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十九章 来人

正文 第十九章 来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当下下午,俩人回到了山庄。

    刚进片场,林心茹就被她经纪人amy逮到,也没问她跑哪去了,只是又哭又笑。

    断断续续的说出原委,却是琼遥奶奶那边传来消息,决定紫薇还是由她来演。

    林心茹眼神微妙的看着褚青,自己在大乘阁许的愿居然马上就实现了,不知是应感谢他,还是感谢佛。

    没有褚青相伴这一天,心情不会变得这么欢快,虽然他一句劝慰的话都没说,但就是那种脉脉的暖意让她更加感动。

    许是拜了佛,心结打开,此刻听闻消息并没有太激动,反倒很淡定的样子,让amy好生惊讶。

    紫薇花的事情尘埃落定。

    褚青和林心茹的交集似乎就到此为止了,并没有变得更亲密,在片场碰到也是正常的打着招呼,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林心茹有自己的考量,还珠这部剧就是她上升的最好机会,一定要抓住,不能让任何事情干扰自己拍戏的状态。再有就是,她虽然对褚青感觉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要说有什么朦胧的好感纯属扯蛋。

    她又不是无知少女,一个是台湾新崛起的青春偶像,一个是大陆的杂工兼小演员,这种组合做朋友可以,真若说有什么感情发展,你当我脑残啊?!

    现实点啊喂!

    那天跟他跑出去已经是莫名其妙的行为了,剧组里有些许议论,好在还不多,正因如此,林心茹也就更加注意和褚青保持距离。

    褚青无所谓,当初只是烂好心而已,反正对她一直都很无感,要是范小爷忽然跟他冷淡了,他可能还会失落一下。

    往后的日子一如既往,搬道具,开茶摊,练书法,没事就陪范小爷和李名启聊天。

    这三人互看都很舒服,不愿理剧组那些乱糟糟的破事,一个年轻汉子,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一个老太太,隐约成了一个搭配诡异的小团体。

    来山庄的第四个礼拜,就当褚青以为自己要在这混吃等死一辈子的时候,何袖琼终于宣布剧组要换地儿了,转战坝上拍外景。

    褚青本想跟着去蹭游,可惜没能如愿。

    坝上其实是个统称,京北到内蒙南部这一线都叫坝上,人们通常去的景点有四处:丰宁坝上、张北坝上、沽源坝上、围场坝上。

    剧组去的是围场,前身就是清代皇帝的狩猎场——木兰围场。

    坝上主要是拍乾隆围猎的那场大戏,剧组分出一支外景队,由何袖琼和孙叔培带队,拉上张铁霖、周洁和两只小虎这些男人们,**家眷则留在山庄,由另一名副导演和摄影师负责拍摄些简单镜头。

    这一下剧组就空了大半,留守的人也都兴致缺缺,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围在一起分享外景队传来的八卦。

    因为要在秋天之前拍完围猎的戏份,那支队伍的进度非常赶,一点都不安生。每天都要调度上百匹马和数百群演,光这个工程就忙得何袖琼焦头烂额。

    这些还好,只是演员方面又出了问题。

    还是周洁,这哥们儿第一天就从马上掉下来了,没什么大碍,结果第三天又掉下来了。

    这次比较严重,何袖琼安排他到京城治疗,琼遥奶奶又是一遍遍的跟孙叔培通电话,商量余下的戏份怎么办。最后只好能删的删,能改的改,不能动的先用替身,等他回来再补上。

    “哎他到底摔着哪儿了?”

    树下的茶摊,褚青给范小爷添上一碗,兴致勃勃的问。

    “听说是脸破了,嘴唇也破了。”范小爷道。

    “就这?就赖在医院不出来了?”褚青不可思议。

    李名启接话道:“这叫心理创伤,有阴影了。”

    “才不是,我听说他就是害怕了。”范小爷忽然兴奋起来。

    “怕啥?”褚青和李名启异口同声的问。

    “怕破相!”

    “唉……”

    八卦三人组同时叹了口气,摇头无语。

    “没了,还有啥消息没?”褚青又问。

    “你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八卦啊?”范小爷恨铁不成钢的道。

    “我这辈子就这点爱好,死了都改不了。”褚青叹道。

    旁边李名启笑道:“兵兵你还别说他,人啊都好这一口,对别人的事掰开了揉碎了,比对自己家事还上心呢!对了,你还听到啥消息没?”

    “……”

    范小爷穿着宫女装,觉着有点热,掏出条手绢擦了擦汗,道:“真没啦!这我还是听他们说的呢!”

    褚青看她的手绢,白底上有一小块黄渍,嫌弃道:“噫!你这手绢洗过么?”

    “怎么没洗过!昨天刚洗的!”范小爷一听就炸毛了,展开手绢,道:“你看看,多干……”

    说着自己也看见那块污渍,脸一红,小声道:“就是没洗干净嘛!”

