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第八百二十二章 这是最好的时代(3)

第八百二十二章 这是最好的时代(3)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次日,各大媒体和网站齐齐放上了统一头版。

    “直击北影节,你想看的男神女神都在这里!”

    “首届北影节盛大开幕,卡梅隆赞中国电影里程碑!”

    “北影节开幕,中外合拍片成关注焦点。”

    “中外巨星齐聚,天坛开幕式流光溢彩。”

    很微妙,也很有默契,没人提及红毯上的掌声,报道方向正确的不得了。各方也乐得平稳,继续着电影盛事。

    九天,近两千人,这么多活动,都忙着呢!

    ……

    “去哪里啊?”

    “回家!”

    “然后呢?”

    “然后上班喽!”

    “不上班行不行?”

    “不上班你养我啊?”

    “喂!”

    “又怎么了?”

    “我养你啊!”

    市区的一家影院内,正在放映周星星回顾系列之一的《喜剧之王》。这部1999年出品的电影,早被内地影迷蹂*躏了千百遍,你明知道它的梗在哪儿,但你要做的就是备好情绪,然后哈哈大笑。

    我们在梳理时光的时候,总会说:永远的周星弛,永远的周闰发,永远的香港电影……但其实,当我们在一个名词前加上永远两个字,它已经成为了过去。

    90分钟的电影不长,眨眼即过。票价50,你可以觉得很贵,也可以觉得很便宜,全凭心中念想。

    当银幕变暗,灯光亮起,没有一个人离开座位。他们都在等,等那个家伙的出现。而过了五分钟,众人仍是望眼欲穿,有人嘀咕道:“到底来不来啊?”

    “肯定来啊,总不能忽悠我们吧。”

    “那人呢,这也太……”

    “哎,来了来了!”

    所有人精神一振,目光追随着一个瘦瘦的身影,从入口到台前。然后他摘掉帽子,露出花白的头发,微微躬身:“大家好,我是周星弛。”

    轰!

    掌声和欢呼声瞬间响起,仿若掀翻屋顶,还有女生捂着脸,忍不住的开始哭。

    “欢迎星爷!”

    待气氛平静,主持人道:“在这样的场合能见到您,实属难得。我相信大家也十分激动,您先给我们讲几句。”

    “呃……”

    周星星站在台上,端着固有的谨慎和慢节奏,操着一口费劲的港普道:“今天非常开心,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还有这么多人来看。我以为能坐一半就很好了,没想到,没想到……谢谢大家,谢谢!”

    “这正是我们多年以来对您的喜爱和支持。”

    主持人接了一句,又问:“星爷是特意来参加北影节的,那除了回顾展,您还安排了哪些行程呢?”

    “呃,接下来还有一个交流论坛,褚青先生也请我去交易市场看看,说是会有收获,我也很感兴趣。”

    “哦?我们知道,很多国内外的优秀电影人都会去交易市场,那您有没有合作计划呢?”

    “暂时,暂时还没有,以后可能会的。”

    “那继《长江七号》到现在,已经三年之久了,我们什么时候会看到您的新作品?”

    “不远了,我们正在拍,但具体的就不便透露了。”

    “那好了,时间有限,我们就聊到这里,希望下次再与大家见面。我们掌声欢送星爷!”

    “哗哗哗!”

    众人比之前还要疯狂。

    有些人就是用来怀念的,虽然他还在努力和奋斗,只是他过去的影子远比现在的白发更加美好。

    而他不去更有影响力的《大话西游》,选择了《喜剧之王》,是因为这片子的版权在自己手里。

    ……

    24日,大雨。

    京城下雨必堵,这是比物理规则还要牛掰的一条定律。今天也不例外,二三四环路堵车也就罢了,连五环也爆肚。

    在机场辅路附近,徐可就坐在车里频频看表。今天是关于“世界合拍电影发展之路研讨”的交流论坛,地点在电影博物馆。

    下午三点开始,现在已经三点零五分了。他瞧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流,无奈的给主办方打了电话,遗憾缺席。

    而在博物馆内,现场却热闹非凡、

    佟岗、卡梅隆、韩三爷、王忠君、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总裁、福克斯电影公司主席、华宜王忠君等等,这十几个重量级大咖,一起组成了今天的讨论团。

    佟岗表示,将中国的内容,用世界上都能理解的形式表达出来,才能吸引世界的目光。

    韩三爷表示,未来的中国电影,一方面是由中国电影人独立拍片;另一方面是广泛吸收全球的技术人员和营销人员共同谋划合拍片,这是我们取得更多成就的一个方式。

    王忠君也说,电影公司间的合作应该是互助,希望外国公司能在发行和渠道上给中国电影以真心的帮助。

    这些都没问题,很贴合主题。

    结果轮到卡梅隆的时候,画风就一落千丈:“我此次来有两个任务,第一是参加电影节,第二是将最新的3D技术介绍给中国电影人。昨晚,我跟褚青先生见了面,中午跟姜闻吃了午饭,晚上还要见张艺某导演,他们对3D技术都非常感兴趣,我也希望与其合作,帮他们拍出更加精美的电影。”

    “……”

    台上的几位咖,台下的众多记者都默默吐槽,听着这么别扭呢!

