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感谢爱情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感谢爱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横店是个镇,它的发迹没什么传奇色彩,只能说是时事造就。

    96年,为了配合谢进的献礼大片《**战争》,横店建了第一个影视拍摄基地——羊城景区。虽然这部扑街巨片毁了老爷子一世英名,却催生了一个日后国内影视拍摄基地的巨无霸。

    随后在97年,陈楷歌拍《荆轲刺秦王》,又在这造了第二个景区,秦王宫。

    有这两位一线大导打底,让当地的横店集团起了跨界的心思。今年,又计划投资建造香港街、清明上河图和明清宫苑三个景区。

    其中的明清宫苑包括宫殿庭宇和民宅胡同,目前只完成建造一部分,《菩提达摩传奇》剧组就正在这里拍戏。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部南北朝背景的戏要搁在明清胡同里头拍……

    片场里,范小爷正鬼鬼祟祟的窜进一间屋子,床榻上盘腿坐着一个白眉毛白胡子的老头,背后的墙上有一个大大的佛字。

    她走上前伸出手,在老头面前挥了几下,见他闭目不动,自言自语道:“看来他真的睡着了,那这些东西我就一个人独享了。”

    “咔!ok!”那位香港导演喊道,还挥了下手。

    副导演也凑过来大声喊:“盒饭来了,大家快去领,然后休息一个小时!”

    范小爷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那个白胡子老头,也就是演达摩祖师的吕梁伟,走过来笑道:“兵兵,演的不错。”

    “谢谢吕大哥。”范小爷略带恭敬的说道。

    吕梁伟伸手想拍拍她肩膀,见她轻轻往后缩了缩,不自然的晃了下手,改摸了摸假胡子,笑道:“去吃饭。”

    范小爷去领了盒饭,自己跑到片场外面,坐在一栋古时民宅前的石墩上。不远处是在建的工地,因为有剧组在拍,暂时停工,用蓝白隔板围着。

    她打开饭盒,里面一荤一素,青椒肉丝和青椒土豆丝。

    “……”

    她一看就不爽,那个订盒饭的和青椒有仇么?

    再说了,青椒肉丝也能算荤菜?她才不信吕梁伟的饭盒里也是这个。

    这戏的资方是台湾的公司,老板说起来大家也熟,就是曾经琼遥剧的御用男主角林瑞杨,也就是褚青不太喜欢的,长着俩板牙的那位。

    戏里的演员也多来自台湾,内地的较少,像蒋琴琴和李晓冉,这会还都不太出名。全剧分为六个单元,每个单元有五集,范小爷演的就是最后一个单元的一个角色,阿司。

    她把青椒都扒拉到一边,只挑着肉丝吃,偶尔夹点土豆丝。有一搭没一搭的塞进嘴里嚼着,两只眼睛到处乱瞄,很无聊很郁闷的样子。

    同组的那些演员她一个都不认识,唯一知道的就是主演吕梁伟,那还是拜《上海滩》所赐。不过这人对她老有点动手动脚的,范小爷心里不爽,也不敢得罪,只能敬而远之。

    她的戏份不是很多,但跟很多人物都有交集,不能集中的拍。通常都是歇两天拍一场,又歇三天再拍两场。就这么断断续续的,也呆了一个多月了。

    话说这个镇子还处于一种很落后的状态,商业极其不发达,自己偶尔想打点牙祭都没地儿去。没吃的,没玩的,戏又少,又没朋友,连个经纪人或者助理都没有,她就像被遗弃的小孩子,孤零零的丢在这穷乡僻壤。

    但她也如此坚挺的捱了这么长时间。这会总算要拍完离开了,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盒饭里的肉丝很少,几口就吃完了,范小爷咂咂嘴,不禁怀念起褚大爷给她做的回锅肉。

    她本来对回锅肉是不太感冒的,觉着太油太辣,但褚青爱吃,在他用三天一顿的频率喂养下,范小爷居然也爱上这口了。特别是跟他抢来抢去的很热闹,虽然最后往往又变成亲来亲去的,搞得嘴上都油腻腻。

