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劝诫
    与元泉的偶遇,就像那天的雨一样,停歇骤逝。

    也许在某天,会忽然地,毫无来由的想起来:哦,那天下了场雨。

    在把学校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踅摸遍后,褚青终于找到个午休的好去处,中戏的图书馆。

    他一直觉着这是很神圣的地儿,活了几十年从没进去过,第一次往里头走,还有点惴惴的。

    “同学,你学生证看一下。”

    褚青直直的就想进门,门口的工作台后面站一女生,不禁出声提醒。

    “啊,不好意思。”

    褚青掏出学生证给她,那女生看了看,没对进修班的设定有所鄙视,就示意他可以进去。

    “那个,请问一下,有没有表演方面的书?”

    女生道:“这方面的书有很多,你要看哪本?”

    “呃……有《演员的自我修养》么?”

    女生查了查借书记录,道:“这书已经借出去了,还没还回来。”

    褚青犯愁,他就知道这么一本周星星力荐的,便问道:“那还有没有类似的,呃,关于表演体系的?”

    女生想了想,道:“有本狄德罗的《论演员的矛盾》,在第五排中间的位置,你可以看一下。”

    这两本书完全是相反的两种体系理论,幸亏褚青不懂,不然还以为这女生跟他有仇,暗算他练逆行的《九阴真经》好走火入魔。

    图书馆这会还是平房,不是后来的五层楼,里面空间也不太大,一列列的书架中间刚够一个瘦子钻过去。

    他找到那本《论演员的矛盾》,又看着旁边还有一本,叫《电影是什么》,顺手拿了下来。随便找个位置,这会人不多,一人可以独占一大张桌子。

    刚坐下,就觉着这椅子的硬度太吊,掀开薄薄的坐垫……他抽了抽眼角,还以为把火车站候车室那种大铁椅子拆下来戳这了。

    要不要这么寒碜啊,没有实木的,你搁俩马扎也比这强啊。

    先翻了翻那本《电影是什么》,瞅瞅目录,什么“被禁用的蒙太奇”,什么“电影现实主义和解放时期的意大利流派”……

    这玩意儿,自己看得下去么?

    直接扔到一边,把《论演员的矛盾》拽到跟前,他不禁叹了口气,这本更差劲,瞅这书皮就没兴趣翻开。

    话说那天范小爷演技暴走后,收工已经大半夜了,抽风一样回宾馆就给他打电话。褚青迷迷糊糊的被吵醒,整整一个多小时,都没说上几句话,就听这丫头自己在哪兴奋。

    褚青也是事后才回过味,当时装模作样的给她分析了一通金锁的心理反应,然后又告诉她想这想那的。

    这些,不都是郝容讲的那什么方法派理论么?

    光听他上课,褚青觉着不着调,但有女朋友这个实例在前,他又觉得,这个好像还有点用的。

    情绪代替这块,他目前还是接受无能,但那什么斯拉夫斯基说的,演员的表演要合乎心理逻辑,这非常赞同。

    简单说,你在路上看着一个陌生人,或是看着一个熟人,或者干脆看着一只老虎。

    这三种反应,表演出来都要符合逻辑。因为你看到人和看到老虎,肯定是不一样的,得揣摩它们的区别,不能凭空想象,而要尽量贴合一个正常人的正常反应。

    这个理论,他觉着很有意思。

    郝容课上其实已经讲很多了,他还是感觉不够,就想自己跑图书馆找找相关的书。

    可惜结果很悲催……

    他实在看不下去!学渣这种天外寄生的黑科技,无论重生几世,都会牢牢霸占着你的内心,欲仙欲死。

    无聊的摆弄了一会这两本书,终于放弃。

    算了,还是找本《水浒传》看,当然,要是能有本《水浒外传之西门庆传奇》那就更好了。

    大体上,这里除了椅子太硬之外,褚青还是很满意的。环境安静,地面整洁,有很多报纸杂志和漂亮妹子,困了还能趴桌上眯一觉。要是带壶茶水和干粮,一泡能泡一天。

    图书馆,果然是很神圣的地方。

    …………

    “李奶奶,您吃这个。”

    范小爷掰开一瓣橙子递过去。

    这几个橙子还是她前天买的,一直扔宾馆没空吃,今儿总算想起来,就带到了片场。又没有刀,只得先啃掉块皮,再费劲掰开。

    李名启岁数大,对酸甜的东西差劲,吃了一瓣就歇了,笑道:“你刚才那戏演的好,真是长进了。”

    范小爷嘻嘻一笑,道:“怎么个好法,您说说,我爱听。”

    老太太故意白了她一眼,道:“当演员啊,就怕大众化。你现在就有点自己那个味道了,不过你得保持住,不能退步。”

