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十四章:红玉佳人

正文 第十四章:红玉佳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容菀汐没有拒绝宸王要同乘一车的请求,而是略一侧身:“殿下请。”

    宸王轻便地跳上了马车,回身将手递给她,想要拉她上车。但是容菀汐却装作没看见,只是面色平静地、目不斜视地顾自上了马车。

    被容菀汐忽视了,宸王倒也不恼。只是笑着吩咐马夫:“去琳琅阁。”

    “去那里做什么?”容菀汐自然不会以为宸王是想要自己过去。

    琳琅阁是京都城中的一个专卖稀有之物的商铺,与其他的商铺自是不同。没有特定的经营范围,绫罗绸缎、稀有宝钗、精致把玩、罕见摆饰,雷之国的紫金、火之国的血玉、雨之国的七彩珊瑚、云之国的苍山白石……据说各种稀有之物,在那里都能找到。这也是风国国力强盛、商业发达的一个显现之一。

    见容菀汐用眼神询问,风北宸仍旧卖关子:“到了你就知道了。”

    容菀汐也不问下去,而是静等着马车行到该处。左右不过是他又听到了什么稀奇好玩儿的东西,想要过来淘买罢了。

    琳琅阁虽说是京都城中一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方,但却并非位于主街闹市,而是位于次街,与一些青楼花馆、客栈酒肆在一处。

    到了琳琅阁,宸王先下了马车。亲自撩开车帘,仍旧是伸手要将容菀汐扶下来。

    这一次容菀汐没有装作没看见,而是道:“多谢殿下体谅。只是这马车不高,不敢劳动殿下。”

    说着,已经腰身轻移,避开了宸王的手,自己下了马车。

    宸王看了眼自己的手,笑笑,有些讪讪的收回来。这个容菀汐,要不要这么较真儿啊?

    见宸王来了,小伙计忙迎了出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草民拜……”

    “免了,在外头不拘这些虚礼。”

    “嘿嘿……小的多谢殿下!”小伙计应了一声,就引着宸王道,“殿下,您要的东西已经来了。”

    因为做的都是达官贵人、大富之家的生意,这里的伙计倒是闯荡得很,一点儿也不惧怕这些贵人们。当然,前提得是——这位贵人是常客,熟了。若是不知身份的,自然要更恭敬几分。保不齐哪日陛下就微服私访,亲自到此了。

    “哎呦……殿下可来了……”掌柜的从楼上迎了下来,“殿下定的东西已经到了,昨儿采办刚送来的时候,被工部的纪大人瞧到了,可是馋得不得了呢。听闻是宸王殿下您的东西,这才不敢打主意。”

    许是因为上午达官贵人门都在各自衙门里,店里没有客人,容菀汐也觉得自在许多。宸王跟着掌柜的上楼去了,她却在楼下闲转悠。这里果然名不虚传,叫“琳琅阁”,还真是挺对得起这个名字的。

    容菀汐正在看一个质地细腻的三彩瓷,忽听宸王道:“容菀汐,等下再看!你看中什么,本王都买给你,你先上来!”

    容菀汐笑笑,听着这话,还真是对她十足宠爱呢。

    “王妃娘娘真是好福气呀!能得到宸王殿下的这般宠爱,是多少女子几世都修不来的呢!”小伙计在身后奉承道。

    “叫我容小姐就好。”容菀汐淡淡道。

    轻提着罗裙一路上楼,宸王就站在最后一节楼梯上等着她。

    看着这小女子今日穿着淡粉的颜色,映得她的皮肤更白皙了些。衣裙上绣着的百合,在温婉之中,又显出几许淡雅。堕云髻坠在一侧,说不出的婉约动人,又有种遗世独立的清高……

    这果真是个绝美的女子,便是娶回家里做摆设,也是一个赏心悦目的摆设。

    跟着宸王进了二楼一个雅间。屋子不大,里面是一张小圆桌、上面摆着精致的点心、淡淡的清茶。熏香袅袅,沁人心脾。

    “请殿下和娘娘稍候,小的这就去取。”掌柜的道。

    “你买的什么?”容菀汐给了他一句闲聊。

    “等下你就知道了。”宸王又在卖关子。

    容菀汐便不再问下去。

    而宸王得出的结论是——这女人真不解风情。若是身旁其他的莺莺燕燕,现在早就缠着他问个不休了。

    很快,掌柜的便拿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来,道:“昨儿晚上让精巧的工匠连夜赶制出来的,就等着殿下今儿来取了。”

    盒子打开,是一个红色的玉镯。

    这种颜色的玉,容菀汐是第一次见到,但是却一点儿也不诧异。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火之国的血玉了。

    琳琅阁果然神通广大,看来这坊间传言,并非是虚谈。风之国与火之国向来没什么往来,而如今,这火之国的血玉,却真真切切的摆在了他们面前。而且从掌柜的刚才的话中可以听出,似乎在琳琅阁里看到这种东西,所有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

    宸王满意地点点头,道;“本王就知道杨掌柜办事最为稳妥。”

    杨掌柜笑道:“都是为了殿下满意。”

    宸王将玉镯拿了出来,对容菀汐道:“手给我。”

    容菀汐看了这玉镯,便不将手递过去,而是问道:“殿下是想要将这玉镯送给臣女么?”

    “你我就要成亲了,本王还没有送过什么东西给你,想来也是不妥。”

    容菀汐起身,施了一礼:“臣女多谢殿下记挂。”

    “手。”宸王道。

    容菀汐却是双手捧起,做接东西状:“臣女多谢殿下恩赏。”

    宸王笑笑,将玉镯直接放在她手心,顺了她的意。

    “你不是看中了楼下的三彩花瓶?我们再去选选,你都喜欢什么,买来了一并放在你的房间里。”宸王道。

    “臣女只是看看而已”,容菀汐跟着宸王出门下楼,边道,“不敢让殿下破费。”

    “无妨”,宸王笑道,“好歹是娶媳妇儿,花费一些是应该的。”

    宸王要在楼下挑些东西,但容菀汐却是不选。宸王也不介意,由着自己的眼光挑选了几件摆饰。

    出了琳琅阁,宸王很自然地上了容家马车,容菀汐也跟了上去。

    马车中,却是将手中一直握着的玉镯递给了宸王:“殿下这礼物,原本不是给臣女的,臣女不愿夺他人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