    一想起褚大爷,她撅了撅嘴。

    他们一个在横店,一个在魔都,已经快俩月没见了。褚青那边工作量太大,起早贪黑,下了戏往往累的倒头就睡,所以也没时间联系,这么久俩人只打过一次电话。

    她小小年纪就从家里跑去魔都的演艺学校,再转战到京城,上学、拍戏、生活,一直都是独自一人。自己一路走下来,做的也挺好的,从没觉着有什么压力和孤独感。

    但自从褚青出现,一切都不一样了。这个也仅仅二十出头的男人,照顾她到无微不至,宠她宠到无以复加,在他面前自己可以尽情的玩闹,尽情的放纵,不用戴一点伪装。

    当俩人在一起时,她觉得习以为常,甚至理所当然,但当俩人分开,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不适应了,不适应没有他在生活里的日子。

    范小爷又叹了口气,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给人感觉太成熟了,成熟到呆板。她正是如花的年纪,对爱情充满了浪漫幻想,俩人交往以来,褚青还从没做过什么让她觉得很惊喜的事。

    她甚至感觉俩人就像已经结婚好几年一样,自然,平静,轻松,熟悉,虽然也不错,但心里总会有那么点遗憾。

    这丝遗憾随着土豆丝也被消灭干净,就愈加放大了。

    她用筷子拨弄着仅剩的青椒很是纠结,饭还有一半呢,不吃肯定饿肚子,这里可没地儿找吃的去,但吃……

    呕!

    “你咋不吃?”

    这时,背后有个人问。

    范小爷随口道:“不爱吃呗。”

    说完她一个激灵,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

    她转过头,那个该死的男人就站在背后,笑得轻松无比,像是从古时的民宅里随便踏踏脚,就穿越时空找到她一样。

    范小爷僵硬的站起身,有点反应不过来,磕磕巴巴的问:“你,你怎么来了?”

    褚青的脸上都是细汗,他刚跑了大半个影视城,才找到躲在这里的小丫头。

    他看着她的神情,宛如初见。

    不过这丫头此刻的样子古古怪怪的,画着很浓的妆,两条大辫子耷拉在肩膀上,头发后面还系着一条阿拉伯女人风格的头巾。

    “你演的是哪儿人啊?”他不禁问道。

    范小爷摸了摸假辫子,还原地转了一小圈儿,展示了下身上的服装,笑道:“你说这个啊,这是元纥人的衣服,算少数民族。”

    褚青瞅了瞅她的右边眉角,道:“这里还有只蜜蜂。”

    “什么眼神儿啊,这是蝴蝶!”

    范小爷道:“你还没说呢,你怎么来了?嗯……”

    她身体忽然被拉了过去,不由轻哼一声。

    褚青双手一探,圈住她的腰,然后用力搂到自己怀里,一声不吭紧紧的抱着她。

    “哎呀,洒了洒了。”

    范小爷一手拿着筷子,一手高举着饭盒,生怕菜汤洒出来。

    她失措而茫然,身子似被褚青揉碎了,就露出个小脑袋靠在他肩膀上,只得睁着大眼睛,呆呆的轻问:“你怎么了?”

    “出什么事儿了?”

    “你说话啊。”

    褚青闻着那股熟悉的气息,嘴唇在她的眼角眉梢来回蹭着,低声道:“我没事儿,就是想你了。”

    “……”

    这句话,终于让范小爷变得正常。

    因为她刚才的表现真的很不正常,实在是被褚青的突然出现惊着了,反而显得若无其事起来。这会儿,她似乎回魂了,终于有了个正常的反应,轻轻的推开他,问道:

    “你戏拍完了?”

    “还没。”

    “那你跑过来干嘛?你疯啦?”

