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日常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日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如果一生可以用分割线来表示,那褚青觉得自己的分割线一定是被两个月两个月隔断开的。

    他自重生来,到拍《小武》,是两个月的时间;《小武》的拍摄,也是两个月;《苏州河》的拍摄,还是两个月;《苏州河》拍完到现在,又是两个月过去了。

    只不过这两个月跟拍《小武》之前不同,那时迷茫,惶恐,甚至想到回东北老家去种地。

    现在却不一样,他有爱着的电影,也有爱着的丫头,这让他感到充实饱满,而且怀有希望。

    琼遥奶奶在京城待了一个礼拜,敲定了第二部所有主要演员之后才离开。

    第一部的原班人马保持不变,新加入的演员也和历史完全一样。王燕当然是演晴儿,后来香消玉殒的刘丹依然演香妃,箫剑则是由唐马儒,啊不是,是朱虹嘉扮演。

    琼遥急忙忙回去台北写剧本,那可是四十八集的剧本,就算通篇灌水,也得写好久。等到还珠二开拍,怎么也得到九月份了。

    所以褚青又闲下来了。

    他把那套修鞋工具处理掉了,哪会是为了赚些钱生活,现在存折里有了两万块打底,还有部片约在身,再去拎个大木箱子满街乱窜给人修鞋,那不是搞行为艺术,就是在装逼。

    褚青把原来的房子退了,搬到了范小爷的那个老小区,房租也是每月七百。不过不在一个单元里,隔着一栋楼,走上百十米就能到她家。

    他住的是六楼,比女盆友的还高一层,其实他很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多是些老人家在这住着,麻木且习惯的延续着最后那么一点生命。他喜欢的是那种四合院,几家人凑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打孩子骂老公,添米买柴,家长里短,市井自在。

    但为了方便照顾女盆友,也只好忍了。其实这些都是次要的,褚青最不能忍的就是,在他搬进去的第三天,五楼,许是一个东北过来的住户,很诡异的在楼道里摆了个大水缸,可能留着腌酸菜的。本来就窄的通道,被堵的仅剩一点缝隙。

    亏得褚青瘦,溜边还能挤过去,这要是换了范小爷,分分钟卡在哪。

    只是在这住了一段时间后,他的生活作息似乎也变得跟那些老人家一样,单调且习惯。每天早上跑完步回来,顺道拐到早市买菜,然后回家冲个澡,就拎着菜去范小爷家。

    现在俩人都有对方家里的钥匙,褚青连门都不用敲。通常这个时间,丫头还赖在被窝里睡懒觉,褚青就轻手轻脚的做好早饭,然后叫她起来吃。

    俩人相处的和谐而亲密,但都没想着同*居这回事,丫头毕竟还太小,褚青暂时也接受不能。

    白天的时候,褚青就写写字,跟她逛逛街,晚上偶尔在外面吃,通常都是在家里做。

    这种日子,让他满足。

    说起范小爷,这丫头保持着一贯的郁闷,就是因为那个该死的经纪公司。

    自签约来,那公司一共给她接了三部剧,《达摩传奇》、还珠二,在这两部之间,还有一部叫《乡野传奇之大黑蛾》。

    虽然都是配角,但前面那两个起码还很正常,后面听着就很便秘的那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褚青一开始还以为是乡村爱情故事那类的,一问才知道,居然是部神怪剧,也是台湾公司出品的。

    好,这剧全称叫《聊斋怪谈之乡野传奇之大黑蛾》……

    为了这部剧,范小爷在外面待了近一个月。她在里面演其中一个故事,叫虎妞,还是个驱鬼师,最后跟一个男人相爱相杀。故事没啥特别,就是里面有场戏,是她被恶鬼上身,然后凶相毕露。

    当时她的妆容是:脸上扑着惨白的粉,眉毛都是白的,然后是乌黑的眼袋,嘴里还装着两颗齁假齁假的僵尸牙,还要龇牙咧嘴的嘶吼一番。

    拍完这个,小丫头整个人都不好了,腻在褚青怀里哭诉了好半天,可见阴影之大。

    “丑死啦!丑死啦!”范小爷自打回到家就一直哭丧着脸。

    “好了好了,不都拍完了么?”

    褚青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样的黑历史,又是好笑又是好笑,只得细心安慰。他捏了捏丫头的脸蛋,许是心理和生理都备受打击,这一趟跑出去拍完戏,居然瘦了许多。

    范小爷道:“这部是拍完了,那万一他们还让我拍这样的戏咋办?”

