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四十章 故事
    如果我走了,你会找我吗?

    会!

    会一直找吗?

    会!

    会找到死吗?

    会呀。

    你骗人,这样的事情只有爱情故事里才会有。

    …………

    这天,马达来找牡丹,牡丹很高兴。

    马达那个**前女友制定的计划是,让他把牡丹带到一个地方呆上几个小时,然后她给牡丹的爸爸打电话勒索一笔钱,最后几个人平分。

    这是栋废弃的老楼,旧的连灰尘都不愿意飘进来,堆着破烂的家具和别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知道他们上了几层楼,来到一个本来应该是客厅的地方,褚青把一大块破布蒙在可能是沙发也可能几块木板的上面,远远看去真的就像一个大沙发。

    机位死死的钉在侧面,镜头对准那张沙发。

    周公子好奇的打量一圈,问:“我们为什么不去你家?”

    他不答话,不过没关系;自己还背着书包,逃了学,不过也没关系。

    只要能跟他在一起,自己的生命就会被点亮。

    周公子开心的一跳,搂住了褚青,随后,就印上了他的嘴唇。

    俩人倒在了沙发上,她骑坐在他身上,手一拉,拽开了运动服的拉链,然后就要脱掉衣服。

    褚青一直在被动的接受,一声不吭,此时似乎忽然反应过来,拽住她的手,然后抱着她转了个圈,把她按在了沙发上。

    他扶着她的肩膀,一字字道:“咱们今天什么都不干,就在这坐着。”

    周公子眨了眨眼睛,以为他在开玩笑,或者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眼光流转得似溢出水来,站起身,又要往褚青嘴上凑。

    褚青轻轻的把她按回去。

    周公子又猛地站起来,褚青使劲一推,“砰”地一声,她踉跄的跌坐回去。

    她眼睛呆滞了片刻,又有点害怕。

    “坐着!”褚青提高了音量,很不耐烦。

    她真的害怕了,从来没见过他如此冷漠的一面,双腿蜷在沙发上,一个劲揉弄着嘴唇,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褚青接道:“喂?等会儿!”

    说着把电话递到她面前,道:“你不是会唱歌么?唱两句给他听听。”

    周公子睁着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褚青喝道:“快点唱!”

    “我的眼前总是不断浮现你的脸……”

    她唱了一句,忽然什么都明白了,抢过电话急急道:“爸!你……”

    褚青又抢回了电话,道:“你答应过的事做完,她就可以回家了。”

    周公子直直地盯着地面,又直直地盯着他,眼神跟死了一样。

    “好!”楼烨喊道。

    这场戏拍的十分顺利,没有ng,不到一个上午就ok。下午,则要拍全片中最重要的一段镜头。

    剧组人员很开心,但褚青和周公子的情绪都有些异常,俩人忽然变得很奇怪,很沉默。

    楼烨很担心他们的状态,问:“青子,小周,你们还行么?不然我们明天再拍。”

    隔了几秒钟,褚青似才反应过来,摇摇头,缓缓跟周公子对视一眼,道:“导演,没事。”

    “真的没事?”楼烨问。

    周公子的嗓子变得比平时更低沉,道:“嗯。”

    楼烨还想说什么,随即看到褚青对他摇摇头,便道:“好了,大家先休息,走了走了。”

    他把人都轰走了,这间破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周公子还蜷在沙发上发呆,褚青走过去慢慢的蹲下身,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她还是没反应。

    褚青犹豫了下,握住她的手,感到这双小手在掌心微微颤抖。

    他特理解这种状态,因为他刚才整个身子也都在发颤,但他控制力强,很快就恢复过来。

    方才那段戏,别看俩人表面上平静无波,连对白都没几句,但力气全在里面收着。

    这场戏的每一个细节,每个微小的动作,眼神的变化,声音的轻重缓急,全靠俩人在死撑着。可以说,这两个年轻的演员把从影以来积累的所有功力都投入到了这场戏里。

    这可比琼遥剧那种大喊大叫累多了,褚青方才真的差一点就破功,差点就跟不上对方的节奏和情绪,有那么一瞬间,居然产生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周公子的情况其实也差不多,她看着褚青,也有那么一种力所不及的失败感。好在最后撑了下来,就像坠在悬崖边上,只用一只手抓着,拼尽全力终于爬了上去一样。

    牡丹知道马达背叛了她的爱情,她就变得生无可恋。而马达还在迷茫自己对她的感情,这种迷茫又让他感到一种愤怒。

    俩人的这番心里纠结,都需要那种近乎变*态般的内敛才能表现出来,以至于憋得两个演员心里都特压抑。

    周公子仍然颤颤的,嗓子里发出一种似哭似笑的声音,慢慢把头靠在了他怀里。

    褚青全身僵了一下,手不敢乱动,就像个衣服架子似的让她靠着。

    …………

    下午,重头戏开拍。其实剧本里写的是第二天清晨,但为了赶进度,楼烨就选在跟清晨差不多光线的黄昏傍晚。

    马达接到了事情成功的电话,准备送牡丹回家。

    俩人下楼,褚青狠踹着那辆摩托车,就是踹不着火。

    周公子在旁边看着,忽低声问道:“你让我爸出多少钱换我?”

