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二十章:晨起惊宅

正文 第二十章:晨起惊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其实太子自己也知道,哪怕是在此时真的占有了容菀汐,容菀汐也是不会有任何反抗的举动的。只是他堂堂太子,岂能做如此偷鸡摸狗的事情?想要,他就要在容菀汐清醒的时候,光明正大的要。

    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女子到底能骄傲到什么时候。只怕这次事情之后,她是再不敢拒绝他的。

    太子静坐在一旁,等着织星处理完尸体回来请示。

    “主人,还有什么吩咐么?”

    “拿上这里的一床褥子,带着她,跟我去密道里。”太子道。

    言罢,阔步而出。

    织星按照太子的吩咐,直接用褥子和棉被将容菀汐包起来,抗着容菀汐紧跟上了太子。

    两人从假山进入练武场,太子已经又戴上了那张狰狞的怪面具。一路走在夜晚安静的练武场,两边地下石屋之中,偶尔有呼噜声传来。是十屋一共十间,里面住着的,是这一年的备选影卫。

    他们之中,已经有三人已经死了。

    出了练武场外的石门,太子又走了一段儿,指着一个转弯处,道:“把她放在这里吧。记着,每隔三个时辰,就给她用一次药粉,千万不能有差池,明白吗?”

    “是。”织星应道。

    其实这醉梦长的药效是五个时辰,太子在行事之前,已经找人试验过了。但容菀汐这女人不同常人,每一次都能让她化险为夷,这一次绝对不能疏忽。宁可过分谨慎,也不能出一丁点儿差错。

    太子沿着密道回太子府,回到自己寝房之时,眼见着下弦月悬在天上,想着,明天就是五月初六了。

    呵呵……明日一早,老三那边、容卿那边,一定一个个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他们只有两天时间,能查出什么来?即便在这两天时间内,将京都城翻一个底儿朝天,除了他故意让人留下的线索之外,他们不会再有任何收获。

    次日一早,在东厢房住着,伺候容卿熟悉的婢女正想着去给老爷烧水,一推门,便见到小厮小言躺在门口儿。

    晨雾蒙蒙,杏儿看不清小言身上是什么情况,玩笑着喊道:“小言,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跌得到爬不起啊?”

    但是等了一会儿,也没得到小言的回应,也没看到小言起身。

    杏儿这才知道事情不对,急匆匆的上前去查看。一看之下,“啊”的一声惊呼,吓得半条魂儿已经没有了!

    只见小言他脖子被人割了一道口子,头下全是血,鲜血已经干涸。小言的眼睛睁着,样子极为痛苦。

    “老……老……老爷……不……不……不好了!”杏儿回了半晌神儿,才勉强站起来,哆哆嗦嗦地向正屋内喊道。

    但是……也没有得到老爷的回应!

    杏儿大惊,惊呼了一声“老爷”,拔腿便往正屋里跑。

    推开门,只见老爷也躺在地上,顿时吓得腿都软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哭起来:“老爷……”

    但哭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老爷居然还是喘气儿的!

    老爷没死!老爷还活着!

    “老爷,老爷?”杏儿急着上前去推了推自家老爷。

    但是老爷却仍旧没有任何反应,睡得很沉。

    “老爷,老爷?出事儿了,您快醒醒啊老爷!”杏儿又推了容将军几下,见他还是不醒。

    把手指凑近了他的鼻子,见他的确是有鼻息的,可是却为什么偏偏不醒呢……

    但确定了老爷还活着,心也放下了大半。仔细看了看屋内的情况,发现有打斗的痕迹。但是却并未见有乱翻的痕迹,屋子里的几件贵重摆设一件也没少。

    正诧异着,互听门外忠伯的声音响起:“老爷……”

    忠伯的声音未落,又听得初夏的声音:“忠伯!不好了,出事儿了!”

    “哎呦!可不是嘛!”忠伯边应着,边一路小跑儿进了院儿。见门开着,扬着手中的一个东西就冲了进来。

    但是……

    “老爷……老爷!”看到自家老爷躺在地上,即便是这个有阅历的干练管家,也不免慌了神儿。

    “忠伯,您别着急,老爷还活着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叫也叫不醒。”杏儿道。

    忠伯上前去仔细查看,发现的确如此。

    忠伯是有些视见的,见此情况,便道:“多半是中了迷香。杏儿,你去找江大夫过来瞧瞧。”

    不多时,江大夫过来瞧。一把脉,便知是中了迷香。以清凉油和冰敷帮容件滚稍作缓解,再加上施针逼毒,容将军很快醒转。

    容将军摇摇头,清醒了些,道:“昨晚进了个贼人,不想我竟中了他的圈套。”

    初夏知老爷刚醒,但却也是实在心急,顾不得许多了,直接道:“老爷,小姐不见了!”

    “什么?”容将军大惊。

    但转瞬,眉头紧紧锁起,沉默不语……显然昨晚的人,是冲着女儿来的。普通采花贼自然不敢采官宦人家的女儿,而江洋大盗,消息又是极其灵通的,怎么敢动要加入皇家的姑娘?

    “老爷”,容忠递了手中的一张纸给容将军,“这是老张一早而开门打扫的时候,在门口匾额上发现的。奴才让人拿了下来,您看看……”

    容将军接了字条,之间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容狗,三年前你坏我们兄弟财路,如今让你女儿来还,爷们儿会好好疼她。

    三年前……坏财路……

    难道是……毒蜂会的人?

    三年前,雷国边境有一个专门偷风国女子倒卖的组织,他和翎王设计一举抓获了他们的几大头目,瓦解了毒蜂会。除此之外,三年前也就没有什么坏人财路的事了。

    难道是毒蜂会的残余来报仇?

    容将军眉头紧锁,道:“那一身便服来,咱们去报官。”

    若真是毒蜂会的人……

    容卿简直不敢想下去!那些人穷凶极恶,根本没有什么良知可言。之前倒卖风国女子的时候,见到漂亮的,每每都会先糟蹋了再卖。

    “老爷,可是……毕竟小姐后天就要与宸王大婚了,这事儿如果传出去……”忠伯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