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十六章 奇葩
    “!”

    “皇上听了,好开心,好得意!”周洁说着台词。

    “卡!重来!”

    孙叔培喊。

    “皇上听了,好开心,好得意!”

    “重来!”

    “皇上听了,好开心,好得意!”

    “重来!”

    ……

    “周洁!你怎么回事?剧本上写的是窝心!窝心!你眼睛看不见么?”

    三番五次ng,孙叔培有点火了。

    周洁振振有词道:“导演,我觉得窝心是很难受的意思,放在这里不合适,还是开心好一些。”

    孙叔培道:“我不管它什么意思,剧本上写的是窝心,你就得照剧本来!”

    周洁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道:“我问过琼遥阿姨了,她说可以改!”

    孙叔培听了更怒,我特么才是导演,你越过我直接去问琼遥?!

    “我不管谁说的!剧本上写了,你就得给我念窝心!”

    “再来!”<!”

    “皇上听了,好开心,好得意!”

    “重来!”

    ……

    周洁就是照开心背的本子,加上不想服软,有意无意的就一直念开心,死活不说窝心。

    孙叔培更倔,你不改就ng!

    最后周洁已经僵住了,每次念到这两个字,不管窝心还是开心,都要顿一下,非常不自然。

    孙叔培心里焦急,这已经二十多次ng,眼看一天就要过去了,不能全耗在他这儿。

    再一次ng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喊道:“你特么到底会不会拍戏?!”

    周洁拍了这么久,心情也很糟糕,一听也怒了,把剧本一摔,道:“这特么什么破本子!”

    褚青一听暗自摇头,心道都说这人情商低,看来不仅情商低,智商也低。

    后世关于周洁的负面新闻简直数不胜数,抢戏、打人、车祸、被封杀,后来还捏造赵微拍还珠时喝过马粪水,这种坑队友博曝光的烂招数。

    林心茹在一档节目里暗指,在拍一场吻戏的时候被他强迫舌吻。

    陈志鹏更在自己的书里写,这人对抢戏简直热爱到无以复加,抢苏友鹏的戏,抢林心茹的戏,抢自己的戏,一次更是忍不住跟他对骂起来。

    后来更被网友扒出视频,说趁着下楼梯的时候,在后面故意踹了苏友鹏一脚。

    连释晓龙这等在战火外的人都不愿意提他!

    这种把每个跟他搭戏的演员都得罪遍的本事还真是奇葩!总之,无论导演和演员,没有愿意跟他第二次合作的,唯一的例外就是还珠二。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你为了一句台词跟导演起冲突,还能算在对表演理解不同的范畴,算工作范围。但你一摔剧本,还骂骂咧咧一句,把导演和编剧全骂进去了,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果然,周洁一摔,孙叔培就觉得头皮发炸,他拍戏也拍不少年头了,这样子的奇葩还是第一回见。

    他是又气又急,又有些手足无措,最后竟然想上去揍周洁,还好被人劝住了。

    褚青撇嘴笑了下,觉得无趣,对范小爷道:“行了,我回去了啊!”

    那边周洁再傻也知道自己说错话,又拉不下脸,就想先走人,把头一转,正看到褚青在人堆里撇着嘴笑。

    围观的这帮人,甭管心里怎么想,至少都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褚青的笑容就显得太显眼。

    周洁心头火气没地方撒,一看更是火大,冲着褚青道:“哎!你笑什么笑?!”

    褚青刚要闪人,就听他这么一嗓子,还没反应过来是说自己。后来见周洁直直冲着自己走过来,不由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意思是,你居然在跟我说话?

    “就说你呢!你笑什么笑!”周洁道。

    褚青一听乐了,这话听着太熟了。

    在他老家大砍省,大街小巷,饭店澡堂,经常就会有这种对话发生:

    “你瞅啥?”

    “瞅你咋的?”

    “来来咱俩唠唠!”

    “噼里啪啦!”

    “啊!”

    这种搭讪,其实就是大砍省人民无聊时的日常。

    看着走到跟前横眉怒视的周洁,这就是一病人,褚青犯不上跟他置气,转身就想走。

    没想到周洁不饶人,手一搭,放在他肩膀上,道:“你觉着我特好笑是!”

    接着手上一用劲,想把他搬过身,一搬,却没搬动。

    据说这人连演对手戏的女演员都差点削过,别提褚青这么个小杂工。

    这个年代还不像新世纪后明星化那么严重,一个个都跟土皇上似的,但在剧组里,也是导演之下,万人之上,一般的工作人员都得捧着。

    众人此时见周洁找褚青的麻烦,有人气愤,有人旁观,有人幸灾乐祸,但谁也不敢出头,默默的为褚青可怜。

    “洁哥你别误会,他没那意思。”只有范小爷在旁边急急的辩解了一句。

    褚青把她拉到一边,转过身对周洁道:“你有病!”

