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8章 洗手间惊魂

正文 第8章 洗手间惊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心里五味陈杂,因为她看到的女鬼面容,与白天那个头朝下坠楼女生,死状相同,这似乎不仅仅是个巧合!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安抚雪儿,于是抓着她的手劝慰道:“你瞧,手上干干净净的,哪里有什么血水,镜子里也只有我俩的虚像,你刚才所见,不过是看花了眼!”

    她用狐疑的目光瞅着我:“真的?”

    我点点头:“每个人都看错的时候,你之所以看到刚才的恐怖景象,应该是心里一直对坠楼女生好奇导致,别胆怯了,回去睡觉吧!”

    扶着雪儿走出洗手间,回头关灯的瞬间,眼睛忍不住瞥了下墙上的镜子,在光亮消失的瞬间,似乎浮现出了一张血脸。

    心中一颤,寒毛都要竖立起来,将灯打开后再次瞅去,却空空如也。

    雪儿扭头瞅盯着我,惊魂未定的脸上露出好奇:“怎么了?”

    我微笑一下:“没什么,水龙头还没有关上罢了,说完用后一摁,止住了哗哗流淌的水流。”

    将雪儿送进卧室,刚搀扶到床上坐下,这丫头突然冲我大声呵斥起来:“流氓,快走开!”说着将自己的眼睛用手悟了上。

    我先是一头雾水,随后才察觉,自己不仅鞋子没穿,连衣服也没有披,浑身上下只着一件三角内裤。

    并且此时站立的位置有些尴尬,腿间的那啥鼓鼓的,正对着雪儿的脸庞,距离不过半尺!

    忙退后两步将身子侧了侧,冲她调侃道:“下午不小心看了你的身子,现在又被你看到了躯体,也算是扯平了,你不吃亏的!”

    她从指缝里瞪视了我一眼:“怎么不吃亏,能一样吗?”

    我嘿嘿一笑,假装糊涂道:“难道你的意思是,我还穿了一件,没有你光得彻底,那好,我现在就脱了!”

    她又赶紧将眼睛捂上:“不要啊不要!”

    我呵呵一笑:“行了,不开玩笑了,那样做的话岂不是真成了流氓。”

    她将手从眼前移开,斜视着我:“你本来就是流氓!”

    见她已经完全从刚才的惊惧中恢复过来,我打算离开,于是笑笑:“为了不落个坏名声,我还是回自己房间吧。”说完朝门外走去。

    “唉,等一下!”

    刚走了两步,突然又被她叫住了。

    “怎么了?”我扭过头,轻声询问。

    “那个……,你再呆一会,等我睡着了再回去吧。”这丫头脸红红的,踟蹰了一会小声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倒是有点令我意外,不过想想也对,她一个女孩子,半夜三更突然在镜子里看到恐怖的画面,心里一定残留有阴影。

    顿了一下,点点头:“好吧,我可以留在这儿,不过有一点,要是一时热血澎湃、浴望上来,做出什么冲动事情来,千万不要有意见。”

    她躺在床上,用毛毯将身子紧紧裹了两层:“你要是敢,我废了你!”说完转过身,面朝墙面。

    眼睛盯了会她纤细的腰与圆鼓的屁股,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担心继续下去真会冲动,于是转移目光,并轻轻踱步。

    不经意间,被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根手链吸引,拿在手里仔细一瞧,是用红色的细绳编制而成,非常精巧漂亮,连接的地方还打了个同心结。

    心说这么别致的东西,雪儿那大大咧咧的丫头肯定编不出来,一定是买的。

    “吱呀——”

    正专注着掌心的红绳手链,卧室的门突然开了,一股似有似无的风涌了进来,将我吓了一跳。

    不由得疑惑起来,哪里来的风呢,难道是有窗户没有关严实?

    弓下身子瞅瞅雪儿,已经呼吸均匀、进入了梦乡,于是放下手链,蹑手蹑脚地关门走了出去,感知了下,凉风似乎是从洗手间吹来。

    踌躇了一下,走了进去,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将手伸向门侧,打算开灯。

    冷不丁的,手指触碰到一团湿漉漉、滑溜溜的东西,冰冷刺骨,吓得赶紧缩了回来,心跳不由得加快。

    那感觉,就像是一缕浸泡在冰冷河水里的女人头发……

    想起走道里也有灯,忙退后两步啪的一下打了开,多年不用,玻璃罩上结了一层尘垢,光线十分昏黄,好在眼前一切清晰不少。

    重新走到洗手间门口,发现最里面的小窗开了一道缝隙,夜风正呼呼吹来,谨慎地将头探了进去,朝门的一侧窥视。

    平整的墙面上只有电灯开关,根本没有什么湿漉漉的头发!

    打开洗手间的灯后,我信步走了进去,环视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异样,于是走进里间,打算将窗户关严。

    “砰——”

    洗手间的门突然关了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心里咯噔一下,有些紧张起来,忙自我安慰道:也许是风带上的吧?

    呼啦一下关紧窗户后,快步朝门外走去,打算赶紧离开。

    “啪啪——”

    头顶上的灯泡闪烁了两下后,突然熄灭了,洗手间里顿时陷入幽黑。

    我意识到有些不妙,忙三步并两步跳到门口,抓住把手想要将门拉开,但不管如何使劲,就是纹丝不动。

    忽然,脖颈后面一凉,有水滴落下来,冰冷的感觉登时传遍全身,不由得一颤,寒毛耸立。

    我呼吸急促起来,踟蹰了两三秒,终于下定决心,将头慢慢地朝上扬起,但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啪”的一声,灯突然亮了,一张惨白的女人脸正对着我,几乎鼻尖碰着鼻尖。

    她就像是在冰水里泡了多年,眼眶深陷漆黑,鲜红的嘴唇微微抿起,似笑非笑。

    与此同时,一缕缕头发垂了下来,湿湿的、凉凉的,撩拨着我的脸庞,冰冷真实的感觉让我知道,这不是幻觉,而是——见鬼了!

    我粗喘着对她质问起来:“冤有头债有主,你……你找我干什么?!”

    她没有回应,但紧抿的嘴唇张了开:“咯咯,咯咯……”发出一串阴冷的笑,就像是从地狱传出来的般。

    我浑身冰冷,实在不愿意与她对视,忙闭上了眼睛,在心里急切地回忆起对付的方法,最先蹦出来的,是童子尿!

    也顾不上其它了,褪下内裤就开闸放水,本来就憋了一段时间,所以洗手间里“哗哗”的声音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