    褚青双手捧着她的脸,笑道:“我想你了,我想你了,我想你了。”

    范小爷那双眸子里简直拧得出水来,根本控制不住,或者根本不想控制的嗒嗒掉着眼泪,嘴角却咧得开开的,又哭又笑,小脸显得十分古怪。

    她攥着拳头,一下下的,舍不得用力的捶着他胸口,捶着他肩膀。

    “哼!哼!”

    她锤了好几下,然后哼哼唧唧的一头砸进他怀里,小猪一样的拱着身子,再也不肯出来。

    “你坐火车来的?”

    相思过后,俩人一起坐在那块大石墩上,范小爷问他,手里还拿着那盒盒饭。

    “不是,坐客车,这地儿太偏了,倒了好几趟。”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褚青翻出呼机看了眼时间,咧了咧嘴,道:“我只能待二十分钟。”

    “啊?”

    范小爷嗖地从他怀里直起身,道:“那么急,就不能多待会儿?”

    褚青无奈道:“那就赶不上最后一趟车了。”

    说完见小丫头又有哭的架势,连忙亲了亲她的脸颊,道:“没事没事,我那边就快拍完了,你这边咋样?”

    范小爷道:“我也快了,那我们能不能一起回去?”

    褚青笑道:“我得跟剧组一起啊。”

    范小爷倒没胡闹,只是不爽的撇撇嘴,又问:“你吃饭了没?”

    “没呢,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

    “那正好,你把这青椒吃了,别浪费了。”

    “……”

    …………

    《苏州河》还是没能如愿完成。

    奈安的公司出现周转问题,提供不了后续的拍摄资金。用楼烨的话说,“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但褚青对此嗤之以鼻。

    楼烨从开始筹备这片子的时候,就碎碎念的一直想拍个很碉堡的开头。以那个摄影师的视角,去展现那条脏脏的苏州河,以及在这里度过一生的那些人,然后再配上碎碎念的画外音。

    “看的时间长了,这条河会让你看到一切。看到劳动的人们,看到父亲和孩子,看到孤独,我还曾经在一条船上看到过一个婴儿的降生,看见过一个女孩子从桥上跳下来,看见过一对年轻恋人的尸体被警察从水里拖起来……”

    话说这个摄影师有大段大段的旁白,褚青问找谁来配,楼烨说自己来。他极力向大家展示着自称的那种低沉并富有魅力的声音,以表示自己可以担当重任,但褚青怀疑丫就是为了省钱。

    这个开头,楼烨估算的是三分钟左右,当然这是剪完的,实际拍摄的时间……他打算拍一个礼拜。

    玩闹去!褚青都懒得吐槽。

    这就叫,“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于是,《苏州河》除了这么一点点的镜头和后期制作之外,其余的部分全部完工。

    褚青和周公子本想让出一部分片酬,好支持楼烨完成这片子,被他婉言谢绝。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能因为情分而坏了规矩。何况,做后期需要的资金不是一块两块,俩人的片酬都算上也不够一零头。

    所以他不光拒绝,甚至还很不好意思的表示,以两位演员的表现,片酬还给的太低了。

    临回京城的头天晚上,剧组所有人聚在一个很寒酸的小饭馆里,算是杀青宴。

    褚青难得的喝多了,他其实是很不舍的,这种感觉,拍完《小武》的时候也有,拍完《还珠》的时候就没有。

    他舍不得楼烨,舍不得王玉,舍不得毛晓锐,也舍不得周公子,他们在一起,完成的是一个梦想,不仅是导演的梦想,还是大家的梦想。

    现在人要散了,就像这个梦想也将要散了。

    周公子是很爱喝,也很能喝的,不过她一直在保持着克制,不停的用自己沙哑的声音嘻嘻哈哈,吵吵闹闹,搅合着气氛。

    总体上,这顿饭吃的还算没什么别离之情,江湖再见还是朋友。

    本来都好好的,直到楼烨最后说了一句话,他的文青病又犯了。

    他举着一杯酒,专门敬两位主演,说:“我们都应该感谢你们,感谢爱情。”

    周公子一下子就崩溃了,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