    他现在真是觉得这人有病,脑残!躁郁!妄想!人格障碍!

    简直不可理喻,太可怕了!

    “你特么说什么!”

    周洁大怒,手一攥拳,就奔他胸口打来。

    褚青一皱眉,也握起拳头要动手,心里面又一转,暗自叹了口气,又把手放下。

    就见他不躲不避,用胸口硬接了周洁一拳。

    “砰!”

    众人就只听到一声闷闷的碰撞声,拳头到肉,心道这得使多大劲啊,这人确实太过分了。

    “啊!”

    就见褚青痛呼一声,往后急退了几步,一脸痛苦。范小爷忙过来扶住,又着急又担心。

    周洁看向褚青的眼神却满是惊诧,自己的胳膊就像猛挫了一下,疼得厉害。

    褚青是装的,他可是真疼。

    这时周洁的经纪人也冲了出来,大声叫道:“你把他怎么了!你竟然动手打……”

    喊到这,他喊不下去了,刚才大家都看得真真的,周洁打了褚青一拳,褚青根本就没还手,怎么说也说不到他动手打人。

    “没事。”周洁拉住经纪人道。

    褚青走过去道:“洁哥,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您打了我一拳,就消消气,别跟我一般见识。”

    周洁总算没傻到刷新底线,心里一阵悸动,忙道:“没事没事。”又对那经纪人道:“没事了,别吵吵了!”

    褚青见状,摸了摸鼻子,也退出人群。

    他早就过了热血冲动的年纪,一言不合就得拔刀相向。这毕竟是剧组,周洁是主角,真要把他暴扁一顿,事情就闹大了。何袖琼对他有提携之恩,自己不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之,留个烂摊子给她。

    所以,他就让了一步。

    这件事已了,但范小爷一直用一种古古怪怪的表情看着他。

    褚青问:“你想说啥?”

    范小爷道:“刚才我还以为你会打他呢,没想到你还能忍下来,还挺成熟的嘛!”

    “当然成熟了,我都变成大爷了。”褚青开了自己一个玩笑。

    “哎?”范小爷忽然停下来,道:“刚才导演也在场,他怎么不过来劝劝?”

    “正在气头上,没心情。”褚青笑道。

    无论他和周洁闹出什么样的结果,作为导演都屹然不动,牵扯不到利益关系。

    要是他被周洁扁了一顿,顶多损失个杂工兼配角,这种人排着队让你挑,不愁找不到替补。

    要是他把周洁扁了一顿,正好还能杀杀周洁的嚣张气焰。

    总之,导演都是人生赢家。

    但这些,他可不会跟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说。

    “让你受委屈了!”

    房间里,何袖琼一脸歉意。

    褚青笑道:“没事,我禁打,反正疼的是他。”

    何袖琼瞪了他一眼,问道:“如果他还是不依不饶,你打算怎么办?”

    褚青沉默了半响,道:“我会打他一顿,然后走人。”

    何袖琼没生气,反而笑了笑,知道褚青说的是实话。

    “周洁这个人呢,我也听不少人跟我提意见,说他太有个性,不合群。你这次正好杀杀他的个性……”

    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又道:“不过你也别担心他会找你麻烦,这件事我会处理。”

    褚青心知肚明,如果他当时真还手了,何袖琼肯定会二话不说就把他开出剧组。她毕竟掌控的是整个剧组,安定最重要,而且也要给周洁或者给其他主演一个交代。

    对此褚青表示理解,但心里还是有点别扭,道:“琼姐,没事我先回去了。”

    何袖琼叫住他:“等等。”

    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道:“你知道我们在台湾有家经纪公司?”

    褚青点头:“知道。”

    何袖琼道:“我跟老师都看过你拿来的拷贝,觉得你潜力很大,想签你进公司,以后你的演艺事业都由公司负责,你觉得如何?”

    褚青一愣,他还没想过这事,也不想贸然答应,只得道:“琼姐,我考虑考虑。”

    “嗯,也行,你先回去。”何袖琼道:“以后不许给我惹麻烦!”

    褚青笑道:“行,以后有人打我我保证一律不还手!”

    当晚,何袖琼就电话告知琼遥关于孙叔培和周洁争执的事情。而琼遥马上分别给孙叔培和周洁打了电话,各自安慰劝说。

    这里何袖琼耍了个小心机,没跟她提打架的事儿,但周洁却认为琼遥已经知晓此事。

    他生怕自己被换掉,惴惴之下,表示以后一定好好拍戏。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