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 正文 第十二章:又败一局

正文 第十二章:又败一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说。”太子急切道。

    “奴才打听过了,是……是……是未时四刻里进去的,申时一刻里出来的。正好儿……是咱们在将军府的时候。”

    太子点点头:“安排传出去的消息,都收回来了?”

    “奴才已经告诉他们别再传了。但……多少还是有些人听到了吧?”张福海道。

    太子脸色阴沉:“滚下去,真是群饭桶!”

    “是是是……奴才这就滚……”张福海忙应了一声,连滚带爬的出去了。

    居然又被容菀汐给摆了一道, 只是一个小女子而已,怎么就这么难搞定?

    “张福海,滚回来!”忽然扬声叫住了已经“滚”到院子里的张福海。

    “是!”张福海立刻跑回来。

    “你去,带上几个心腹盯着些。一旦有人谈论本宫和容小姐的事情,立刻给本宫摆平,绝不能让他们再传,明白么?”太子吩咐道。

    “是是是……”张福海又连声应了退下了。

    虽然太子收势比较及时,但这传出去的消息,岂能是说收回,就立刻全都收回的?

    集市上的人那么多,风国国风开明,对百姓们的言论不会严加管制,百姓们谈论时局、谈论王子公主们,也是常有的事儿。以至于这消息,两三日的功夫,到底还是流传了出来。

    这日一早儿,宫里就来了消息,说皇贵妃请小姐入宫觐见。

    容菀汐一听是宸王的生母沈皇贵妃来传,却并不诧异。当听到太子放出的谣言已经散步了些时,就知道了会有今日之事。

    即便这消息传得不算恣肆,但天下事,尤其是这都城里的事儿,只要宫里的人肯留心,也是能轻轻松松就掌握个清楚的。

    容菀汐换了一身淡粉色的罗裙,带了些昨日就准备好的亲手做的点心,带着初夏进了宫。

    “小姐穿上这身淡粉色,真是漂亮”,马车里,初夏笑道,“显得小姐可温柔了呢!”

    “你这丫头就知道哄我。”容菀汐笑笑。

    估计皇贵妃也会喜欢的。皇贵妃沈瑶敏,是太傅沈大人的女儿,知书达理、温柔端庄,她会喜欢一个温婉的儿媳的。

    在容菀汐的马车之前,已经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北宫门。

    但马夫并未在这儿等着,而是得了主人的吩咐,赶着马车回府去了。

    宸王一路去了母妃的漪澜宫,见了母妃,拜道:“儿臣来给母妃请安。”

    皇贵妃正坐在里屋的小桌旁绣花,听了这声音,忙放下手中的刺绣。

    她去年刚刚过了四十岁寿辰,但却仍旧容颜姣好,看起来竟如同一个三十出头儿的美妇人一般。

    岁月没有在这张美丽的面容上过分刻下足迹,但宫里二十余载的沉浮,却全都积淀在了通身气度上。凝练成了一种温婉沉稳、波澜不惊的气度。一颦一笑间,又有身为宫中美妇特有的娇然仪态。便是宫里的一些正值青春的年轻妃嫔,见了她的容颜和韵味,也只有望而兴叹的份儿。

    在宫中的处变不惊,恬淡悠然,在她儿子的面前,却是未有显露。而是一路快步出了里屋,笑容已爬上面颊。扶起了她的儿子,慈爱道:“你这孩子,多久才过来一次。在外头儿逍遥快活,怕是要把母妃给忘了吧?”

    “哪儿能呢?”宸王笑道,“儿臣天天记挂着母妃,只是怕扰了母妃的清净,所以才不到宫里来。而且儿臣已经是已成年的皇子了,总往父皇的后宫里跑,也是不妥当。”

    宸王说的却不是哄母妃开心的话,而是真真正正的顾虑。他知道母妃思念他,他自然也是思念母妃的。只是宫规严苛,宫中有心之人又这么多。他不能常伴母亲身边,自然要仔细着些,不要给母亲招祸。免得自己在宫外,欲救而不及。

    皇贵妃笑道:“是这个理儿……来,尝尝母妃宫里新做的点心。”

    “母妃今天传了您的未来儿媳妇儿进宫吧?”宸王边跟着母亲,边问道。

    “这事你也知道?”皇贵妃道,“你的消息怎么如此灵通?一早儿才发生的事儿。”

    “只是恰巧而已”,宸王接了点心,道,“原本儿臣是想要约见容家小姐的,派了小厮去传。小钧很机灵,刚出门,就看到有传旨的太监往将军府去了,儿臣这才知道的。”

    皇贵妃听此,觉得儿子对太子和容家小姐的事情并在意,不免有些担忧:“宸儿,母妃知你身边从不缺美丽的女子。这倒不是什么大过错,只是注意有个节制就行了。可千万不能因身边女子众多,而对自己正妃的名节都不在意。你可以不喜欢她,但你绝对不能因此而纵容她的不贞洁,明白么?”

    “母妃是说最近民间的传言么?”宸王道,“那事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就在太子在将军府拜访的时候,儿臣还在集市上看到了容小姐。”

    “哦?”皇贵妃有些诧异。 但只是一个念头儿闪过,便了然了。

    “如此便好”,皇贵妃道,“只是原本母妃也要见见这未过门的儿媳的。”

    “母妃”,宸王忽而笑道,“不如你来考考她,就装作您不知道真相的样子,看看她能如何应对?不是说容小姐是京都第一才女么,难道母妃就不想要看看,她是不是浪得虚名?”

    正说话间,门口儿宫女儿传道:“娘娘,容家小姐到了。”

    “母妃且问着,儿臣去里屋屏风后面等。”宸王道。

    皇贵妃摇头笑笑,也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娶妻娶贤,若是当真是个聪明伶俐的女子,于礼仪本分上也是不会错的。

    容菀汐让初夏在门口儿等,自己提着食盒进了屋。皇贵妃坐在主位上,容菀汐并未抬头去看,始终微垂着首。

    “臣女容氏,拜见娘娘,娘娘万福金安……”容菀汐将食盒放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稽首大礼。

    对容菀汐从一进门儿到现在的言行气度,皇贵妃是很满意的。但面色上毫无表露,半晌,才出了一个平平的声音:“起吧。”

    “谢娘娘。”容菀汐拎着食盒起身。

    “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东西?”皇贵妃问道,声音有些慵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