    李名启笑道:“你这个色浅,得拿洗衣皂使劲搓,光用洗衣粉泡不好使。”

    范小爷没成年就自己出来闯荡,生活自理能力还差了点,听了脸上更红,狠狠的瞪了褚青一眼,忽然把手绢摔在他怀里,道:“你帮我洗!”

    褚青默不作声的卷卷揣进兜里。

    李名启喝着茶,眼睛瞄着这俩人,闪动着兴奋的小火苗。

    “李奶奶,咱们这戏拍到啥程度了?”

    在两个人一次很自然的互动之后,才想起老太太在跟前呢,都有些尴尬,褚青转移下话题。

    “呵呵,我也不清楚。”李名启意义不明的笑道。

    “那您看啥时候能拍完呢?”褚青问。

    “我看啊,这戏是拍不完了!”李名启经验丰富,十分清楚电视剧的制作流程和内幕,道:“再这么乱糟糟的,顶多俩月就得黄!”

    “李奶奶您说黄是啥意思啊?”范小爷担忧道。

    “就是停拍呗!”李名启道。

    “啊?不能!说停拍就停拍?”褚青也道。

    “你们不懂,这么大个剧组,多拍一天就是多烧一天的钱,真要是不能按计划杀青,投资方就得亏钱,就算勉强拍完了,播出来收视又不好,还是得亏钱。这个风险担不起,所以还不如趁早停拍,反正剧本也在他们手里,以后条件充足了随时都能拿出来拍。”李名启道。

    范小爷喃喃道:“那为啥就不能好好拍戏呢?”

    李名启道:“那都不是你管的事,咱们当演员的,演好戏就是本份,别的咱们不搭理。”

    褚青笑道:“你以后当老板自己投资,想咋拍就咋拍,想找谁就找谁,谁闹事就踢丫的!”

    “一边呆着去!”范小爷白了他一眼。

    “青子!青子!”这时有人叫他。

    褚青扭头一瞅,笑道:“彬哥,过来歇会?”

    “我这忙着呢!外面有人找你。”田志彬指了指大门口。

    “这点事还麻烦你亲自过来啊!”褚青笑道。

    “这不正好看见了么。”田志彬也笑道:“是个女的!”

    褚青一愣,对一老一小两个伙伴道:“你们坐着,我去看看。”

    …………

    “小颖!”

    褚青到了大门口,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更加诧异。

    黄颖穿了件湖绿色的连衣裙,还难得的蹬上一双高跟鞋,褚青跟她有一段时间没见,冷不丁一瞅还真有惊艳的感觉。

    “褚青哥!”

    黄颖跑了过来,嘴角咧开,就像云彩后面露出一弯新月。

    “你咋来了?”褚青问。

    “想你了就过来看看呗。”黄颖笑道。

    “呃,先进来。”

    褚青跟景区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带黄颖进了山庄,一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这点面子他还是有的。

    “这里真大真好看,你一直就呆在这儿啊?”

    黄颖四处看着风景,见不时有人来来往往,都跟褚青打招呼,心下略定,这身衣服总算没白穿,没给他丢面子。

    “是啊,一天也没啥事,干呆着。”褚青道。

    “你不是拍戏么?”黄颖奇怪道。

    “还没轮到我呢!”褚青笑道:“你还好?”

    “嗯,还行。”黄颖点点头。

    说着俩人到了树底下。

    “这是黄颖。”褚青介绍道:“那丫头叫范兵兵,这是李奶奶。”

    “李奶奶好,兵兵好。”黄颖很礼貌的打招呼。

    范小爷小脸一下就变得煞白,眼神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李名启捅了她一下,才回过神,扯出一丝笑容道:“姐姐好。”

    褚青道:“我先回宾馆了啊。”

    范小爷一直盯着俩人的背影,李名启一直盯着她,忽然扑哧一笑。

    “笑什么?”范小爷不自然道。

    “你啊,以后对青子得好点,别老那么凶。”

    “他就是个坏蛋,我为什么要对他好?”

    “他怎么就成坏蛋了?”

    “哪有一来就把人姑娘往自个屋里领的!”范小爷撅嘴道。

    俩人进了杂乱的单人间,黄颖坐在床上,褚青坐在马扎上,有点手足无措。

    “你吃饭了么?”

    “吃了。”

    “你坐火车来的?”

    “嗯。”

    “你咋知道我在这呢?”

    黄颖笑道:“不是你走的时候自己告诉我的么。”

    “啊对!”褚青尴尬道,起身又给她倒水。

    “你别忙了,跟我还这么客套!”黄颖道。

    褚青傻笑,道:“你在这呆几天,正好我们这会也不忙,我带你出去玩玩。这边景点可多了,有大佛寺、棒槌山……”

    “褚青哥。”

    黄颖打断道:“我来,是找你有点事。”

    “啊?什么事你说。”

    黄颖咬了咬嘴唇,道:“我想,我想找你借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