    褚青怔了怔,她说的挺对的,公司给安排的戏,若是明摆着不演,那妥妥的被雪藏。

    没等他说话,丫头又抱怨道:“演的丑也就算了,还赚不到多少钱。”

    随着还珠在台湾热播,她演的金锁也算小有名气,但琼遥经纪公司的重心肯定放在赵微身上,全心力捧,她这种边边角角的小丫鬟也就是每年随便接两部戏打发了。

    丫头现在的片酬和赵微刚拍还珠时差不多,也许能高一点点,每集大概三四千块左右,但本来戏份就少,还要被公司抽红,拿到自己手里的也就没剩多少了。

    就像这部大黑蛾,她最终到手的酬劳还不到一万块。

    关于财产方面的事,范小爷不知是真傻还是信任他,什么都说,毫不隐瞒。连她存折上有几毛零钱,褚青都知道。

    前阵子正在拍《苏州河》,顾不上这档子事。现在她这么一委屈,褚青也觉着经纪公司这事不能再这么拖着了,他就专门跑了趟程老头家咨询一下。

    话说他虽然早知道程老头是个教授,但具体是啥专业,还是前不久黄颖跟他闲聊时提了一嘴。老头年轻时在京城政法大学上的学,后来留校任教,鼓捣出不少成绩。就算比不上那些享受特殊津贴的大咖,至少在学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牛人。

    程老头主攻民法,对经济法也颇有研究。好,有那么一瞬间,褚青觉着这老头才是主角。

    甚至如果不是他年纪太大,褚青都想请他当自己经纪人了,还开玩笑的提了几句,老头也开玩笑的拒绝,不过答应以后有合约上的问题,尽管可以来问他。

    程老头听完来意,开口问:“也就是说她签约的时候还没成年?”

    褚青道:“嗯,对。”

    “那合同上有她爸爸妈妈签字么?”

    褚青想了想,道:“应该是没有。”

    程老头点点头,道:“那就好办了,你打这官司,不用多花一分钱,就是磨叽点。”

    褚青问:“怎么个磨叽?”

    程老头道:“如果你们能拿点违约金呢,不管多少,好歹能讨价还价,总能达成个庭外和解,这样时间相对就短点。要是你们不想拿钱,那一切都得按程序来,那诉讼的时间可就长了,拖个一年半年都没准。”

    “这个……”

    褚青琢磨着这可是大事,还得跟丫头商量商量,甚至光跟她商量还不够,还得找她爸爸妈妈谈一谈。

    …………

    对解约这件事,范小爷一直很犹豫。

    她纵然对公司的做法很不爽,但此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尤其她还算是被琼遥捧红的,翅膀硬了就飞,怕被人说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圈子里的事太复杂,外人看到的东西,有几个一加一等于二的单纯和无辜?

    褚青劝了半天,说你不能因为怕被人议论,就在这委屈自己,何况你跟公司还有七年约呢。等合约一满,你都二十四了,难道要重头开始?

    好说歹说,范小爷总算答应先问问爸爸妈妈的意见。但真让她打电话,立马又怂了。

    最后还是褚青问了她家的号码,帮她打了这个电话。

    范妈妈真的没想到有天能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当他在电话里说“阿姨您好,我是褚青。”她还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人是谁。

    “哦,你,你好。”范妈妈有些呆呆的道。

    褚青其实也挺别扭的,又不得不说,道:“那个,阿姨,我是想跟您说件事,关于兵兵的。”

    范妈妈一激灵,脱口问道:“她怀孕了?”

    “……”

    褚青差点把话筒扔了,这位阿姨的脑洞要不要开得那么大啊,合着您就认准了我跟你闺女同*居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是关于她经纪公司的事儿……”

    褚青唠叨唠叨的把情况一说,没忘了加上程老头那些专业的说法,“情况就是这样,反正我觉得兵兵继续留在那个公司,对她事业没什么帮助,她不敢跟您说,我就帮她问问,阿姨您别见怪。”

    他刚才说那一大堆的时候,范妈妈已经冷静下来,此时道:“没事,青子,阿姨还得谢谢你。兵兵现在手里还有戏么?”

    褚青道:“只有一部还珠二。”

    “什么时候能拍完?”

    “估计也得半年,可能得到明年初了。”

    范妈妈沉吟片刻,道:“我也赞同兵兵跟那个公司解约,但现在还不行,毕竟还拍着人家的戏,这边闹解约,那剧组人得怎么看她?我合计着等这戏拍完,我跟她爸爸去趟京城,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咋办。”

    褚青想了想,倒也稳妥,道:“那就听您的。”

    放下电话,范妈妈坐在沙发上,半响不吭声。

    范爸爸慢悠悠晃了过来,问道:“他打电话来干啥?还说这么半天?”

    范妈妈似乎还在发呆,过了几秒钟才道:“哎老范,你说那小子对咱们家兵兵还真挺上心的啊!”

    范爸爸道:“我早说那小子是个实诚人,你还非得较劲。”

    范妈妈彪悍道:“滚蛋!那可是我亲闺女!不好好考察考察能随便送出去么!”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