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你会找我么
    (敏感词好多……)

    “一切不会永远,只要我回到阳台上去,这个爱情故事就会继续下去,可是我宁愿一个人闭上眼睛等待下一次爱情。”

    …………

    美美跟那个摄影师在一起,他们在阳台上喝酒聊天,在黑夜中疯狂的做*爱,然后她在天亮时离去。

    但他们都知道,对方并不是自己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爱*人。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马达。

    褚青扒着更衣室的帘子,看里面那个女孩子化妆换衣服。

    这是个将近一分钟的长镜头,周公子挽起头发,戴好金色的假发,脱掉衣服只余胸*罩和内*裤,又穿上美人鱼的红色裙摆……

    在王玉的掌控下,那种散乱与衰艳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等她表演完后,褚青就冲进了更衣室。

    周公子一回头,整了整衣服,道:“你找谁?”

    “我找你。”

    “可我不认识你啊。”

    褚青奇怪道:“我是马达,你不记得了么?”

    周公子翻着一个很鄙视的白眼,道:“我不记得了。”

    褚青拉她的胳膊,道:“你怎么了?”

    周公子挣开,司空见惯道:“行了,下回少喝点。”

    酒老板在外面喊:“美美!”

    “来了!”

    她应了一声,擦身而过时,对褚青道:“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少来!”

    此后,马达每天晚上都会去看美美表演,然后坐在更衣室里给她讲牡丹的故事。

    美美觉得好笑,这种老套的故事,谁会信?

    何况是她。

    但她还是陷进去了,就像个魔咒。

    褚青坐在她对面,用一种随意又痛苦的语气讲着:“然后,我把她绑架了,把她带到一个,一个老楼里……”

    “第二天早上,我带她下楼,她问我值多少钱,我说四十五万,她说她真便宜……”

    “然后她就跑了,一直跑到桥上,然后,然后,她就跳下去了……”

    周公子戴着金色的假发,涂着浓浓的眼影,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然后问道:“你的牡丹长得什么样儿?”

    “两只小辫子,红白格子运动服,黑球鞋,黑裤子,黑背包。”

    “还有呢?”

    “还有就是,她左腿上有一朵牡丹花的图案。”

    周公子裂开鲜艳的红唇笑了笑,道:“像那样的牡丹花满街都有卖的。”

    “你有么?”

    “我没有,我又不是你的牡丹。”

    她低头揉捏着自己的手指,忽地抬起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有呢?”

    褚青摇摇头,眼睛如湖水般平静,道:“我不信。”

    “你不信,想看看么?”

    然后,他们就上床了。

    褚青人生中的第一次床戏,只有这么一个镜头:他压在她身上露出后背,周公子在他耳边不停的喃喃问道:“我是你要找的牡丹么?”

    美美当然不是牡丹,于是马达离开了她,继续寻找着他的牡丹。

    再然后,他终于找到了牡丹,在一家偏僻的便利店里当收银员。两个人靠在一起看苏州河上的夕阳,然后干了一瓶带野牛草的伏特加,开着摩托车一起冲进了河里。

    这场戏,褚青和周公子吃了很多苦头。

    在码头上,下着大雨,褚青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停尸,旁边是个女替身。雨点子砸在他身上,冷到疼痛,身下是湿泞的席子,黏黏的带着毛刺都扎进了肉里。

    美美冲到码头,看着地上躺着的马达,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她霍地转过头,脸上带着惊恐,仿佛世界崩塌的那种惊恐。

    “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当她不相信马达的故事时,她享受这个故事,但她知道这个故事是真的,她一下子就崩溃了。

    她期盼着牡丹那样的爱情,给那个摄影师留了张纸条,写着:“来找我!”

    …………

    清晨,微冷。

    苏州河边,褚青和周公子按照他们的日常,正在晨聊。

    周公子戴着耳机,腰里别着随身听,轻轻的晃着脑袋。褚青瞥了她一眼,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看着它在空中慢慢飘散。

    两个月,《苏州河》的主体镜头全部完成,所有人,包括楼烨都轻松了很多。按照他一开始计划中的进度,能拍完一半就不错了,但由于两位主演太过彪悍,习惯性的一条过,省下不少胶片,也使得进度大大加快。

    这部电影拍到这份上,楼烨真的别无所求了,即便今年不能完成,大把的希望仍然留给了他。

    褚青也很轻松,估摸着也快离开魔都了,一想到这个,就莫名的开心。

    不过,当他看到周公子也华丽丽的吐出个烟圈时,一下子就消沉下来。

    他居然教会了周公子抽烟,固然有她自己愿意的因素在里面,但也让他感到了一种危险。

    怕挨削……

    被各路人马削……

    周公子吐出个烟圈后,很得意的看着他,意思是我还行?

    褚青郁闷,你好好一女神跟我这抽三块钱一包的烟有意思么,自己还不掏钱买,老蹭我的烟……

    他问:“你听啥歌呢?”

    周公子摘下一只耳机,耷拉在脖子上,道:“范小萱的歌。”

    褚青对这个答案很意外,他对范小萱的印象就停留在“左三圈右三圈”那个阶段。

    “你要听么?”她问。

    “听。”

    周公子把那只耳机塞进他耳朵里,里面传来一段很怪异的旋律:

    “天是灰色的,雨是透明的,心是灰色的,我是透明的,爱是盲目的,恋是疯狂的……”

    褚青不由问:“这歌叫啥?”

