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十八章:大红嫁衣

正文 第十八章:大红嫁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心里已经想着,能弄到这“醉梦长”的配方自然是好,以后也是有用处的。但若弄不到,其实也不要紧,反正也要直接留书信给容卿的。倒也不必太过执着于此。

    不想宋绪却忽然神秘兮兮地说道:“太子殿下,不瞒您说,我这里就有现成儿的‘醉梦长’。其实这东西啊,也不是他们那些粗鄙的人研制出来的,而是从雷国的一个游方老郎中那里长期大量购买的。也是赶巧儿,那天他们干的是大买卖,所以带了不少这东西,都让我搜来了。”

    太子得知自然大喜:“哦?可否给本宫一些?”

    “这是自然,殿下稍后,在下这就去取。”宋绪道。

    不多时,宋绪拿出一个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小瓷瓶,双手奉上:“尽数送与太子殿下。”

    “哎,用不了这么多”,太子道,“本宫只是觉得稀奇,用纸包包一些回去看看就行了。”

    “留在在下这里,也是没什么用处的。侯府中没有极通药理的名医,无法将其用做研究药理之用。”宋绪道。

    太子笑笑:“那好,多谢公子的一番心意。本宫将其交与府上名医,许是会有大用处。”

    其实宋绪手里的醉梦长可不止这一瓶,但是这自然不能让太子知道了。

    又闲说了几句,太子惦记着去安排这件事,也便不耽搁,起身告辞。回到太子府,太子寝房的西墙壁是个暗门,其外有一个置放摆饰的约有五尺高的柜子,机关在柜子的第四排第四列与第五列交界处所对应的、墙壁之上。以柜子上悬着的一把宝剑按了机关,暗门缓缓而开。

    太子将柜子挪出了一人位,进入暗门,又将柜子移回远处。以机关关上暗门,太子寝房中又是一片寂静,毫无异常之处。

    这条暗门里有一条密道,悠长深邃,直通郊外别庄的假山下。假山下有一处地下练武场,以作培养暗卫之用。每年只有一人能活着走出这里,能知道这山上是什么地方,自此成为直接听名于他的影卫。

    太子戴上挂在第二道门外的面具,进入其中。

    “主人。”一个黑衣劲装的女子见门开了,立刻上前来恭敬道。

    太子一抬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免。”

    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随着到假山外去。

    这暗卫所成立三年,织星是第一年里走出的影卫,现在由她来培训这些新挑选上来的影卫备选。

    出了假山,往山后绕去,一片茂密树林之后,是一处清雅的房舍,太子建了,表面上是用来清净读书的,但却是派遣影卫的地方。

    “你选三个人”,进了屋,太子背对着织星,低沉道,“武功不需要有多出挑,但一定要身材壮硕魁梧,看起来像雷国之人。我这里有一些药粉,你给他们。”

    太子并未将药粉直接递给织星,而是讲这一小包药粉直接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还有,你写一封书信出来,要用歪歪扭扭、像是刚学会写字的人的那种粗劣字迹……”

    太子一一吩咐着,织星仔细听着,片刻不敢松懈。

    “这三人……回来后就解决掉。”太子道。

    “是。”织星应道。

    太子挥挥手:“去准备吧,三日之后、也就是五月初五那晚行动。三日之后的子时,来这里向我复命。”

    如果做得太早,也是个麻烦。最恰好的时间便是,临近大婚之前行动,大婚前一日或是前一晚,再将她堂而皇之的扔回来,以表示“享用完了”。

    短短两日的时间,谅容家和老三有再大的本事,也找不到容菀汐的下落……

    容菀汐,一旦失了名节,变成了没人要的弃妇,你不求着本宫让本宫上你,那才是奇事呢……

    这两日洪官媒常来府中与父亲探讨大婚事宜,府上也一件件的一一准备着了。眼见着今日已经五月初五,家里绣娘赶制出的嫁衣一早儿便送了过来。

    容菀汐穿着倒也合身,但却也不能说是十分满意的。

    “小姐穿着可真好看。”家里的老仆赵婶儿道。

    “这几日里大家赶制嫁衣辛苦……”容菀汐说着,示意初夏打赏,“你们拿去打个牙祭也好,也是讨个喜气,莫要推辞。”

    赵婶儿见容菀汐特意打赏,还以为她十分喜欢这嫁衣。千恩万谢地接了打赏,乐呵呵地退下了。

    “小姐,奴婢瞧着这嫁衣不太好看,太俗气了些。就与那些富贵人家的小姐们穿的是一样儿的,哪能体现出咱们小姐的容貌气度来?”

    “短短时日,能赶制出这样精细的嘉逸来,已属不易。左右不过是穿一日的事儿,好不好看也没什么要紧”,容菀汐淡淡道,“收起来吧。”

    “原本小姐可以穿着自己绣的嫁衣美美……”初夏话还没说完,就立刻住了嘴。

    倒是勾起了容菀汐的一个心思来,随着初夏到柜子那边,从中拿出了一件绣了一半的嫁衣。

    红缎夺目、金丝呈祥……

    这原本是她自己绣了,等着嫁给翎哥哥的时候穿的,现在却也用不上了。

    “小姐……”初夏知道自己失言,垂着头,“奴婢多嘴了……”

    “不是你的事”,容菀汐道,“这嫁衣要用别的衣裳护着些,往后咱们久不在府里,别让它染上了灰尘。”

    “是。”初夏乖乖应了句。

    可是……留着又有什么用呢?就如同那些书信一般,见着也不过是徒增伤悲罢了。小姐对翎王殿下情深意重,如此呵护着这段情谊,但却是和她自己过不去呢……

    刚收好了嫁衣,就听门外有家仆在传:“小姐,宸王府来人了。”

    容菀汐迎了出去,不知宸王府来人有何事。

    来的是三个小丫鬟,一个像是管事儿的站在前头儿,另外两个小丫头手里端着两个金托盘。

    “奴婢云裳,见过小姐……”为首的丫鬟道。

    容菀汐见她一张小巧的瓜子脸很是讨喜,眉清目秀的,又见她举止得宜,便知道这是宸王身边的一个主事大丫鬟了。笑道:“姑娘请进来说话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