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文艺时代 > 正文 第十章 修鞋
    昏暗的小巷子里,隔上百米才挑着一盏街灯。好在巷子不长,微微亮的路面,当心点也不会绊着脚。

    黄颖推着自行车走在巷子里,脚像缠了羁绊,一步比一步慢,一步比一步沉,最后索性停在离门口十来米远的地方。

    从褚青离京那天起算,已经过去两个月又三天,他还没回来。

    说好了最多两个月的,这个混蛋,说话怎么可以不算数……

    黄颖自小没爹,作为长姊辛苦养家,没体会到什么关爱。褚青却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温暖,似兄似父,不自觉的在心里就对他生出依赖。

    女人若是对别人产生依赖,那就很难摆脱的掉。

    这几天,她就像丢了魂一样,每多过去一天,就似在心里被割上一刀。

    但是不能表现出来,程老头一家对自己这样好,再成天哭丧着脸,就有点不识抬举了。

    黄颖心里发酸,又哭不出来,只得静静站了好一会儿,才推开院门。

    她心不在焉,开关门的声音大了些。

    主屋里仍然灯光通亮,似听到声音,从里面跑出个人,笑道:“小颖。”

    他背着灯,轮廓光暗鲜明的站在哪儿。

    这一声,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大箱子,啪的一下,把她所有的罗愁绮恨都关在了里面。

    “褚青哥!”

    黄颖感觉视线有些模糊,又努力的看清楚。

    “进来吃饭。”褚青道。

    老太太做了火锅,几个人团团坐,热闹欢快,正合光景。

    褚青简单说了一下拍电影和老家的事情,众人听了都很感慨。

    “这么说,你小子以后就一门心思留在京城了?”程老头问。

    “嗯。”褚青点点头。

    “那你有啥打算,就一直拍电影了?”程颖接着问。

    褚青道:“我也不太清楚,拍电影,说喜欢还谈不上,说不喜欢还挺心动,觉着这种感觉挺好。”

    程老头听了,得意的笑道:“我知道你这叫啥,就是小资产阶级文艺思想,这可要不得,以后慢慢就**了。”

    老太太不满道:“拽个屁,说人话!”

    老头顿时蔫了,道:“你也不用担心,反正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你现在想怎么着,还打算收废品?”

    褚青摇摇头,道:“我想租个铺面修鞋。”

    程老头讶然道:“行啊小子,现在铺面可不便宜,拍部电影就发财了?不过你啥时候又学会修鞋了?”

    褚青打着哈哈:“从小就跟师傅学过,一直没机会露两手。”

    黄颖一句话不说,只在边上安静的看着他。

    …………

    褚青拍完《小武》之后,忽然就变得很迷茫。虽然他以前也很迷茫,但那是闲的蛋疼,现在这种迷茫却真正是思想层次的思考。

    京城这座城市,实在太大了,大到它即便发生了什么变化也看上去平平静静的。

    俩月没回来,褚青感觉和以前没什么改变,就是街上的妹子衣服变少了,白白的大腿也露出来了。

    他又蹲在马路边,抽着烟,就像遇到贾璋柯那天一样,只是身上换成了一件半袖衬衫和大裤衩,鸡窝头也修剪了一下,变成了干干净净的小寸头。

    褚青觉得自己就像小武,无聊而麻木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和人。

    他潜意识里不想再去过以前的那种生活,但又不知道该去过怎样的一种生活。

    电影,就像一扇打开的神秘的门,里面无比**,他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迈进去。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现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吃饭,要生活。

    褚青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修鞋这项工作让他不至于很反感。

    这两天他没干别的,就是跑来跑去看铺面,始终没找着合适的。

    因为他不仅会修鞋还会做鞋,修鞋只是小钱,做鞋才是大头,这就必须要有一家铺面。而且最好是那种里外间的,前面可以做生意,后面可以做饭和睡觉。如果只找个修鞋的铺面,租房子还得搭一份钱,压力太大。

    可惜的是,京城市区的小门脸儿好找,十来平米那种,勉强能够得上是个店铺,租金也能接受。但像褚青想要的那种门市,光看那一串的零,就跟后世老家县城新开的楼盘一样,直接把他吓尿。

    拜托,现在是九七年啊!

