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府中查案

正文 第二十一章:府中查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容卿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干系,但是女儿的名声、和与皇家的婚事、同女儿的性命比起来,自然还是性命更重要!

    她知道女儿性子倔,若是真的被人给……女儿会选择玉碎吧?

    而且毒蜂会的人如此恨他,居然千里迢迢追到风国的京都城来,又岂能轻易放过女儿?

    早一日救出女儿,女儿就少受一些苦,女儿活着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其他的……

    他只要女儿活着,哪怕自此带着女儿隐姓埋名到异乡去生活,哪怕父女二人一辈子相依为命。

    可他也知道,对姑娘家而言,贞洁和名声是最重要的……

    “罢了!若有何错处,所有罪孽,都由我一人承担吧……”容卿道。

    哪怕是女儿将来怨恨于他……他只要女儿安好即可,其他的,一切他都愿意承受。

    他不担心女儿会怨恨于他,他担心的反而是,女儿如此懂事,什么事情定要憋在心里自己扛。

    容将军起身更衣,忽然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老爷……要不然,咱们先去找宸王殿下吧?宸王殿下的力量,可不比官府差。”

    容将军忽而“咝”了一声,略一思量,真的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宸王是和自己女儿有婚约的人,若是女儿有了什么闪失,宸王的脸上也不好看。更何况,这事情一出,宸王注定是悔婚的,所以也不怕他对女儿、对容家诟病什么,只要能救出人来不就行了?

    容将军不免暗怪自己短了思量。太担心女儿,一时竟至乱了分寸。

    这事情若是由宸王出面,自然要比去报官更隐蔽一些。而且一旦报官,只怕有人巴不得他的女儿回不来。但告诉宸王,却是不同。至少无论如何,宸王都是希望女儿能回来的。

    “阿忠,备车,去宸王府。”

    容卿带了容忠一路去宸王府。

    宸王不料容将军亲自前来,倒也给足了面子,亲自出了自己昭贤院的院门迎接。

    “小婿不知岳父前来,有失远迎。”礼数上,也是显足了尊敬。

    见容卿一脸愁容,宸王自然不会觉得他是来退婚的,怕是有什么难言之事。

    “你们先退下。”宸王吩咐左右婢女道。

    “岳父,且屋里坐。”宸王道。

    进了屋,容将军想宸王施了朝堂之礼,道:“下官拜见王爷。”

    “岳父快快请起”,宸王亲自扶起了容卿,道,“岳父陆不必与本王多礼。”

    然而容卿却是不起:“下官有一事,恳请殿下帮忙……求殿下,务必救小女性命……”

    “容菀汐怎么了?”宸王笑道。

    虽说表面上仍旧是随意笑着、一副不当回事儿的样子,但心里,已经料到容菀汐是出事了,而且事情还不小。不然以容卿这一把傲骨,是断然不可能过来求他的。

    即便容卿没有当面儿说过,他也知道,容卿其实对自己这个女婿并不满意。

    唯一能让容卿软下骨头、失了分寸的,就只有他的女儿。朝堂之上、乃至整个风国之中,谁不知道容将军爱女如命?

    容卿在心里想了半晌,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能更和缓一些。这种事情,怎么说,都和缓不了,还不如直接让阿忠把信给宸王看更好些吧?

    容卿起身,示意阿忠:“给殿下。”

    阿忠将手中的那张粗纸递给了宸王。

    宸王看了上面写的……拿着字条沉吟半晌,道:“雷国的人?不远万里而来,就是为了报仇?而且已经过去三年了……这帮江湖人,这么将义气么?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求财,但实际上,做的却是散财的买卖。从雷国到这里,车马费要多少银两?食宿要多少银两?只怕这些银钱,够他们正常生活两三个月的吧?”

    听宸王这么一说,容卿也忽然察觉出了这事儿的漏洞……

    而且,昨晚他和那黑衣人交手,很显然那黑衣人的武功很高。而且使用的是颇具武学精髓的招式,绝非雷国那些粗鄙的匪徒可比。

    难道说,是有人假借毒蜂会复仇之名而掳走女儿?那么这事儿,目的就不在于什么所谓的报仇,而在于掳走女儿这件事情本身。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掳走汐儿。

    谁会这么做?

    心里一出现这个问题,紧接着,下意识的,答案就已经蹦出来了……难道是……太子?