    褚青扭头:“你说什么?”

    她提高音量:“你让我爸出多少钱换我?”

    “四十五万。”

    她点点头,喃喃道:“四十五万,我真便宜。”

    “你说什么?”

    周公子一下子就爆发了,撕心裂肺的,像是要把全部的生命都嘶吼出来:“我真便宜!”

    她猛地推开褚青,又推倒了摩托车,转身撒开腿就跑。

    褚青急忙在后面追,喊道:“哎!你去哪?”

    周公子回头喊:“你别管我!”

    她在前面疯了一样的跑,穿着那身红色的运动服,球鞋,扎着双马尾,一如俩人第一次见面时。

    褚青在后面疯了一样的追。

    “你去哪?”

    “你别管我!你走开!”

    由于喊得太过用力,俩人嗓子都在破音,以至于说的内容都不太清楚。

    王玉扛着摄影机也疯了一样的跟着跑,镜头里摇晃的似乎不光是牡丹奔跑的影子,还有她逝去的爱情和生命。

    俩人穿过街道,一直跑到桥上,周公子翻过护栏,用手扒着,下面就是那条老绿色的肮脏的苏州河。

    褚青喊:“你疯了,你想干嘛?”

    “你一直在骗我,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她手里拿着那个洋娃娃一指,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褚青只好顿住。

    周公子脸上居然露出一种很得意的笑容,还小小的蹦了几下,笑道:“你也会上当受骗啊,你以为我会跳下去么?”

    王玉的镜头像钉子一样钉在她脸上,捕捉着她每一个表情变化。

    下一秒她收敛笑容,道:“如果我跳下去了,我会变成一条美人鱼来找你的。”

    那张小脸,纯净的一如初见时的近乎残忍,唯独那双眼睛,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又似乎包含着她的一切,她短短十几年的生命中,那些忧伤,快乐,还有失落的爱情。

    太阳也似生无可恋的坠了下去,最后一抹暖色照在这个女孩子的脸上。

    然后,她往后一仰,双手张开,跌落河中。

    …………

    如果故事就此结束,那楼烨顶多算个很普通的文艺青年,但他骨子里是冷漠的,于是他又安排了第二个故事。

    《苏州河》是标准的双线结构,主要人物有四个:牡丹和马达,美美和那个用第一人称叙述的摄影师,也就是“我”。

    两个故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一个天真残酷,一个现实轻浮,一个像孩子的童话,一个像童话破灭后孩子长大成人。

    马达出狱后,一直在寻找牡丹,无意中在一家酒碰到了美美,和牡丹一模一样。

    她做着一份低微的工作,在酒的大水族箱里扮演美人鱼来吸引顾客。她金发,浓妆,眼神散乱,不相信爱情,跟城市中很多女孩子一样。

    《苏州河》从骨子里就透出一种性感,从叛逆的天蓝色指甲油到魅惑的翠绿超短裙,从带着野牛草的沃特伽到飙上一百六十迈的旧哈雷,从牡丹的双尾辫子到美人鱼的金色假发……

    第一个故事和第二个故事,褚青就像从一个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画风完全完全的不一样。

    他此刻正攥着剧本,跟楼烨平静又激烈的争论着。

    “他们为什么会上*床呢?”褚青问。

    楼烨反问:“你说谁?”

    “马达和美美。”

    “你不懂?”

    “我不懂。”

    楼烨问:“你哪里不懂?”

    褚青道:“我从开头就不懂。”

    楼烨看了看在边上旁听的周公子,笑道:“那你就从头开始问。”

    楼烨已经拍了一个多月了,忽然突发奇想,又加了一个情节。就是马达和美美上床的镜头,虽然没有亲热戏,虽然只有一个一起躺着的画面,但褚青觉得不懂。

    他问:“马达喜欢美美么?”

    楼烨道:“他当她是牡丹,所以是喜欢的。”

    他又问:“那美美喜欢马达么?”

    楼烨道:“不喜欢。”

    周公子却同时道:“喜欢!”

    三个人都皱了皱眉。

    褚青道:“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周公子看了眼楼烨,道:“我觉得,她喜欢,她喜欢的是,马达跟她说的故事。”

    褚青沉默。

    楼烨笑道:“青子,喜欢或不喜欢有那么重要么?”

    褚青点头,道:“重要。”

    楼烨道:“但对很多人来讲,这并不是那么重要。”

    他站起身,拍拍手道:“好了!你也别想了,准备拍戏。”

    周公子看褚青皱眉不语,忽然来了一句:“你不想跟我上*床?”

    褚青吓得肝颤,道:“不是!啊……是!啊也不是!”

    周公子笑道:“开玩笑的,走准备开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