    帝都你要不要这么高大上啊!乃这样很容易没朋友啊!!!

    郊区倒是便宜,比如十几个皇帝组团挖坟的那个地界儿,租金要比市区便宜一半还多。但这会还没大发展,破落得很,客流量不能保证,收益不大,没意义。

    说起来,褚青若真打算在京城安居,买房倒是可以考虑在那一片,尤其是密云,起码生态环境不错。

    市区想都别想,就因为那比房价还让人无力吐槽的雾霾。

    褚青可不想住着均价三万一平的房子,呼吸着比房价还碉堡的空气。

    店铺没得开,也不能啥事不干。

    他找了个还过得去的出租屋,离程老头家不远,又买了两套不知转了几手的工具,一套修鞋,一套擦鞋,装了个大木箱,还有个小马扎。

    成天背着到处瞎走,看哪人多哪顺眼,就把马扎往路边一搁,小摊一摆,一坐就是一天。

    他手艺已经成了精,修鞋擦鞋又快又好,一天下来居然能有百来块钱的收入,比捡破烂时略高。而且这个年代,城管虽然逐渐冒头,却没有新世纪之后的那般丧心病狂,所以褚青生意做的也安心。

    …………

    真武庙二条。

    话说京城的很多地名都让褚青觉得很莫名其妙,这里以前可能有座庙,不过现在只是住宅区和各种饭店。

    他找了个好地方,既不挡人,又能让人都看到他,前面二十米就是马路,喧闹声又传不过来。最难得是,背后还有棵大树,遮挡阳光。

    褚青坐在马扎上,背靠着树,眯着眼睛,周围漂浮着一种清新的凉爽。

    这地方简直太舒服了,就算挣不到钱,在这待一天也不错。

    “小伙子,小伙子!”一个大妈叫道。

    “大姨修鞋啊!”褚青道。

    “你看看我这鞋能修不?”大妈从袋子里拎出一双布鞋。

    褚青接过看了看,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开线了,道:“能修。”

    “多少钱啊?”大妈问。

    “您给五块钱,我再把这边磨破的补补。”褚青道。

    “行,我先去买点东西,一会回来拿啊。”

    褚青套上小缝纫机,摇着把,“嘎达嘎达”不一会就搞定了。

    大妈也抹身回来,拿着鞋打量,赞道:“小伙子看你年纪轻轻,手艺真不错,这针脚就跟手工纳的似的。”

    痛快的给了五块钱,大妈显然没啥事,对褚青印象也好,开始打听他祖宗八辈并表示出给他介绍对象的莫大热情。

    褚青不好意思赶人,哼哼哈哈的应付,心不在焉的四处乱瞅。

    前面的街道就是真武庙路,人流量不多,两侧都是门市楼,中间露出一段路面。

    他眼睛忽地一亮,看到一个穿绿色t恤白色裙子的女人正要经过那段路,长头发,看不清面容,走路的姿态却是优雅,有种成**性的美感。

    走了一半,女人忽然脚一扭,身子歪倒在地,一时没起来。

    “大姨帮我看会儿摊啊,我一会就回来!”

    褚青连忙起身,丢下一句就跑了过去。

    何袖琼只觉得今天倒霉透了!

    原本相中的演员,价钱都谈好了,就差签约,今天却说临时接了另一部电影,要推迟这部戏的开工。

    姐你玩闹呢!

    虽然你是女主角,但因为你一个人延迟整个剧组的计划,分分钟浪费的都是钱啊!

    何袖琼好说歹说,就是没谈拢,无奈只得先回宾馆。

    她正想着回去给老师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谁知走着走着脚下一栽歪,就摔在地上,右脚踝一阵剧痛,再看那鞋跟已经掉了。

    何袖琼捂着脚,试着起身,但实在是痛,往周围看了看,连个能求助的人都没有。

    正焦急时,就看一个年轻人跑了过来,蹲下身道:“你没事。”

    “好像崴到了,很痛。”何袖琼道。

    褚青眨眨眼,她一开口,就听出这口音是台湾人。

    为什么呐?

