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爱情是什么
    两个以前从不认识的人坐在了一起。

    然后呢?

    然后……

    当然是爱情。

    …………

    范小爷依依不舍的去拜访达摩祖师了,褚青也暂别了自己的女朋友来到了魔都。

    上次跟老贾进汾阳是坐拖拉机,这次跟楼烨进魔都是坐发着跟拖拉机一样“突突突”声音的渡船。

    我们姑且称这个玩意儿叫渡船。

    褚青踩着脚底下的一坨烂铁,两侧还挂着几个橡皮圈子,摇摇晃晃忽上忽下的保持前行,总担心它随时会沉。

    这种感觉,完全不像在坐船,而是开着拖拉机在越野。

    苏州河沿岸不仅催生了大半个古代申城,又用了一百年时间搭建了现代大魔都的整个水域框架。时到今日,苏州河在城区内的河道已经十分的窄,窄到就像个人声熙攘的垃圾场。

    一艘艘的渡船从旁边掠过,或疲怠的静止,或残喘着前行,每艘船上都载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狗,有自行车,有一袋袋的粮食,有一根根的木头,还有一个个古怪的人……

    “这条河很脏?”

    楼烨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旁边,扶着船头的栏杆,问道。

    “嗯。”

    褚青看着河里漂浮着各种腐烂奇怪的垃圾,点点头。

    楼烨道:“我就是在这长大的,在这个城市,在这条河边。”

    他一挥手,指着岸上正在建设的高楼工地,指着白灰石桥上扛着自行车走路的人们,指着好奇往这里张望的小孩子,道:“这城市有八百万人口,每天都在改变,唯一不变的就是这条河,她是这个城市的源头活血。”

    “那个……”褚青想说话,又被打断。

    楼烨接着道:“我看着这条河的时候,就像看着一个童年的老朋友,还有这个从小长大的城市变化。好像我的生命轨迹,都随着河水在自己面前流过。”

    “导演,我晕船,先吐会儿!”

    褚青急急撂下一句话,跑到边上,扒着船帮子就开始吐。

    开船的船头面无表情,并没有因为他给这条河里又添加了点秽物而感到丝毫不快。

    楼烨一脑袋黑线,这孙子趴在哪稀里哗啦吐得跟真事儿似的。

    褚青虽有点晕船,但还不至于有呕吐感,结果刚才一股控制不住的汹涌分分钟从胃里翻腾上来。

    别跟文艺青年说话,太特么累得慌!

    你看老贾多朴实。

    “给,擦擦嘴。”

    周逊从后面递过来一张纸巾。

    褚青吐完擦了擦嘴,觉得舒服了许多,笑道:“谢谢周公子。”

    就在前不久,褚青又发掘出自己的一项爱好,就是给这些青涩的小苹果起外号。

    一行人在飞机上的时候,褚青就开始“周公子!周公子!”的叫,把周逊哄的咧着嘴就没合上过。

    论起外号,谁有我贴切恰当有内涵!

    不过,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没节操的癖好呢?

    可能是那种“谁都不知道,就我知道”的病态的成就感在作祟。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得了褚青,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四月份的魔都,不冷,却潮湿,空气中都饱满着水气,黏在身上紧绷绷的难受。

    楼烨跟老贾真的不一样,他文艺十足,他才华灵动,他看重感觉。

    剧组刚来到魔都,还没歇脚,他就拉上两位主演跑到苏州河上坐船兜了一圈。要的就是,让俩人培养出那份感觉。

    褚青和周公子问他这个故事,他说故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爱情,重要的是浪漫。你们要懂得浪漫,懂得爱情,自然就懂了这个故事。

    周公子听得神采奕奕,她不是学院派出身,跟褚青一样走得也是野路子,看重的也是感觉。楼烨的风格和方法,十分合她的胃口。

    感觉,感觉……

    感觉你妹啊!

    褚青蹲在一边画圈圈,你让我一苦孩子出身,好容易才刚谈上一场恋爱的沧桑青年找感觉?

