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5章 夹紧双腿

正文 第5章 夹紧双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心中一愣,这嗓门有些熟悉啊,忙扭头一瞅,发现竟然是雪儿那丫头。

    她狂奔过来,将大叔一把拽到旁边,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这是六百块,你这房子我租了!”

    我一听火了,上前两步将她递钱的手摁了下去:“什么意思,显摆你有钱是吧?凡事都要讲规矩,这房子是我先租的,已经跟大叔商议好了。”

    她瞟了我一眼:“你不是还没付钱吗?这就说明没有订立契约,不受法律保护!”

    “别拿法律吓唬我,你横插一杠子就不对,去别处租吧。”说着我将她朝巷子深处推去。

    “不行!我累了,也不想逛了,就看中这栋两层小楼了!”她摆脱了我,又掏出一部分钱递向大叔,“一千块租给我吧!”

    我听到这话,立马没了多少自信,人家都出一千了,大叔能不乐意吗?何况刚才也没有接过我的钱,不算毁约。

    正打算离开,谁知道大叔突然叫住了我:“小伙子,你也留下吧,楼上有两间卧室,你和这位姑娘一人一间,她一个女孩住,毕竟……,毕竟有些不安全。”

    本以为看到了曙光,谁知道雪儿那丫头竟然一口回绝:“不行大叔,我自己住一点不害怕,并且就算要合租,也应该找个正人君子,哪能跟猥琐的人一起!”

    我听后气得头发都差点竖起来,指着她的鼻子质问:“臭丫头,说谁猥琐呢?说谁呢……”

    她呵呵一笑,得意地晃晃脑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长呼一口气:“哼!好男不跟女斗,尤其是有着公主病的富家女,素质太低!”

    她用食指戳着我的胸膛:“说谁素质低呢!说谁呢……”

    旁边的大叔忍俊不禁,上前一步拉住了雪儿,将她拽到了十几米远后,小声嘀咕了一阵,不知道说了什么悄悄话。

    就看到那丫头频频点头,之后给了他三百块钱,拿到钥匙后晃悠到我面前,站上一块石墩居高临下道:“本大小姐心地善良,见你怪可怜,就同意合租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咋回事,态度怎么转变得如此快?大叔究竟跟她说了什么?

    扭头再找大叔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远了,一拐弯消失在了巷子尽头。

    踟蹰了几秒钟,对雪儿这丫头质问起来:“为什么又答应跟我合租了,刚刚大叔对你讲了什么?”

    她白了我一眼,径直走进小楼:“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大叔说了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

    暗自思忖起来,再去找这么实惠的房子恐怕是难了,并且连续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又奔波了大半天,也确实乏了。

    于是跟着她走进房门,装出清高的样子:“既然你开口了,小爷我就勉为其难,与你一同住下吧!”

    “天呐,究竟有多少年没人住过了!”

    前面的雪儿驻足在客厅中央,用手掩着口鼻,眼中露出厌恶的神情,放佛受了委屈似的。

    我环视了一圈,发现确实,这房子不是一般的陈旧,家具和电器全是灰色,布满了厚厚的尘土,而天花板以及墙角上,结满了硕大的一张张蜘蛛网。

    关键是光线也不好,昏暗得很,底层只有一扇小圆窗,窗帘拉开也没什么效果。

    唯一能够欣慰的就是还算宽敞,沙发真皮、吊灯华丽、电器厚重……,曾经繁华的样子可见一斑。

    踩着螺旋形的楼梯拾阶而上,来到二楼一瞅,左右两个卧室,中间靠楼梯的是洗手间。

    还算不错,外面是盥洗室,里面除了马桶还装有热水器,就是光线十分昏暗,有些阴冷。

    雪儿用钥匙打开两个卧室后,眼珠子一转,立马指着右侧较大的那间宣示道:“这间我睡,左边那间给你!”

    我从农村长大,倒是不计较睡得有多好,有一张床就够了,走进左边卧室一瞧,除了小点外,一切都还不错。

    床是一米八宽的木床,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大衣柜,一张写字桌。

    眼睛凝视着桌面,感觉怪怪的,总是忍不住联想到档案室看见的那张,模样似乎有些类似,大抵是十来年前流行的款式吧!

    出来后去参观了下雪儿那丫头的房间,十分宽敞,从残留的粉色装扮能看得出,以前的主人是个年轻女孩。

    唯一令我感到不舒服的就是,光线太暗,窗户比我那间还小,而且上面贴满了红色纸花,虽然时间很久了,但看起来还很艳红,就像刚染过血一样。

    “咳咳咳,咳咳咳……”

    雪儿清了清嗓子,对我坏笑起来,“你不是想知道大叔对我说了什么嘛,现在就告诉你,他说这房子有近十年没人住了,需要一个劳动力!”

    我冷哼一声:“就知道黄鼠狼不会有好心,原来让我留下,是为了当奴隶使唤。”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别这么说嘛,你也住在这儿,干净卫生了也会心情舒畅的。”

    我长叹口气:“有你在,恐怕心情是好不起来了!”说着躲开就要踹我的雪儿,开始收拾起上下两层来。

    这丫头的心就像是石头做的般,即便我干得热火朝天、汗流浃背,也不帮一点忙,还颐指气使地瞎指挥。

    三个小时过去了,小楼里终于换了一副模样,从沧桑‘老者’,变成了时尚‘靓女’!

    望着自己的杰作,心里畅快极了,一屁股瘫在沙发上休憩起来。

    雪儿那丫头一边溜达,一边频频点头:“还不错,这才有点房子的模样,那啥,猥琐男,待会请你吃饭,算是犒劳了!”

    我将身子坐直,对她一本正经道:“什么猥琐男?!我有名字——上官浩宇!”

    她剥了颗口香糖放进嘴巴:“这名字倒是挺特别,还以为会叫什么狗胜、银蛋之类的呢,农村不是流行烂名好养活嘛,你父母怎么给你取了这么一个文绉绉的名字?”

    听到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他们给予我的除了生命就只有这个名字了,这些年究竟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还好吗?……

    希望我的选择没有错,能在京源找到线索!

    雪儿将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喂喂,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生气了?”

    “刚才干了那么多活,累的!”说完翻转了下身子,背对着她,“先让我歇一会,有力气了再出去吃饭。”

    说完眯起了眼睛,本打算只休憩一小会,但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直到下腹有些涨痛才醒来。

    四下一瞅,不见雪儿的影子,本就光线不足的房间,更加昏暗了,时间已然是傍晚!

    被尿憋得难受,赶紧上楼奔向洗手间,推门而入后,映入眼帘的是白花花的一片,眨眨眼看清后,彻底惊住了,只有心脏在“扑通扑通”地敲打着胸膛!

    雪儿正一丝不挂地矗立在面前,湿漉漉的乌黑长发,一直垂到丰腴后背,羊脂般的肌肤飘着清香,圆润酥`胸傲立、美白玉腿修长,曼妙的身姿尽收眼底。

    她手里拿着毛巾,擦拭身子的手卡住了,整个人张大嘴巴望着我,两三秒后才反应过来。

    先用手捂住下面,但胸前的两只玉兔欢快地跳跃着,转而用手又护住上面,但那一丛黑色森林被一览无遗。

    最后只好夹紧双腿蹲下身子,双臂紧紧抱在胸前,对我厉声呵斥起来:“出去!出去!快出去,流氓,色狼……”
第4章 怪异老头章节目录第6章 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