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6章 我的女人

正文 第6章 我的女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说你,洗澡怎么不反锁门呢!”

    我退后两步将门带了上,心中还是一阵汹涌澎湃,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脑子很乱,有紧张、有羞愧、也有浴望。

    要知道,以前在高中时,仅仅在舍友的小人书里,看过异性的身子,并且还是黑白的,那种画面都能脸红心跳,更别说现在活生生的一具娇美胴体了,人生第一次!!

    几十秒后,雪儿开门走了出来,换了一身洁白的连衣裙,鼓着腮帮子气嘟嘟道:“说,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

    我窃笑起来:“什么都看到了!”

    她使劲跺了跺脚,仰脸夸张地大嚎起来:“哎呀老天啊,被流氓看光光了,以后怎么办呢,呜呜呜……”

    我瞧了瞧她的脸:“行了,别干打雷不下雨了,一滴泪水都没有,大不了以后我吃点亏,把你娶了呗!”

    她举起小拳头,冲我捶来:“才不嫁给你这个猥琐男呢,我要的是白马王子!”

    我边朝门外躲去,别转移话题道:“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走吧!”

    两人打闹着出了巷子,离开了居民区,夕阳余晖下,在街道上并肩闲逛着,引来一些诧异的眼神。

    能看出来,有羡慕也有嫉妒,更多的是狐疑,大抵是觉得我俩的气质和穿着,差别很大吧?

    “就去这家吃吧!”

    雪儿突然驻足,用手指着旁边的一家店铺。

    扭头一瞅,是一家自助烧烤店,每人五十八元,于是苦笑道:“没想到你雪儿大小姐,不仅脾气差,还如此吝啬!”

    她坏笑两声:“这不是小气,而是要照顾老板的生意。”说完推门而入。

    我跟进去一瞅,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大都是一些学生和上班族,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和雪儿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

    一位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过来:“两位好,请点餐。”

    雪儿接过单子开始了口吐莲花:“四份肥牛,四份羊肉,四份大虾,四份金针菇……”估计是将菜单上有的都要了四份。

    别说服务员了,连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忙冲她挥挥手:“行了行了,差不多就得了,点这么多吃得了吗?”

    她瞪了我一眼,随即转向服务员:“暂时就这些吧,不够的话再叫你!”

    两三分钟后,一盘盘的菜肉全都端了上来,餐桌都摆放不下,只能垒摞起来。

    服务员临走前,略显得意地甩下一句:“本店有个规定,剩菜超过两百克,要三倍罚款!”

    雪儿吐了吐舌头,愤愤道:“吓唬谁呢,以为姑奶奶是吓大的吗?”

    “开吃吧,我都饿得两眼发花了!”说着我端起一盘羊肉卷就往烤盘上倒,毕竟体力消耗不少,中午那顿也攒着呢。

    “停停停!”雪儿将我手里的盘子夺下,端起一盘金针菇倒递过来,“先吃两三样蔬菜,然后再吃肉类,期间尽量少喝酒水,这才是套路!”

    “你这样有意思吗?为了多吃几口,弄得一点都不自然和舒服,何必呢?”话虽这样说,但还是按照她说的进行,毕竟,不能吃亏呀!

    接下来,我算是知道雪儿进门前为啥坏笑了,这丫头确实挺照顾老板的生意,狼吞虎咽的样子简直就像三天没吃饭似的。

    本来自以为饭量够大了,但是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由得甘拜下风:“从你这饭量看,应该是属猪的吧?”

    她边咀嚼着嘴里滚烫的烤肉,边瞪视了我一眼:“知不知道,和女生一起,是不能谈论饭量和年龄的,你两样都沾了,一看就没格调,估计没谈过恋爱!”

    我翻了翻烤盘上“滋啦滋啦”响的牛肉片:“你这话你倒是说错了,村里有个女孩叫梅子,一直暗恋我呢,不过姨奶奶说她不是我老婆,不让我跟她交往。”

    “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

    雪儿这丫头笑得都咳嗽了,喝了一大口饮料才止住,“我还以为暗恋你的姑娘叫小芳呢,话说回来,连你这样的垃圾股都喜欢,由此可见她长相如何了,嘻嘻……”

    “你又没见过梅子,别忘加揣测,她虽然没你会打扮,但身材相貌并不比差,脾性还比你温柔!”

    “呵,情人眼里出西施呀,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见见,喜欢你这个猥琐男的梅子姑娘了。”

    虽然两人胃口都不小,但雪儿点的菜确实有点多,最后还是剩下了一盘牛肉片,但都肚子圆圆实在无法下咽。

    我打了个饱嗝,叹息道:“没办法,已经烤熟了,又不能退回去,看来只能认罚了。”

    雪儿眼中露出一丝坏笑,将牛肉片用镊子夹住,悄悄地朝垃圾桶凑去。

    “这位顾客,你在干嘛呢?”

    她刚要倒掉牛肉,先前的那位服务员突然冒了出来,眼睛直视着她,皮笑肉不笑地来了这么一句。

    显然,暗中一直盯着我们,就等这个时刻报复呢。

    雪儿尴尬地一笑:“没干啥,吃烤牛肉片啊!”

    说完将镊子夹着的牛肉片放在碟子上,三下五除二扒拉进嘴里,痛苦下咽的样子,看的我都有点替她难受。

    那服务员似乎有些失望,怏怏地开了单子:“一百一十六!”

    付过钱之后,我搀扶着雪儿走了出来,调侃道:“你也不像缺钱的人啊,干嘛这么折磨自己,吃不了就认罚嘛!”

    她眉头一皱:“哼!我不是舍不得那点钱,是看不惯那服务员讥诮的眼神,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

    赶到学院三号楼一层,找到固定教室后,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新生,扫视了一眼,大约四十来个,男女各占一半。

    与时尚的雪儿比起来,大部分女生都比较质朴,说的稍微直白点就像是村妇,应该是刚从炼狱般的高三走出来,还没有朝都市女性进化吧。

    在角落里找了位置坐下,不一会,火热讨论的教室变得寂静了,很多人不停扭头瞅来,尤其是男生,两眼直放光。

    前排的几个,一脸恶心相地搭讪,但全被雪儿冷眼无视,还有一些采用了迂回战术,和声和气地向我打探她的信息,或者换下位子。

    我对这些见了美女就蜂拥而上的男生很厌烦,一拍桌子:“都有完没完!谁要是再骚扰我的女人,别怪我不客气!”

    这话一出,绝大多数男生都沉默了,不再有想法,但偏偏有不识好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