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正文 第五十五节 燕饮(上)

正文 第五十五节 燕饮(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夜幕将近,刘德审视着眼前的竹简。

    这是张汤送来的报告,是关于辟阳侯审平继今日进入槐市之后举动的报告。

    “这个辟阳侯还挺谨慎的嘛……”刘德随意看了下,审平继的一切举动都很寻常,也没发现他有在某个地方特意停留的异常。

    但刘德一点都不急,就算什么都不做,按照历史发展,马上也会有人出来检举。

    将公文收起来,刘德起身,叫来两个侍女,帮他换上常服,梳理好头发,然后配上长剑,就乘车前往长乐宫。

    刘德到了长乐宫的时候,长乐宫里已经热闹了起来。

    看的出来,为了今晚的家宴,窦太后可谓是费劲了心思。

    刘德只是匆匆一瞥,就见到了好几队的歌姬在各个偏殿中排练。

    他甚至还闻道了高祖刘邦当年留在这长乐宫里的酒窖里的陈年美酒的香味。

    要知道,那批刘邦时期酿造的美酒,一般情况下只会在新君登基或者先帝立庙之时才会被启用的。

    可惜……

    窦太后辛苦一场,终究不过是一场空。

    这一点,刘德在见过便宜老爹之后就已经确信无疑了。

    刘德走进永寿殿,看了一眼已经坐下来的粟姬。

    他走过去,行礼道:“儿子见过母亲……”只是这态度就多少有些生硬了。

    “嗯……”粟姬不无不可的冷冷的应了一声:“你坐……”

    粟姬虽然脾气差,但她并不算蠢。

    在形势渐渐明朗的如今,她算是看出来了,她的那个以前都没怎么放在心里的次子,竟然要逆袭上位,大有可能会被立为储君。

    而之前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长子刘荣却是越发的不得皇帝喜欢。

    这让她顿时慌了神。

    想做些什么弥补之前的裂痕,却又舍不得拉下面子。

    故而,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在粟姬想来,她都给了台阶了,刘德应该感恩戴德的立刻抓住这台阶,然后母子重归于好,令她能借着他日刘德册封为储君的东风,母凭子贵,把薄氏赶下皇后的位子。

    谁知道,下一秒她就看到了令人怒目圆睁的一幕:

    刘德没有回答她,只是径直向前走去,来到了殿前,先是给窦太后请安:“孙儿拜见皇祖母!”

    这不算什么。

    接下来的一幕,才是让粟姬感到恐惧的一幕。

    只见刘德起身后,径直走到了坐在窦太后下首的薄皇后身边,跪在地上,温柔的喊了一声:“儿子刘德拜见母后!”

    薄皇后马上就笑逐颜开的扶着刘德,然后将刘德拉倒她的身边,拉着刘德的手,说起话来了。

    因为距离太远,加之宴会中各种嘈杂的声音混杂,粟姬听不清刘德跟薄皇后在谈些什么。

    但是……

    看着刘德跟薄氏相谈甚欢的样子。

    粟姬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彻底的离她远去了。

    “为什么?”粟姬仿然若失的低语着。

    她倒是想闹,但没那个胆子——没人敢在窦太后面前耍小脾气小性子。

    因为在天子面前耍小性子,最多吃些斥责,看重脸皮的天子不可能真的拉下脸来。

    但窦太后不同。

    窦太后可以不经过天子同意就可将一位妃嫔打人永巷的冷宫中,甚至赐死!

    …………………………………………

    刘德没有去管粟姬到底会怎么想。

    对他而言,粟姬、刘荣都已仁至义尽,再无亏欠。

    跟薄皇后聊了一会,刘德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人儿蹦蹦跳跳的跑到了他身边,笑嘻嘻的道:“刘德表兄……”

    “阿娇表妹!”刘德摸了摸陈阿娇的小脑袋,捏了捏她那张粉嫩嫩的小脸,问道:“长公主姑姑呢?”

    “母亲在后殿跟皇叔说话呢……”陈阿娇道:“皇叔那里一点都不好玩,闷死了,阿娇才跑出来看看表兄来了没有……”陈阿娇数着手指头道:“阿娇都出来看了三次了,表兄才到!”说着就嘟起了小嘴。

    刘德笑嘻嘻的哄道:“是表兄不对,认罚,认罚,过两日表兄就带阿娇去城外玩好不好?我们去打猎!”

    嘴里说着,刘德的心却飘到了后殿之中去了。

    毫无疑问,刘武也不傻,当然会去拉拢刘嫖作为他的后援。

    现在的问题是,刘嫖会站在那个那边?

    刘德想了想,觉得他的这位长公主姑姑多半是会脚踏两只船。

    长安的彻侯们不是私底下流传着一句话吗?

    永远忠于汉天子,谁是天子忠于谁……

    刘德嘴角轻笑一声,回过神拉着陈阿娇的小手,道:“阿娇,快给皇后请安!”

    陈阿娇这才发现了薄皇后,这也不怪她,薄皇后性喜安静,就算是太皇太后在的时候,也常常是一个人坐着,不怎么引人注意。

    “阿娇拜见皇后!”陈阿娇倒还懂些礼貌,盈盈做了个万福。

    薄皇后之前一直在观察刘德跟陈阿娇的互动。

    以一个女人的直觉,她发现,刘德在有意无意的特地亲近陈阿娇。

    “难道说刘德看上这馆陶的女儿了?”薄皇后心里猜测着,虽然陈阿娇年纪小,但是,作为馆陶的爱女,却是很多人都盯着的一个联姻对象。

    刘德有志于太子之位。

    有想要联姻馆陶的想法,也是自然!

    想到这里,薄皇后对陈阿娇的热络了起来:若能借陈阿娇的手跟馆陶联系起来,届时有馆陶在旁边周旋,过继刘德的事情,兴许就容易了。

    而且……

    薄皇后想到,好像馆陶跟粟姬历来就面和心不和。

    想必,若是厚辞重贿,加上一个不错的说客,应当可以让馆陶帮忙。

    到时候,陈阿娇就是自己的儿媳了!

    想到这里,薄皇后的脸上顿时如沐春风,对陈阿娇的态度就像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陈阿娇到底是个孩子,不懂这些,只是,自小娇生惯养的她,对于薄皇后的特意亲近,却并不怎么感冒——她自生下来就是窦太后的心肝,整个世界几乎都在围绕着她转动。

    最后还是刘德帮忙,在旁边哄着陈阿娇,才让陈阿娇对薄皇后的态度改观了一些。

    说来也奇怪,陈阿娇自小娇生惯养,对她献媚讨好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她却似乎对刘德青眼有加,自重生初见以来,她在刘德面前就像个小妹妹一样乖巧。

    这却让刘德稍稍有些惊讶了。

    …………………………………………

    三更完成,俺睡觉觉去了,大家晚安~~~~~

    唔,虽然没上首页,但目前貌似成绩不错,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