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67章 追悼会

正文 第67章 追悼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什么事?”她有点好奇地瞥向我,放慢了脚步。

    “上午的时候,你未婚夫和弟弟去医院找过我。”说完之后我紧盯着她的脸,不想放过哪怕一丝一点的表情变化。

    若冰愣了下,随后对我轻蔑地摇了摇头:“你也应该算是有点头脑的人了,怎么谁的话都信?真是太幼稚了!”

    被她鄙夷后,我没有任何不悦,相反,心中还涌现出一股激动之情:“你是说……那个许一凡并不是你未婚夫?”

    她脚下的步子加快了些,随口而出道:“他跟我的关系,与你跟我的关系差不多,仅此而已!”

    听到这话我十分高兴,至少和那个许一凡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了,确切地说,还要比那家伙靠前,因为从若冰的语气来判断,似乎对他更加厌恶。

    雪儿这丫头愣头愣脑,哪壶不开提哪壶,跳到若冰身旁质问起来:“那个许一凡挺好的啊,不仅是个高富帅,又在一家公司里担任总经理,十分有才华,你为什么不——”

    “如果你觉得好,你可以去当他的未婚妻,反正我是对他没什么感觉。”若冰不等雪儿说完,就冷冷地扔着这么一句,搞得那丫头登时哑口无言。

    我冲着气嘟嘟的她窃笑起来,心说活该,谁让你这么多嘴呢。

    来到门口后,若冰再次提及起了最近接连出现的女尸案,对我催促道:“希望你快点结束医学院所谓的‘坠楼诡案’,来帮助我们拓展思路。”

    我点点头:“放心吧,坠楼案很快就要结束了,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忙呢!”

    她有那么一点惊讶,语气颇为戏谑道:“恐怕不行吧,我虽然是警察,但只会抓人,不会捉鬼。”

    我微微一笑:“放心吧,让你抓的就是人,捉鬼的事情我自己来,对了,有件事还想打听下,你知不知道胡教授家的地址?”

    她虽然对我的继续调查有点不理解,但还算配合:“昨天我们去过,距离你们医学院不远,具体的楼栋和门牌号,待会我查阅下发到你手机上,不过……”

    “不过什么?”我追问道。

    “好像不会有人在家,因为今天要开胡教授的追悼会,他们应该都去殡仪馆了。”

    “那你告诉我殡仪馆在哪儿?”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过两个红路灯后左拐,之后一百来米就是了!”若冰扬手指示着道。

    虽然我还想与她多聊一会,但知道还有要事去办,只好依依不舍地告别,按照她所说的方向,朝殡仪馆快步奔去。

    雪儿那丫头,好像有点生闷气,也不搭理我,一个人默默地跟在后面,被落下了很远。

    耳边安静下来后,还真有点不适应,尤其走在马路上的时候,感觉挺无聊的,于是转头对她催促道:“能不能快点,赶时间呢?!”

    不催还好,一催之下这丫头竟然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了路旁的石椅上,半闭着眼帘、斜瞪着我,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本大小姐走不动了,要歇会。”

    “你——”

    我想把她扔在这儿,但左右瞅瞅,附近也没有个公交站牌,有点不放心,遂走过去将身子蹲下,“上来吧,我背着你。”

    她哭丧的脸上立马露出笑容,蹭地一下跳到我背上,揽着脖子哼哼起来:“驾驾驾,驾驾驾……”

    我边朝前快步奔走,边扭头冲她劝阻道:“驾驾什么呀,我又不是马!”

    这丫头完全不听,一点也不顾及面子,声音更大了,搞得一些路人不停回头张望,忍禁不禁,估计是当成了热恋中的痴傻男女。

    到了殡仪馆门口,将她放下来后一本正经地劝道:“丫头,你该减肥了,太重了,小爷的腿都累酸了!”

    她轻轻捶了我一下:“讨厌,以后不准说我胖!”之后掏出一张纸巾,帮我擦起额头上的汗珠,十分得轻柔。

    我有点不适应,将纸巾夺过来匆匆擦了两下,催促道:“行了,赶紧进去吧。”

    殡仪馆里静悄悄的,或者说死气沉沉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显得那么无精打采,想想也是,这种地方哪有多少生气。

    沿着一条小径来到正楼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响亮的声音,有人在念胡教授的悼词,回忆着他救死扶伤、兢兢业业的一生。

    循声而入,发现左侧一间大厅里人头攒动,墙壁上挂着胡教授的遗像,与雪儿一道轻轻走了进去,默默站在最后排。

    不一会,悼词完毕,胡教授的很多亲朋好友上前瞻仰遗容,沿着逆时针的方向前行,之后从另一端的小门离开,井然有序。

    很快,到了最后面的我和雪儿,缓步上前,看到胡教授身上盖着洁白的麻布,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安静极了!

    我停了下来,凝望着他的遗体,心里有些纠结,不知道接下来做的事情会不会令他伤心,甚至死不瞑目。

    短暂思忖后,还是决定揭露真相,因为有一个词叫法不容情!

    “呼——”

    正矗立在胡教授的遗体前,一阵阴冷的风吹了进来,将他身上的盖布掀了开。

    本以为他会是那天坠楼时血肉模糊的样子,但很意外,脸上的五官很端正,不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上面密密麻麻的缝痕——看来入殓师的手艺很高明!

    跪在遗体旁的一个中年男子,忙上前一步将胡教授蒙了上,之后略带歉意地望着我和雪儿:“不好意思两位,父亲该火化了!”

    男子虽然已近中年,但长相颇为俊朗,尤其一双眼睛,十分清亮传神,应该十分讨女人喜欢,现在都是如此,想来十年前更是英气逼人。

    旁边一个年龄颇大的妇人也走上前来,眼睛红肿,看来不是一般的伤心,也对着我和雪儿轻声提醒:“谢谢两位来送我丈夫,请回吧!”

    我没有挪步,而是对她请求起来:“阿姨,我想跟你儿子说几句话,您能稍微回避一下吗?”

    她对我的话有点吃惊,更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礼貌地同意了:“那好,不过请快一点,火化的吉时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