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十六章:风却不止

正文 第十六章:风却不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宸王看了她半晌,颇有兴味儿地说道:“容菀汐,本王忽然很期待这‘来日方长’……本王也不是那不懂怜香惜玉之人,既然你已经提出了,不如这样吧,本王答应你。但是咱们两个,都稍作些变通。”

    “殿下请讲。”

    “本王不愿意记着这些琐碎的小事,所以无论是你还是本王,咱们俩个之间的奖惩,都要在三日内完成,一件事对应一奖或者一惩,若不践行、过了日子便不作数。免得你攒了几次,忽然在关键时刻当众扫本王的脸面,本王可不想丢人。你觉得这法子怎么样?”

    “殿下的法子,自然是好的。”容菀汐微微笑道。

    “好,那咱们就说定了 。”宸王道。

    明知道这小女子即便不算反将了他一军,也算和他打了个平手,但心里反而有些期待,倒是觉得这种较量很有意思。

    宸王摆摆手:“这几日你乖乖在家呆着,等着本王来娶。”

    “妾身恭送王爷。”

    见宸王上了马车,不多时马车便拐过了街角。容菀汐摇摇头,觉得有些好笑。竟像是小孩子之间的争执,互不吃亏似的。

    宸王是原本是想要用这法子牵制住她,让她做一个听话的人。宸王以为,她为了不再发生刚刚那种被冒犯的举动,一定会小心一些的。她会小心不假,但如果只是自己在小心着,也是一件太憋屈的事情。

    凡是长远的关系,都要讲求一个势均力敌才行,若是一开始就败下阵来,以后只怕要步步被人牵着鼻子走。

    虽说她表面上不愿意忤逆宸王,但心里可从没有表面上表现出的这么恭顺。宸王自然也清楚这一点,这才想要制着她。而最终为什么又没有制服?倒不是因为她的计策有多妙,而只是因为……这位宸王,的确是一个大气有风度的人。

    倘若这件事情放在太子身上,只怕结果会大不一样。

    如果容菀汐知道了此时、就在同一时间,太子在府中是怎样的情况,定然会觉得自己没有冤枉太子。

    太子府,后花园旁的一处小院落。

    太子在屋内来回踱步,脚步不快,却也是半晌未停,一直在想事情。

    秦颖月恭敬侍立在一旁,不敢言语。

    她也知道事情败了。虽说事败的原因并非是她的主意不妙,但谁能保证太子不会迁罪于她?

    边沉默着,已经边在心里想着接下来的主意了。还有六天才是五月初八,六天的时间,太子是不会这么放弃的吧?

    但毕竟时间有限,而且若是失败了,一定没有再重来的机会,所以一定要想得十分稳妥才是。

    太子又踱了几步,总算在圆桌旁坐下。

    秦颖月忙垂首轻步上前去,给太子轻轻捶着肩膀。

    “好在这一次虽说事情失败了,但也没有给本宫招来什么祸端。那些传播得并不算广的谣言,就算太后和父皇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只会以为是民间闲谈。”太子道。

    “殿下只是想要给自己出口气罢了,是再应该不过的事儿,自是会吉人天相的。”秦颖月柔声道。

    “只是还有六天呢,难道本宫就让他们这么顺顺利利的成婚,自此被民间传为佳话?让太后和父皇心里欢喜?”太子道。

    也太便宜了老三。

    主要是那容菀汐,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要被人称为佳话,心里就说不出的不自在。

    今天母后还将他叫到坤宁宫里去,询问了一番。瞧母后的态度,原本是要责问的,但好在他辩解得当,这才没有认为是他故意散步的谣言。但母后也警告了,说莫要惦记着那容家小姐,以后给他选一个好百倍、好千倍的女子为太子妃。

    可若是他能做得妥妥当当的,既出了气,又让父皇和太后挑不出错处来,惦记惦记又有何妨?反正是无伤大体的事情。

    小心是必要的,但也无需小心太过。小心太过,便是窝囊。

    他这个太子做得,已经很窝囊了……

    “太子殿下可有主意了?”见太子思量了半晌,秦颖月问道。

    太子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之前也想了几个,但觉得都不太可行……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主意?本宫瞧着,你像是想出了主意似的。”

    “妾身的主意,和太子殿下的比起来,自然不值得一提”,秦颖月道,“但人常说,智者千虑,也有一失的时候,想来若是殿下恰好没想到这一种,也是有可能的。如此,妾身就卖弄了。”

    “你快说。”太子道。

    “殿下,容将军驻守风国与雷国交界处的边关多年,听闻容将军为人,很是刚正不阿的。只怕容将军在任的这些年里,得罪了不少人吧?妾身听说,那雷国民风好斗,遍地可见野蛮无礼的登徒子。有些人啊,常年在风雷两国的边境做一些倒腾人口的生意,将风国的女子偷回去,卖给本国的男子。”

    秦颖月笑道:“殿下您说,以容将军的性子,这些年是不是挡了许多人的财路?被人记恨在心也是很正常的吧?如今容将军安居京城,周围又没有兵卫把守,若是有人想报仇,是不是很容易?”

    太子听得,顿觉胸中豁然通透了。是啊,若是容菀汐被那些粗蛮之人给劫去了,名节何在?没有了名节,别说是嫁给宸王了,只怕以后连给人做妾的资格都没有了吧?

    那时候若他不嫌弃,表示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愿意将容菀汐收入府中,那容卿不是要感恩戴德的?还能神气什么?

    更何况,放着这么一个失了名节的皇家弃妇在她自家,太后也会觉得碍眼的。若他悄无声息地收到了府中,也算是给父皇和太后解决了一个大难题,父皇和太后一定不会深追究,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有了这主意,还需要什么仅仅给老三戴绿帽子的不痛不痒之举啊?直接就能让容菀汐和老三的婚事成不了!

    这法子可真不错,怎么早没想到呢!

    但是这主意却不比之前的法子简便,这主意可是一个险招,必须要谋划得当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