    周公子道:“自言自语。”

    “你是自由的,我是附属的,她是美好的,我是错误的……”

    褚青对这种风格的歌无感,他喜欢那种“森森太平洋底森森伤心”的流行歌,不过此时此刻听起来也挺有味道的。

    俩人一人戴着一只耳机,安静的听着,直到唱完。

    “你拍完干嘛去?”她忽问道。

    褚青摘下耳机还给她,道:“上学。”

    周公子讶然:“上学?”

    “嗯,中戏的表演进修班。”

    “哦,真好,我读的书就少。”

    “你也可以去啊。”

    “我一直都没时间。”

    褚青点点头,道:“那倒是,你比我红。”

    周公子有点不好意思,羞恼道:“少说风凉话!”

    她这种性格的女孩子,真的非常非常适合做朋友,可以一起玩耍一起忧伤,一起没心没肺。但如果说做女朋友,那就有点承受不起,至少褚青觉得自己承受不起。

    她道:“我可能,我回去有部电视剧的试镜。”

    “什么剧?”

    “名字还不知道,李绍红导演的戏。”

    褚青一听李绍红,心中了然:《大明宫词》。

    也是周公子一飞冲天的开始。

    作为朋友,他觉得自己应该表示点什么,于是学着韩剧里的桥段,单手握拳往下一顿,道:“fighting!”

    “……”

    周公子的神经没来由的抽搐了一下,五官都皱在一起,没办法,他刚才的动作太贱了,贱到让人忍不住想踹上一脚。

    然后她就真的踹了,边踹边骂:“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说话!”

    褚青连续几个闪现没躲过去,拍了拍裤子,道:“我可就这一条裤子。”

    “回去给你买一打!”

    “你回去不拍戏么?”

    周公子忽然就不说话了,褚青撇了撇嘴,这么些日子,他早习惯跟这种文艺青年的相处方式。忽然就像个疯子,忽然就像个傻子,忽然又像个自闭症患者。

    总之,自己抽着烟,淡定的看天上云卷云舒……

    一会,就听她沙哑着嗓子,慢慢道:“如果,如果我走了,你会找我吗?”

    这话不是牡丹说的,也不是美美说的,而是她自己说的。

    她不是开玩笑,很认真的在问。

    褚青弹烟灰的手轻轻一抖,道:“会。”

    “会一直找吗?”

    “……不会。”

    周公子沉默片刻,道:“你说的是实话。”又问:“那你为什么也会找我?”

    褚青笑道:“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演这种文艺片最大的冲动就是,你往往会很容易的就喜欢上一个人。别说讲究感觉的周逊,就连褚青也时常会对着那两条小辫子,那身翠绿的紧身裙怦然心动。

    但是,你不能因为这种突如其来的心动,而真去做什么事情,它可能随时会消失,就像来临时的突然。

    “朋友么?”

    周公子喃喃自语,看着河水发呆,忽又笑道:“那如果你女朋友走了,你会一直找么?”

    “会啊!”

    “会一直找到死么?”

    褚青哑然,半响,才缓缓道:“我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范小爷走掉了,他会不会一直找到死。

    牡丹和美美就像一个人的正反面,看似不同,骨子里却都是相信并且渴望着爱情。

    马达和摄影师其实也是如此。

    马达在牡丹跳下去那一瞬间,才明白了自己对她的爱情。他一辈子都在城市中奔波,感受并寻找着他的爱人,他生命的意义也在于此。如果有一天,他停了下来,他就变成了日常生活,变成了那个摄影师。

    变得那般的麻木冰冷,变得那般的机械生活,变得也会随口说出“那我们是现在就分,还是做完爱再分?”

    褚青不晓得自己会如马达一样拼命寻找,还是如摄影师一样,特平静的说“闭上眼睛等待下一次爱情。”

    周公子笑了笑,随后伸了个懒腰,道:“我回屋了,牙还没刷呢。”

    褚青瞅着她的背影,郁闷不已,这丫头给他出了个大难题,自己却拍拍屁股走了。他又点上一颗烟,在那里沉默。

    褚青真的觉得自己变了,而且变得太多。以前他绝对不会去想这些事情,他嘴里常说的“闲的蛋疼”的思考。

    拍完《小武》,他去思考生活,拍《苏州河》,他又去思考爱情。

    这是什么狗屁节奏啊!

    我为毛要去想这些?而且我为毛停不下来想这些?

    罪魁祸首是电影么?

    好像是!

    褚青自欺欺人的划定了原因,这该死的电影!让我一苦孩子去想这么高冷的命题,实在太难为人了。

    他喜欢范小爷,但究竟喜欢到什么程度,可以为她做到什么程度,自己真的了解么?

    褚青挠着头,狠狠的,似想把头发都揪下来。

    越想越烦,越想越闹心,他终于忍不住,跑回宾馆,“啪啪啪”开始敲楼烨的门。

    楼烨一脸睡意的打开门,见褚青一副抓狂的样子,很是惊诧。

    “导演,我想请天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