家仆们的眼中。因而脱下了自己的外袍,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