    范小爷似懂非懂,默默拿起橙子继续掰。

    “对了,那小子现在干嘛呢?就没看着他几回。”李名启忽问。

    这三人组现在同时出现的机会可少,褚青不像第一部时还兼任杂工,见天在组里泡着。老太太的戏都是在宫里,一直在大观园里面转悠。

    像容嬷嬷这种深宫老嬷,跟外面的花花世界压根没交集,自然看不着柳青这般安静的江湖美男子。

    “上学呢呗,人家忙着呢,我都好几天没见着了。”

    那橙子一瓣瓣被掰的奇形怪状,范小爷用那俩小板牙,跟小兔子似的从左往右先啃一溜,再掉头重来一遍,基本就清了。

    丫头跟剧组人处的都不错,跟赵微、林心茹几个女生关系更好,最近又多了个王燕,平时嘻嘻哈哈的,但真要有事还是愿意找李名启。老太太就像自家长辈,什么心里话都能说,还能得到开解。

    “上学好啊!我就是岁数大了,不然也想跟着去见识见识。”李名启道。

    范小爷啃完了一瓣,又开始啃第二瓣,问道:“哎李奶奶,您年轻时候是在哪念的书?”

    老太太似被提到了得意事,哈哈笑道:“你别看我一脸褶子,我当姑娘的时候,学的可是美声,我老师可是苏联那边请过来的。后来就升到了中央乐团,再后来又到了话剧团,这么着就稀里糊涂演上戏了。”

    “哈?”范小爷一脸被惊到,老太太的资历原来这么碉堡呢!

    “他那学上得怎么样?”李奶奶又问。

    “我也不知道啊,瞅着还行。”

    “我说丫头,你得看着他点,咱交了好几大千学费,不能上哪玩闹去了。你俩又不像以前成天在一块,现在那小子自己混,容易出事!”

    范小爷眨眨眼睛,没反应过来,道:“出,出什么事?”

    老太太很有点为老不尊的气质,半开玩笑半告诫:“你想啊!那什么地方,中戏啊!漂亮小姑娘就跟割韭菜似的,一茬一茬的。万一他被哪个小妖精勾搭去了,你哭都来不及!”

    范小爷一摔橙子皮,道:“他敢!”但马上又发现自己的反应太不对劲,变得低眉顺眼的,道:“他爱勾搭去就勾搭去,跟我有啥关系?”

    李奶奶沙哑一笑,忽地小声道:“丫头你跟我说实话,你俩是不处上了?”

    这要换个人问,范小爷准保死不承认,但在这老太太跟前,她不想撒谎,又不想明说,低声道:“您哪看出来的?”

    “哎呦喂!”李奶奶夸张的感叹一声,道:“你当别人都瞎啊!你俩那腻腻歪歪的劲儿,谁看不出来?每回一去会宾楼那边拍戏,瞅把你乐的,我没去我都知道。”

    范小爷还想坚持一下,辩驳道:“咱俩……咱俩拍第一部时候就这样啊!”

    李名启都懒得理她了,正了正语气,道:“我跟你说这个啥意思呢,你俩要是在一起,我看着都高兴。但这毕竟是剧组,你俩平时还是收敛着点,影响不好。”

    丫头瞬间炸毛,道:“我哪影响不好了!管他们什么事?谁在哪嚼舌头了?”

    “你别急啊!”老太太拍拍她小手,道:“这剧组里啊,有那么几对看上眼的,都是常事。但不能太高调,大家都拍戏呢,你在这卿卿我我的,人不看你看谁?”

    她喘了口气,又道:“这不是你影响不影响别人的问题,在这个环境里,发生这种事,就是对大家的影响。”

    “你们俩,也确实太明显了点,人家嘴上不说,心里不知道咋合计呢。”

    “你现在合同还搁台湾呢,我听说那边的公司管得特严,都不许人找对象,你这事儿公司知道么?”

    范小爷被她这一连串说的有点蒙。

    她正是热恋期,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想,晕晕乎乎的陷在自己的爱情里。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儿要考虑,特别是老太太说的公司的问题。

    除了韩国那边的经纪公司太过变*态之外,港台和内地的公司相对较松泛,一般不会把“不许谈恋爱”这种违法条款写进合同,都是口头协定。

    但即便是口头协定,艺人如果真违反了,也轻则训斥,重则雪藏。除非上位变成大咖,才有一定的自主权。

    范小爷毕竟只是个小姑娘,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心中慌乱。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当天收工,回到宾馆。

    “兵兵,早点睡啊!别老打电话!”

    “就是啊,我在隔壁都听到了!”

    还珠三朵花的房间都挨着,赵微和林心茹一唱一和的逗她,说完马上钻进屋,光把外套脱了就扑上床,抓紧一切时间补觉。

    范小爷笑了笑,刚想开门进去,就听“哒哒哒”的鞋跟点地。

    她一怔,全组就一人穿高跟鞋的,光听这走路声就知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