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65章 未婚夫

正文 第65章 未婚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输液时,望着软管里一滴一滴落下的药剂,第一次感觉时间是如此漫长,一分钟就像是一年那么无聊和难熬。

    雪儿那丫头斜躺在椅子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欣赏着狗血的爱情电视剧,表情随着里面男女主角的悲欢离合而变化,时而流泪、时而大笑,一副痴傻小姑娘的模样。

    我长舒口气,开始闭目养神,很快就进入了半睡半醒的沉醉状态,非常享受。

    “上官班长,我来看你了!”

    思绪正在虚无缥缈的空中飞翔,悠闲自在舒爽着,冷不丁听到了一声大喊,吃了一惊,忙睁开双眼。

    这声音似乎有点熟悉,好像是……

    带着猜疑和厌恶将头转了过去,一瞅,顿时没了心情,竟然是长毛杜那家伙!

    他上前两步来到床前,长发一甩装出一副伤悲的模样,夸张的姿态更是十分恶心,一手摸着我的手臂,一手掩在嘴旁。

    酝酿出嘶哑的哭腔,语气抽抽道:“上官班长,你这是怎么了啊?头伤得如此重,听说缝了上百针呢,你可一定要坚强呀,呜呜呜,呜呜呜……”

    望着这家伙假惺惺啜泣的样子,真想扁他一顿,但不好下手,一来正挂着点滴不方便;二来他虽然一脸挖苦相,但毕竟是来看我的,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也许现在说哭脸人更合适。

    我深吸口气,收住自己的火气反问道:“长毛杜,你不去上课跑这儿来干嘛?”

    他顿时脸色一变,嘿嘿笑了起来:“当然是来看你啦,听说上官班长你受了伤,作为好‘朋友’,我肯定要亲自过来慰问一下。”

    我冷哼一声揶揄道:“看我?那你怎么空着手来呀,太虚伪了吧?!”

    他嘴角露出一丝阴笑:“带东西来看你的话太俗套了,今个我带来了一个人!”说完转向了门外。

    带了一个人?难道是她姐姐若冰,不对,长毛杜不像是有善心的人,又对我恨之入骨,来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

    伴随着一阵轻微得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踱了进来,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侧分的油亮燕尾发,十分有职业经理人的范。

    长相的话,脸庞棱角分明,星目剑眉、鼻梁高挺,也算是一个帅哥级的人物,虽然我不想这么承认,但不承认也不行!

    瞥瞥旁边椅子上的雪儿,整个人都傻了,呆呆地望着走进来的西装男子,口水都要留下来,怀里的瓜子“哗啦啦”从包里淌出来,掉落了一地!

    这丫头,真是没出息!难道没见过帅哥吗?小爷我长得也差不哪去啊,怎么就没见她有过这种反应?!

    西装男子眨眼间已经来到跟前,冲我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许一凡,现在是一家金融公司的总经理,听阿杜说,你熟稔术法,那天晚上在烧烤大院里,招出鬼魂对付他们。”

    听到这个名字,我一下子想了起来,那天晚上在烧烤大院里,长毛杜陪着他二叔坐救护车离开前,说要请一个叫一凡的帮忙对付我,原来就是这小子!

    这家伙虽然脸上挂笑,但笑得很不友好,透着一股子挑衅,尤其眼神,包含着一丝轻蔑之情,似乎很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当然不甘示弱,但表面上还是要谦逊谦逊:“怎么会?我就是一乡下来的大一新生,哪里懂什么术法?对于那天晚上烧烤大院发生的一切,也十分疑惑和不解!”

    这个许一凡明显不相信我,转向雪儿将身子微微俯下,眼里放电道:“你应该是雪儿姑娘吧,长得真漂亮,心灵也一定很美,这样的女生该不会说谎吧。”

    这丫头被稍微一勾搭,竟然就将我出卖了:“上官确实懂一些驱鬼术,那天晚上他用招魂咒唤来了一个红毯小女孩,才让我俩解围。”

    真拿她没办法,不过说就说吧,反正那家伙刚才的神情,已经表明不相信我的敷衍。

    他听后对着雪儿又是恶心的一笑:“你真是一个优秀的女孩,有时间的话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

    雪儿一个劲地点头:“时间一直有,什么时候都可以,这是我的电话。”说完还真将手机号码给了那家伙。

    许一凡收下后笑了笑,之后重新转向了我,摆出一副真诚的姿态:“上官同学,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我冷冷的追问。

    “以后请不要找阿杜的麻烦了,毕竟,他是我未婚妻的弟弟!”

    听到这话,我浑身一颤,就像是在平坦的大路上毫无防备地行走着,突然被人在后面捅了一刀子,既疼痛又愤怒。

    重新审视起这家伙,发现一脸的笃定之色,好像并不畏惧我,即便知道我懂得术法。

    知觉告诉我,这将是一个难对付的人,以后会少不了与其打交道。

    “可以,但他必须保证不再持强凌弱、欺负别人,否则见一次我就教训一次,直到这条狗改掉吃`屎的习惯!”我铿锵有力地回敬了句,用坚定的目光对视着这个许一凡。

    “一言为定!”

    有点意外,这家伙短暂的思忖后,竟然同意了,完全不顾一旁挤眉弄眼提醒他的长毛杜。

    “没有其他的事,两位请回吧,恕不远送!”我下了逐客令,心情实在有点糟糕。

    “那好,先告辞了。”说完他拉着长毛杜离开了,出门前还不忘冲雪儿抛了个媚眼,打了个手势。

    食指上挂着的宾利车钥匙,也剧烈地晃悠了两下,极尽张扬和显摆!

    我瞪视了眼旁边一脸兴奋的雪儿:“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跟拜金外围女有什么区别?”

    她斜视着我,一副得意的姿态:“怎么,吃醋了?”

    “吃醋?想多了吧!我巴不得有个男人赶紧把你弄走,省的一天到晚喋喋不休的烦人!”

    “我的意思是,你见自己喜欢的警花有了未婚夫,吃醋了吧!”雪儿戏谑起来,随后更是给我来了致命一击,“凭我的经验,你跟那个高富帅比,没什么戏!”

    “你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我脆弱的心灵又被她敲打了一下,差点碎了。

    “哎呀,真生气了啊?实话告诉你,你还是有一点比那个许一凡强的。”

    “哪一点?”我顿时感觉有了激情。

    “容易被掌控!”

    “靠!你这丫头,是贬我呢还是夸我?”

    “你不明白,女生天生就有掌控和照顾的本性,尤其个性要强的女人更是这样,如果不能,即便那个男生再优秀,也不会让她有持久感兴趣,所以男生在女生面前,除了表现得刚强外,也要时不时弱小一下。”

    这话说得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不过还是挺怀疑,雪儿这丫头一直对若冰有成见,会真心实意给我出好主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