    …………

    在这座城市中,每天都有人出生和死去,每天都有人生气和开心,每天都有人到来和离开,当然每天也有人丢掉饭碗和找到工作。

    马达是个送货的,他的工作就是把东西从城市的一头送到另一头,从不问缘由,从不问对象。

    他唯一的业余生活,就是在自己那间黑屋子里,在那个150瓦的铮亮的大灯泡下,整夜整夜的看盗版碟。

    褚青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站起来,趿趿拉拉的走到卫生间。

    摄影师王玉举着那台16毫米的破机器跟在后面,镜头摇晃,把他的背影拍得像挂歪了的相片。

    褚青照着镜子,里面是一个面容干净的男子,留着利落的短发,二十六七岁的样子。

    他眼睛里没有一点表情,即便在看着镜子,也仿佛看不到里面的自己。就这样,洗脸,刷牙,又把脸擦干。

    然后,褚青忽地把脸凑过去,用力抹了抹右眼角,有块眼屎没有洗干净。

    这一刻,他的眼睛有了那么一丝波动,似乎有些恼怒和厌烦。

    下一秒,他支起身子,眼神又恢复到古井无波。

    “停!好!”

    楼烨喊了一声。

    这是褚青拍的第一场戏,楼烨给了他和周公子极大的自由度,只要不偏离大方向,细节方面想怎么演就怎么演。

    从第一天开拍,楼烨就一直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

    这两个演员找的太对!太合适!太恰当了!

    他看着褚青和周公子在镜头前任意挥洒着他们的灵动和天赋,感觉自己就像个造物主一样,在创造一个最完美的生命。

    是的,不是死物!是生命!

    《苏州河》的构架是标准的双线结构,周公子一人演两个角色——美美和牡丹,戏份较多。褚青戏份较少,再刨掉单独的戏份和与其他人演的戏份,剩下的才是和周公子搭戏的部分,其实已经没剩多少了。

    目前,俩人还是各拍各的,没有对手戏的出现。

    以他们俩的状态来看,楼烨本应妥妥放心的,但恰恰相反,他最担心的就是他们的对手戏。

    就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感觉!

    楼烨总觉着周逊调整的非常好,但褚青似乎一直没摸着头绪。他愁得就是,到时候褚青演不出那种爱情的感觉来。

    没有感觉的爱情,还叫爱情么?

    楼烨不得其解,也没法给褚青说戏,这种事不是嘴上说就能通透的。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褚青是个很理智的人,而周公子则是个异常感性的人。这种人碰到《苏州河》这样文艺的剧本,真若如鱼得水,分分钟无压力。

    褚青的演技还没到化境,做不到那种瞬间变身剧中人物的本事,他需要思考,需要酝酿,需要一个可以说服自己去那样表演的理由,需要一个眼神一抹微笑一缕阳光一滴泪珠,来触发他的感觉。

    …………

    马达,他的生命就如他的名字一样。

    他一辈子都在运动,就像一台可以转动不休息的机器。

    马达中学辍学后,就在苏州河边厮混,跟几个肮脏的小瘪三。他的表情永远是很木纳的,木讷到近乎死去。

    直到有一天,一个朋友骑着一辆偷来的摩托车出现在他眼前。那是辆很旧的哈雷,一百六十迈的时速,霸气而复古的外形。

    马达一眼就喜欢上了,褚青也一样,他不会开车,也不会骑摩托车,但不妨碍他的喜欢。

    他花了半天时间专门来练骑摩托车,从早上摔倒中午,终于能稳稳的驾驶它奔跑。

    褚青骑着摩托车在前面跑,后面是一干小伙伴在追。

    他回头瞅了他们一眼,又转过头,前方镜头里,定格的是他那张扬的大笑和年轻冲动的眼睛。

    这天下午,阳光难得的温润。

    “青子,行么?”

    马上就要拍男女主角的第一场戏了,楼烨不由紧张起来。

    褚青略带迟疑的点点头,道:“行!”