    卡梅隆在中国的人气非常旺,为了抢到前排座位,提前3、4个小时来占座的人不在少数。这可倒好,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我和我的搭档文斯佩斯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从事3D技术的开发。我一向秉承这个观点,3D技术应该用来分享而不是垄断。中国电影正处于一个特别的时期,市场和院线扩大速度是惊人的,不久就能赶超欧美。而且,中国市场非常欢迎3D电影和数字电影。”

    说到这,有记者终于忍不住了,有点不礼貌的打断:“卡梅隆先生,您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导演,我们的电影产业正在进入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您对中国电影有哪些建议呢?”

    白胡子沙哑的笑了笑,道:“我不认为中国电影有什么缺憾,表演、导演、服装、设计都是一流,只是尖端的技术方面有些缺乏,比如《阿凡达》中的全虚拟布景,可能中国还做不到。我们希望更多的中国电影人可以在特效上与好莱坞进行合作。凡是中国电影,我都会全力支持。”

    得!又特么绕回来了!

    在座的全听明白了,这位就是来卖货的,压根就没诚意。这也是官方和行业最担忧的:好莱坞只惦记中国市场,根本不想合作共进。

    而更可悲的是,在论坛结束后,记者采访到一位国内的制片人。

    这哥们信誓旦旦的表示:“我们完全能做出同样的效果,找卡梅隆团队纯属冤大头,他们价格至少高4倍,不是贵在技术好,而是贵在员工工资上。”

    ……

    京城,影院。

    这家是星美院线的龙头之一,也是本届参展影片的主要放映地。院方辟开了一个600多人的厅,专供展映和交流。

    下午亮相的作品是部纪录片,叫《Samsara》。导演是美国人罗恩弗兰克,他带着团队走进影厅,又看了眼观众席,不禁略微失望。

    如果说文艺片是小众,那纪录片就是偏安一隅。以国内观众的观影趣味,能保持四成的上座率已算成功。

    “哗哗哗!”

    虽然不认识,大家礼貌的给予掌声,可随后,却没有开始的迹象。正疑惑间,忽见入口处又进来一人。

    “哇哦!”

    妥妥的大惊喜,气氛骤然热烈。

    “大家好,我是褚青!”

    他穿着非正式的休闲装,站在台子右侧,道:“在正式放映前,我先介绍一下这部电影的主创人员。导演罗恩弗兰克先生!”

    “摄影朗弗利克!”

    “制片人迈尔斯康纳利!”

    众人一字排开,褚青又道:“今年参展的纪录片有42部,这是我最想给大家推荐的。《Samsara》是藏语发音,就是轮回的意思。弗兰克团队花了5年时间,走了25个国家才完成这部作品。它没有字幕,没有对白,但没关系,你们有眼睛,你们有思想。”

    “轮回在这里的涵义极为广博,比如一部电影的开始与结束,一件产品的诞生与销毁,甚至性与爱,繁华与尘土,都可以叫做轮回。或者说,是一种生命的表达形式。好了,我不多讲,请大家用心去感受。”

    话落,几人在前排就座,灯光暗下,银幕亮起。

    《轮回》的前半部分,是宗教自然、异族文化,后半部分是资本消费和工业社会。70mm的胶片,呈现了让人窒息的画面享受。

    从缅甸蒲甘的古城,到纳米比亚的卡曼斯科,从站在裸男海报前的阿拉伯妇女,到郑*州三全公司的食品生产基地……世间万象,鲜明对比,不断冲击着众人眼球。

    最震撼的是现代篇,着重描绘了各种工厂的流水线作业。

    一头头肥大的母猪被固定住,死了一样的侧躺,七八只小猪抢着去吃奶。一头头奶牛站在钢铁的小栅栏里,身下装着自动吸奶器。还有无数的工人在忙碌,从电熨斗到速冻饺子,再到简单的线路板。

    镜头忽然停在一个小女工的手上。她负责给熨斗缠电线,上个环节的同事似乎慢了一点,传送带没有东西过来。就在这几秒钟的空档,那两只年轻的手在不安份的骚动着。

    “……”

    观众从最初的沉闷,到此刻的专注。这是非常新鲜的观影体验,集体性的无意识,个体的孤独,乃至生命,都可以批量生产。

    褚青看得也很认真,不时跟弗兰克交谈几句。

    203部参展影片,他挑了15部作为重点。平均每天跑两家影院,介绍主创团队,向观众推荐,顺便担当主持。

    在戛纳,每一部竞赛影片的首映礼,雅各布主席都会参加,并且亲自推介。但在北影节,你指望谁来做?

    蔡福超?佟岗?韩三评?那太玄幻了。

    展映和青年电影计划这两项工作,已快占满他的行程,他只希望还能有些富余,好去交易市场转转。

    老实讲,观众在影院看一部纪录片的经验非常少,会困,会无聊,甚至提前离场。今儿就很遗憾,有几对情侣实在忍受不了,选择了离开。

    不过还好,大部分人都看进去了。

    当喇嘛们将那幅独特精致的坛城沙画抹去,一切繁华归于尘土——《轮回》也到了片尾。

    褚青又把主创请上台与大家交流,观众的情绪都很高涨,因为片子确实很好,而且也没有这么大咖的翻译兼主持人。

    等忙完这些,已到了晚饭时间。

    他急匆匆的下楼,在路边买了个超豪华加蛋加肠的十块钱鸡蛋饼,直奔国家会议中心——那里还有一群人在等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