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十九章:飞来横祸

正文 第十九章:飞来横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多谢小姐。只是大喜在即,奴婢卑贱,不敢冒犯小姐闺房。”云裳施了一礼,声音很是利落干练。

    “殿下差奴婢给小姐送了王府里为小姐做的嫁衣,和一些殿下这几日里亲自挑选的首饰。殿下说,希望小姐于大婚之日穿戴。匆匆赶制,还望小姐不嫌弃。”

    “劳烦姑娘了”,容菀汐笑道,“劳姑娘回禀殿下,就说妾身喜欢得很,欢欢喜喜地收下了。”

    “是。”云裳应了一声。

    容菀汐对她如此客气,却也未见这位云裳姑娘有什么愧不敢当之意,始终不卑不亢的。看来这位云裳姑娘,在宸王面前是很得脸的。

    但容菀汐也没有打听的心思,反正嫁过去之后,王府中的情况她自是会弄清楚的,不急在这一刻。

    示意初夏打赏,道:“劳烦姑娘们跑这一趟,请姑娘们喝茶。”

    “奴婢谢小姐赏。”云裳也不扭捏,而是很自然地接了。

    容菀汐却并未觉得她贪财,而是看出了,宸王平日里一定常常派遣她做事,她这是受打赏受得习惯了。不然不可能眼睛都没像那钱袋里扫一下。

    初夏打赏了云裳,和知秋一起,将小丫鬟手里的托盘接了。

    回屋看着这嫁衣,两个小丫头感叹起来。

    “到底是王府里的东西啊!初夏姐姐,你看针脚做工,多好啊!可是比公主们的衣服还好看呢!”

    “说得就像你见过公主似的!你这没见识的,难道我们将军府的东西就差吗?赵婶婶年轻的时候,可是祁水一带最有名的绣娘呢!”

    容菀汐是愿意听她们两个斗嘴的,让人觉着岁月静好。

    可是这俩小丫头今天却很出息,居然不斗个你死我活了。而是几乎同时问道:“小姐不试一下吗?”

    容菀汐没这个心思,只道:“我瞧着是极好的,就不用试了。反正即便不合身,也是要穿的。”

    和宸王的约定,她可没忘记。她总不能在这种小事情上输了一局。对于这场不似成婚的成婚,她没有期待、没有忐忑,时至今日,也知道抗拒无果。只是一件必须完成的事情而已,只要完成就可以了,自然不必太在意其中的过程,更何况是这些嫁衣首饰等点缀之物?

    容家父女行事低调,将军府里的奴仆们,只是够用就好,并不为充排场而置办太多。

    白日里将军府就从未有喧闹之时,到了晚上,便是越发的静谧。

    三个身手矫捷、身材魁梧的黑衣人,从将军府的后院墙偷偷潜入府中。按照事先记下来的地图,一路悄无声息地到了容将军的寝房院外。

    两人留在院墙内,一人施展轻功,轻轻松松跳了进来。

    容将军戎马半生,近年来虽一直在家休养,但警觉性却并未减退。然而连日来卧病不起,入睡前喝了汤药,睡得自是沉了些。再加上这黑衣人身手实在太轻便,脚步声极轻,几乎是无声息地就到了窗外,以至于容将军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人的到来。

    直到这黑衣人将内里装着“醉梦长”的细芦苇杆伸进窗子的时候,容将军才有所警觉。

    “谁!”一有警觉,便立刻起身。

    一缕味道极其清淡、极其不易察觉的白烟被人迅速吹进了房中。借着月光,容将军已经看到了窗外的人影。抓起架子上的佩剑欲要直接从后窗冲出,去抓这人。却见这人忽然往前门跑来。

    容将军刚刚踹门而出,就见这人趁着门开的空当,冲入了房中。容将军一心要抓住这人,只顾与他拼斗,竟是不慎吸入许多迷香,越发觉得头脑晕沉、视物模糊……拼着一股不屈的性子又拼斗了半晌,最终还力不能敌这迷香的作用,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老爷……”西厢房中,一个小厮听到了打斗的声响,披着衣服,拿着灯笼出来查看。

    显然没想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有功夫点灯笼呢。以至于还没看清楚来人之时、还没来得及惊呼之时,就已经被人一刀封喉!

    “呃……”

    见这小厮闷哼一声,脖颈汩汩地流着血,黑衣人低声道:“找死。”

    也不敢多做停留,将鼻子中的塞鼻用力喷出,便迅速从后院儿翻墙而出。

    三人一起向容家小姐的院子快步而去。来容卿的院子,主要是按照主子的吩咐,将那一截芦苇杆留在院外。还有就是搞定了容将军,能够确保截走容家小姐之时万无一失。

    解决了容府之中最具有危险性的人物,再加上有这迷香的辅助,这三人的行动自然务必顺利。

    一个黑衣人用棉被裹着一个人,从容家府宅最偏僻的后院墙翻墙而出,其余两人,一人紧随其后,看着周围的情况;一人则绕到容家府宅正门去,用匕首将一封书信插在了写有“将军府”三个镀金大字的匾额之上。

    太子坐在郊外别院的小院儿内,未到子时,织星已经抗着他想要见的人进了屋。

    “主人,人带回来了,没有纰漏。”织星复命道。

    太子点点头:“很好。那三个人呢?”

    “属下刚刚已经在树林中解决了,将人送过来,属下就去就地掩埋。”

    “嗯”太子点点头,“退下吧。”

    听着织星在树林中掩埋尸体的声音,太子有些不放心,怕容菀汐会被这声音惊醒似的,捏住了鼻子,又用了些醉梦长给她。出了房门,等到屋里的药效散去,这才进屋。

    此时容菀汐只穿着一身荷色寝衣,隐约可见玲珑有致的娇俏身体。面容暗甜,眉不画而黛、唇不点儿红、精致纤巧的翘鼻如同悬胆一般挂在脸上,更显得小巧的脸蛋儿不盈一握……

    然而太子伸出手去,手却悬在了半空中。

    “真无趣……”太子收回手来,暗念道,“本宫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哪里用得着这种偷偷摸摸的手段?容菀汐,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本宫,让本宫来碰你的。”

    太子如此想着,拂袖起身,竟是再不对容菀汐做冒犯之举。即便他此时有绝佳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