    “岳父,且与小王仔细说说昨晚的事儿。”与容卿不同,宸王是很能沉得住气的。

    见此,容卿更确定了,自己来找宸王的选择是对的。因为宸王不会如同自己这般,关心则乱。

    但……却也由此可以看出,宸王对自己的女儿,真的丝毫不在意。

    自宸王知道汐儿被抓走之时起,及至现在,都没有表露过身为未婚夫婿该有的紧张和关切。

    容卿将昨晚自己的经历和宸王说了,也说了初夏的禀报:“汐儿的婢女说,她昨晚没有听任何声响,今早才发现汐儿不见了。可见汐儿也和我一样,是被人用了**。”

    他记得,当时毒蜂会的管用手段是,用一种叫做醉梦长的迷香来迷倒女子。那种迷香,以药力持久而闻名。

    而从昨晚到今早,如果是一般的迷香的话,即便他是在病中,被杏儿叫了半晌,也早该醒了。可杏儿却说,用力摇晃他好几次,他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且江大夫用针逼出药性的时候,当时的确还有不少残余药性。

    难道……他所中的迷香,就是醉梦长?

    可由此,岂不说明了,这的确是雷国之人所为?

    不敢疏忽,将这一发现一并告诉给宸王。

    宸王听了,思虑半晌,道:“我们还是先回岳父房间查看一下,或许对方在打斗中,会留下些许蛛丝马迹。”

    容卿道:“好,殿下请。”

    两人一路回了将军府,在屋内查看一番。一番查看下来,宸王反而更确定了这人不是雷国之人。

    若是雷国之人,他们一路奔波而来,且又在春季多雨时节,鞋底一定是很脏的。可从桌子上留下的这个脚印上看来,除了些微轻土,就没有别的。

    宸王听容卿说,他发现那贼人的时候,那贼人是在后窗外,便去后窗外查看。一番仔细查看下来,发现了一根细芦苇杆,捏起来,屏住呼吸向内看了看。果然见到其中有些许白色粉末的残余。

    “岳父,府上可有家医?”宸王问道。

    “有”,容将军吩咐道,“阿忠,快去传江大夫。”

    容卿见了宸王手中的芦苇杆,也知道这应该就是那人用以吹进“醉梦长”的东西了。若这芦苇杆内残余的粉末,经江大夫查验一番,确实是醉梦长无疑的话,那么对方便真的是雷国毒蜂会的歹徒。

    在宸王面前,容将军看起来还算得上沉稳平静,但却已经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对方不是毒蜂会的人。

    因为一旦对方是毒蜂会的人,也就说明,女儿真的凶多吉少;但倘若是别人假借毒蜂会之名,只是为了做成掳走汐儿这件事,或许未必会真的冒犯女儿。

    不多时,江大夫疾步而来。

    几人进了屋,宸王将芦苇杆递给江大夫。江大夫用鼻塞塞住鼻子,将芦苇杆中的白色粉末倒出了些许于食指上,送入嘴中,品了品。

    因为芦苇杆中所剩的白色粉末并不多,且门窗都是关着的,屋内没有可吹散这些粉末的风,宸王和容将军只是屏住呼吸,而并未太过谨慎。

    这东西原本是要吸进去、药效随着呼吸扩散,如今江大夫直接捻了一点儿在舌尖品尝,反而使它失了效用。

    “啧……好极,好极!”江大夫啧啧称叹。

    用清茶漱了口,方解释道:“这东西里,有一味药叫‘醉仙草’,有极强的麻醉效果,人服用之后,无知无觉。因为可止患者病痛,乃是有仁心的医者们最想得到的药材之一。只可惜,这东西长在雷国光明山下日照谷中,且数量稀少,外人很难得到。”

    “雷国……”容将军沉吟道,“如此……这东西可真的是醉梦长了。”

    “不错”,江大夫道,“老爷好识见。在下听说,这雷国近年来出现了一种药效极强的**,名唤‘醉梦长’。其主要原料,便是这‘醉仙草’,再配以‘长息’、‘安宁’、‘清心’等几味安眠效果极强的药材作为辅料。”

    “又有十余种轻度麻痹药以特定剂量混合在一起,调配而成。可使人长眠至一昼或一夜而不醒,且根本没有解药,只能以医者行针逼毒之法来解。想必老爷中的,就是这醉梦长无疑了。”

    容卿点点头,心内一沉:“果然,果然是雷国的人……”

    “江大夫,你先下去吧”,宸王道,“这东西你拿回去研究一下,看看能否研究出其中的具体用料和调配的方法、剂量。若研究出了,可否记录下来,赠与本王?”

    “好,在下一定尽全力而为,殿下放心。”江大夫道。

    容卿见此,不免觉得有些心寒。如此时候,宸王居然还有心思问江大夫要配方?在宸王心里,汐儿的安危,竟还不如这罕见的**重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