    因为他觉得,碰着这种情况,大陆人基本会说“卧槽疼死我了!”,而湾湾人基本会说“好痛好难过!”

    这更得帮忙了,不能让湾湾一天老说内地人没素质,上厕所都不关门。

    “要不我扶你到那边坐坐?哦,我是修鞋的,正好还能帮你修修鞋,哪儿是我的摊子。”

    褚青往树底下指了指。

    何袖琼也看了眼,信了他的话,加上也找不到人帮忙,便道:“那就谢谢你了。”

    “你先等等啊,我给你拿只拖鞋。”

    褚青跑回去拎了只拖鞋让她穿上,然后扶着她起身。

    何袖琼试了试,虽然还很痛,但可以勉强走路。

    大妈走的时候还在愣神,这小伙子够本事啊,跑出去一趟就拐了个大姑娘回来。瞅着岁数大了些,但架不住气质好啊,就跟明星似的。

    何袖琼坐在马扎上,两只手捂着裙子,看着褚青利索的黏好了鞋跟。

    “等胶干了才能穿,这会儿别动。”褚青笑道。

    何袖琼心里犯愁,这可怎么回去?

    又看了看他,有了打算,开口道:“真是谢谢你了,能不能请你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现在走路不方便,你能不能把我送到宾馆去?哦,你的误工费我会赔给你。”

    “没问题,你住哪儿?”

    那宾馆就在这条街上,还有两站地的样子。

    褚青收拾好摊子,看她走路太费劲,干脆打了辆车。

    “呀!琼姐,你这是怎么了?”

    刚进门,一个小姑娘就大呼小叫的跑过来。

    “小声点!”何袖琼训了她一句,道:“没什么事,鞋坏了,脚崴了一下,多亏这位先生送我回来。”

    “真是太谢谢你了!琼姐可是我们的命根子,她要是出什么事,我们就不活啦!我叫小童,是琼姐的助手,你叫什么?”

    小姑娘很活泼,叽叽喳喳的说道。

    “我叫褚青。”

    他跟小童一边一个,把何袖琼搀上电梯,到了三楼。

    长长的走廊铺着地毯,两侧有十几个房间,有几间门都开着,不时有人出出进进。

    “你的脚最好喷点白药,没有的话就用热水敷一敷,这几天不要乱动。”

    褚青叮嘱了一句。

    “今天太谢谢了,耽误你时间,还让你破费了。”何袖琼拿出一张百元钞,道:“这一定得收下。”

    褚青摆摆手,笑道:“举手之劳,钱就算了,不然我就是破坏大陆同胞形象。”

    何袖琼惊讶道:“你知道我们是哪里人?”

    “我还蛮会听口音的。”褚青学着她们的语调说了一句。

    何袖琼掩嘴笑了一下,觉得这年轻人真的不错,此时才报出姓名,道:“我叫何袖琼,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有机会再联络。”

    说着把钱收起来,又递过去一张名片。

    这回褚青接了,看了看,上面写着:台湾琼遥影视公司总经理,何袖琼。

    琼遥?

    这位奶奶褚青很熟啊,当年看《梅花烙》《青青河边草》看得都很过瘾,还疯狂的想生一个像金名那样的闺女,然后成天捏她的胖脸。

    至于何袖琼……他从来没听过,但能成为琼遥公司的总经理,想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不过这些都跟自己没关系,褚青看了一眼就揣进兜里,道:“把拖鞋给我。”

    何袖琼往脚上一瞅,脸红了一下。

    褚青把拖鞋塞进木箱,笑道:“那我走了,拜拜!”

    何袖琼看他转身就走,干脆爽快,走路的姿势也跟普通人不一样,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那是常年练武留下的节奏感。

    长得普通了点,但那双眼睛,特别清亮平和,也算是有气质。

    她越看越觉得对胃口,脑中一闪,想到还有个角色没最终确定,这个年轻人的感觉跟人物很对,可以试试……

    “褚青。”

    何袖琼一跳一跳的追了上来,跟贾璋柯一样,开口就问:“你想演电视剧吗?”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第九章 回家章节目录第十一章 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