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十三章:面见贵妃

正文 第十三章:面见贵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容菀汐觉得这慵懒的声音,倒是和第一次见到宸王时听到的声音有些相像。

    “回娘娘,是臣女为娘娘做的玫瑰糕”,容菀汐道,“臣女不知娘娘的口味儿,味儿轻味儿淡的,各做了些,还望娘娘不弃。”

    皇贵妃略扬脸,一旁的贴身宫女儿锦玉边上前接了。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容菀汐应了声“是”,抬起头来,却仍旧垂眸,不敢冒犯皇贵妃。

    皇贵妃打量了半晌:“的确是个美人胚子,难怪让太子惦记了这许多年,便是你已许配了人家,他还是如此不死心。”

    容菀汐施了一礼,并不否认,却也不承认。只是平平稳稳地说道:“三年前太子殿下曾经向父亲求娶臣女,这事儿臣女是知道的,但是父亲已经拒绝了太子殿下。臣女殿下一直在深闺中,鲜少出门,且太子殿下是国之储君,自是不会过分在意臣女这一小女子的。臣女与太子殿下,之后便再无关联了。”

    “你深居简出,这一点本宫是清楚的”,皇贵妃道,“只是太子殿下在不在意你,朝中、民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容菀汐,太子殿下对你如此痴情,你心里,是有几分感激的吧?毕竟是女子,谁人不喜欢长情之人呢?”

    皇贵妃的声音不紧不慢的,未见丝毫怒意,听着反而还有几分慈爱的笑音。但容菀汐却不敢掉以轻心,而是屈膝行礼。声音不高,温婉得宜:“臣女不瞒娘娘,其实在面见太后之时,太后也向臣女提起了太子。”

    “而且……想必娘娘也知道了臣女父亲的事。臣女是这一阵子,才知道太子殿下对臣女之意,许是殿下忽然想起了臣女。但臣女知道了,便全当做不知。臣女愚见,一直觉得,心静,便万物皆静。”

    皇贵妃看了容菀汐半晌,心里对她所说的“心静,则万物皆静”,是很赞许的。因为这也是她在宫里多年遵循的处世之道。只是有时候世事纷扰,却也不容得你静下去。

    “所以说……哪怕太子到了你的府中、到了你的闺房前,你也是不见的了?”皇贵妃微微笑着,直接问道。

    “倘若有一日,太子真的到府中想要见臣女,父亲就算拼了命去,也不会让地太子殿下到得臣女闺房前的。”容菀汐的声音很轻,但却透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其实皇贵妃本不是如此咄咄逼人之人,但此时容菀汐越是应对得当,她就反而越想要考考这个儿媳。这是她儿子的正妃,自是要比寻常女子多一些胆色视见的。她很想要看看容菀汐的胆色和识见。

    “可是本宫怎么听说,就在三天前,太子已经去了你府上呢?”皇贵妃道。

    “这事臣女也听父亲说起了”,容菀汐很坦然地回道,“因着父亲在病中,太子殿下不仅亲自登门道贺,还送了一只人参给父亲。因着太子殿下说,这人参是他身为宸王殿下的兄长,代殿下送给父亲的,父亲便不好不收。”

    皇贵妃看着应对从容的容菀汐,觉得她的确是很聪明的。既说了实情,很是诚恳;却也表明了他们一家心向宸王,因为太子说是代宸王而送,所以才说的。这便堵住了接下来她可能出口的问题。

    一旦听到容将军收了太子的人参,若她有意刁难,就一定会问,“看来你父亲对太子也不差”。

    如此轻易的几句言语,却有四两拨千斤之效。

    “怎么是听父亲说的呢?你没在家吗?”皇贵妃温然问道。

    “是……”容菀汐说着,忽而跪地道,“臣女有罪,请娘娘恕罪。”

    “哦?何罪之有?”

    “臣女……臣女是未出阁的女子,却自己去了官媒所,许是丢了宸王殿下的颜面。”容菀汐道。

    皇贵妃只听人禀报了传言中的太子和容菀汐的事情,却并未听人禀报这官媒所的事。一时听到了,的确是有些惊讶的。但却只是秀美微微蹙了一下,便仍旧平平地问道:“怎么自己去官媒所了?”

    “因着父亲病了,臣女不想父亲劳累,便自己去了”,容菀汐道,“就是在臣女在官媒所的时候,太子殿下才去臣女府中的。臣女在官媒所中耽搁了好久,又带着丫头在集市上买了些衣裳首饰,及至晚膳十分才回家的。”

    皇贵妃听了容菀汐的话,看着她,已然知道了她去官媒所的用意。

    虽说容菀汐做出了如此大胆的举动,但到底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节,也是情有可原。而且,她如此做,也是保全了宸儿的名节。

    皇贵妃缓缓起身,扶起了她。

    “好了,你也是一片孝心,这一次的事情,本宫就不责怪你了”,皇贵妃扶着她的手道,“但是以后,言行上还是要注意一些。”

    见皇贵妃不再问太子一事,容菀汐就知道,即便没有明说,这事儿也已经过去了。

    皇贵妃又说了些关切和嘱咐之语,也告诉了她宸王的喜好,有些乏了,这才让她出宫去。

    容菀汐知道皇贵妃的慈母之心,心里对她是很敬重的。但是这敬重,却也只能埋在心里而已,不能被这一份对慈母之心的敬重而模糊了头脑。

    今日她做了维护宸王的事,皇贵妃才会对她如此;而若是明日她做了宸王名声的事,那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容菀汐拜别了皇贵妃,带着初夏往北宫门走去。

    到了门口儿,刚上踏上马车之时,忽听得身后有人喊道:“容菀汐……”

    他笑着跑来,道:“你的脚程够快的!本王只是和母妃说一会儿话的功夫,你就走到这儿了。”

    容菀汐听得他也在皇贵妃宫中,却并未问什么,而是下了马车,轻施一礼,淡淡道:“臣女拜见殿下……殿下有什么事儿吗?”

    “我没乘马车来,与你同行吧。”宸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