    其实他心里堵得慌,因为他搞不明白,他怕把戏演砸。

    褚青很仔细的研究过马达这个人物,他迷茫,自私,冷漠,狠辣!有着**青年一切的特征。

    他花掉所有的钱买下了那辆哈雷,以为这是他人生新的开始,可以任意驰骋闯出一番大事业,最后,却成为了一个送货的。

    他骑着这辆曾经充满了梦想的摩托车,整日奔跑在没有梦想的城市里。

    这样的人生,褚青搞不明白他还在期待什么,因为他总觉得马达心里在期待着。

    牡丹是个学生,母亲早逝,父亲是个酒商,每次把新女朋友领回家的时候,就打电话叫马达过来,让他把牡丹送到她姑姑家。

    今天这场戏,就是拍马达和牡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各人员就位!”<!”

    “吱呀!”门被拉开。

    周公子从里面走出来,她穿着一身红色运动服,球鞋,衣服敞着,露出白色的贴身小衣,还扎着双马尾。这身造型其实很微妙,显示出一个很模糊的年龄。

    周公子二十四岁了,但长的小,演起这种粉嫩的大萝莉毫无压力。

    她被老爹赶出来,一脸的郁闷,不爽的扫了一眼这个男人和他身下的摩托车,用一种随意又试探的语气问:“你让我在哪儿坐?”

    这张小脸,纯净的近乎残忍,犹如照进密林里的月光,褚青那堵着的心情也似密林中的湖水,一下子被照的通透澈亮。

    有人写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褚青没听过这句话,但他此刻的感觉就是这样。

    感觉,感觉……

    马达日复一日的在奔跑,也许心里还藏着自己都不清楚的梦想,就是有一天,他会遇到点什么。

    可能是件事情,也可能是个人。

    就像在今天的此刻,他遇到了牡丹。

    褚青扭头看了看后座,又看了看她,道:“要不你坐前边?”

    周公子指了指后座,道:“我要坐后边。”

    褚青随口说了一句剧本里没有的台词:“把衣服拉上。”

    周公子绕到镜头前,手一撑,像坐自行车一样侧身坐在了摩托车上,然后手一拽,拉上了拉链。

    褚青偏过头,戴着那个小一号的安全帽,下巴被紧紧的松紧带勒出一个可笑的形状。

    他用一种略微烦躁的语气道:“你这样不行,坐好了!”

    周公子两手交叉放在腿间,又郁闷又闹心的看着他,但还是接过他递过来的安全帽,右腿一跨,变成骑坐的姿势。

    褚青发动了摩托车,又回头看一眼,见她似模似样的系上安全帽,嘴角露出不被察觉的一丝笑容。

    “坐好!”

    “轰轰!”

    摩托车开走了,走在路上,载着两个人。

    褚青在前面,下巴被勒得仍然可笑,周公子在后面,把头凑到他耳朵边。

    褚青忽问:“你看什么呢?”

    周公子道:“看你呢?”

    褚青道:“我有什么好看的?”

    周公子晃了晃头,轻声道:“看看都不行啊。”

    她的声音并没有被吐槽那般夸张的沙哑,反而带着点异样的性感,忽又凑到褚青的耳朵后边,道:“你平时开车就这么慢么?

    “怎么了?”

    “没劲!”

    “怎么没劲了?”

    “就是没劲!开摩托车就要有开摩托车的样子,你开的太慢了!”

    “我是怕我开快了,你受不了。”

    “你才受不了呢!”

    褚青笑道:“那我们试试?”

    周公子扬起小巧的下巴,道:“试试就试试!”

    王玉操作着镜头,把一个大特写定在她的脸上,随着摩托车轰鸣声越加强烈,两侧的景物刷刷往后飞去。

    周公子按着安全帽,两只眼睛眯起来,笑着看褚青,就像在看她自己。

    他们两个坐在了一起,然后呢?

    当然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