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71章 栅栏穿透身体

正文 第71章 栅栏穿透身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个女生的死有点像是意外,当时站在天台上晾晒衣服,突然起了一阵风,踉跄着从楼上摔了下去。

    落下的位置十分不巧,是一排耸立的老式栅栏——像古代标枪的那种。

    女孩双臂伸展、身子下趴,从头到脚一共被八根竖立的铁杆穿透,最上面的那根直接刺穿了她的一只眼睛,眼珠子都被捅了出来,挂在铁杆的尖端上。

    接下来的一根刺穿了喉咙,这位置流血最多,想必颈动脉被扎破了,再往下的三根,穿透的位置是胸脯之间、心口窝和小腹。

    第六根……从她脐下三寸的私密之处穿了过去,令人有点心寒;第七根和第八根贯穿了两条重叠的大腿。

    整体看上去,女生的姿势有点怪异,可以说像一个十字架,也可以说像一只美人鱼。

    她坠落下来后,并没有马上死去,而是挣扎了好一阵,想要从刺穿身体的栅栏上爬下来,但三角形的尖端刺进去容易,拔出来可就难了。

    一直到断气都没能摆脱哪怕一根,等救护车赶来的时候,已经彻底没了救,自此之后,学校紧急撤离了所有标枪模样的栅栏,全部换成了低矮的木质围栏。

    关于第九个女生的摔死经过,英语老师已经跟我和雪儿讲述过;第十个坠楼女生更不必多说,开学的第一天就亲眼目睹了。

    至此,所有死亡女生的情况算是基本了解了,虽然知道她们是被白脸女鬼沈长清所害,但却不清楚缘由。

    十个女生相互之间没有直接联系,与沈长清也没有交集,摔死的方式和模样也各尽不同,实在难以揣摩出来,沈长清的鬼魂为什么要选择她们,难道真是随机的?

    不对,一定是这十个女生有过什么共同的行为或动作,惹恼了白脸女鬼沈长清,所以才会招致杀身之祸。

    究竟是什么相同的行为或动作呢……?

    带着疑问,我又重新浏览起了坠楼女生的资料,第一个当然是娟子,死亡前马上就要去一家医院工作了。

    作为一个平时喜欢出去鬼混的假小子,能通过面试实属不易,听英语老师说,她临时抱佛脚,将自己浸泡在实验楼里一整天,连毕业照都没顾得上拍。

    实验楼?

    突然,我的思绪停住了,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下,就像是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被电击了般,寒毛耸立!

    忙翻看起后面所有坠楼女生的资料,逐一审查后,发现果不其然,竟然或多或少都与实验楼有关系。

    要么是在实验楼上坠落下来摔死,要么就是在死之前的短时间里去过实验楼——做解剖实验、观察标本、亦或者只是简单搬移器皿。

    如此看来,问题的关键在实验楼,但进出实验楼的学生多了,每天都有几十甚至几百人,为何沈长清的鬼魂要选择那十个女生,一定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也许,是这十个女生在实验楼里,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动作,或者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才招致了沈长清的鬼魂憎恶,将她们残忍杀害。

    实验楼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冷不丁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上次与雪儿一起去实验楼时,在标本室里见到的那根怪异小肠——它不仅在恍惚间蠕动了下,而且让雪儿中了邪。

    这一发现令我兴奋不已,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忙匆匆穿上衣服,朝楼下奔去,打算现在就去京源医学院的实验楼。

    “喂喂,这半夜三更的,你要干什么去?!”

    刚要开门来,雪儿的声音忽然从后面响了起来,这丫头估计是被我的动静吵醒了。

    “实验楼!”

    丢下这三个字后,我窜出了小楼,朝着医学院狂奔,巷子里十分灰暗,好在天上还亮着几颗星辰,能够大体辨出方向,没有碰壁。

    一口气跑到了京源医学院,正门的话肯定进不去,于是绕到了侧面那堵熟悉的矮墙,纵身一跃抓着墙头翻了过去。

    秋夜已经有了寒意,花和草的长叶上也滚动着晶莹露珠,但此时的我却大汗淋漓,火急火燎。

    校园里寂静极了,一切都已经沉睡,唯一能听到的就是我“蹬蹬蹬”的急促脚步声。

    撬开实验楼的门后,借助着手机屏幕的微弱光亮,快步走了进去,里面的温度明显低于外面,抵达第五层的标本展览室时,身上的热汗早已经变成了冷汗。

    推开沉重木门,在一排排的木架间穿梭,飞速扫视着瓶子里浸泡的器官,不一会就找到了上次来时,让雪儿中邪的那根小肠。

    不知道是不是温度过低的原因,瓶子里的小肠比那天小了不少,或者说蜷缩了起来,成为一团满是缝隙的球疙瘩。

    盯着瓶子里的小肠审视时,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被一双眼睛窥视着般,有点紧张起来。

    深吸口气转过了身,发现还真有眼睛,不过不是一双,而是一只,已经浸泡的肿胀变形的眼珠子!

    这眼珠子也并不陌生,上次来的时候我还差点撞倒了它,此时看上去比那天又膨胀了许多。

    目光停留在它上面的时间越长,越感觉它与那根小肠一样诡异,似乎还有生命一般,死死地盯视着我,瞳孔里投射出来一股幽怨的寒光。

    忙将它也搬了下来,与刚才的小肠一起,移到了展览室最前面的空地上。

    接下来,我又举着手机,从第一排开始,一件一件地观察起架子上陈列的标本来,想要找出与刚才的小肠以及眼睛一样,透着诡异感觉的器官。

    终于,在一个瓶子前发现了不对劲,里面装的是一个人的双肺,虽然眼睛里的它一动不动,但心里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它在一收一缩地呼吸。

    我知道,这也应该是我要找的标本,搬下来放到了最前面的空地上,与小肠和眼珠子的瓶子紧挨着。

    之后,将剩余木架上的瓶子从头看到尾,并没有发现有怪异感觉的器官,担心自己粗心大意看漏了,于是又从倒数第一个标本开始检查起来,一直回到第一个,也毫无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