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51章 被囚禁

正文 第51章 被囚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觉得身体有些僵硬,想要舒展一下筋骨却动弹不得,并且手脚之上还传来酸楚疼痛的感觉。

    心里颇为恼火,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借助着昏黄的灯光,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密室里,并且被五花大绑在了一根碗口粗的垂直管道上。

    心中先是一惊,随即想起来了,自己在档案室查阅档案的时候,察觉到身后有人,扭头去瞅时被打了一棍子,之后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想必就是那个歹徒将我弄到了这里,并且绑在了管道上,他是谁?为什么要将我打昏?与十年来的女生坠楼案有没有关系?……

    “吱呀——”

    正当我苦思冥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密室的厚重铁门打开了,一个老头徐徐地走了进来。

    一身发白的中山装,一张毫无表情的沧桑老脸,一双幽黑的眼珠子,一点也不陌生——器械楼的管理员张老头!

    “是你?!”我先是一惊,随后哼笑两声,“呵呵,呵呵,其实我早该想到是你了,英语老师说过,你一直住在这器械楼里。”

    “十年前的学生`档案,我不是已经帮她查询过了吗?为什么还要让你偷偷某某地溜进来翻看,难道是不相信我?”

    老张头质问这些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愠怒。

    “与她无关,是我不相信你,要亲自查阅十年前的学生档`案的,想知道究竟有没有女生失踪或者出意外!”

    “你?!”

    他眼睛眯成了一道缝隙,豆粒般的黑色瞳孔里露出凶狠的寒光。

    “嗯!不可以吗?”我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知道这怪老头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为什么会对十年前的女生失踪或者意外感兴趣?”

    “告诉你也无妨,我怀疑医学院十年来之所以会摔死十个女生,与之前的那名死亡女生有关!”我斩钉截铁地回应道。

    “不可能,在第一个坠楼女生之前,京源医学院根本就没有女生失踪过,更别提殒命了,所以你的推断不过是一种臆想罢了!”

    他虽然语气坚决,但目光却有些躲闪,看得出来这话说得并没有多少自信。

    我冷哼起来,反问道:“之前没有女生出意外?得了吧!虽然有人撕去了那个女生的入学信息表,但还是查出她是谁了!”

    说完这句话,我就有点后悔了,为了逞一时之口快,将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说出来去,接下来,一定会刺痛张老头的神经。

    默默地等待了几秒,有点出乎意料,站在我对面的他竟然没有反驳,更没有发火,而是一直平静地审视着我。

    这种目光令我浑身都不自在,因为揣摩不出来他究竟在想什么,接下来会做什么,只能焦急地等待着。

    终于,长时间的沉默后他开了口,语气出乎意料的柔和:“忘记你知道的一切,别去追查医学院的坠楼诡案了,可以吗?”

    声调虽然不高,但让人有种难以抗拒的压力感。

    我笃定地摇摇头:“不行!十年来已经摔死了十个女生,不能让这种魔咒再延续下去,既然被我碰到了,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决不允许再有女生无端殒命!”

    张老头的脸微微扬起,长呼口气:“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就呆在这里吧!”说完转过身,朝门口走去。

    见他就要离开,我忙厉声斥责起来:“喂喂!你知不知道这是非法拘禁、是犯罪?!”

    他踽踽而行的脚步没有丝毫停留,头也没有回,轻轻丢下两个字:“知道!”随后打开铁门,迈了出去。

    眼瞅着铁门就要关上,我抓住最后的机会大声质问了一句:“那你究竟要将我关到什么时候?!”

    门在扣上的一瞬间,缝隙里的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丝阴笑:“一直到死!”

    “砰——”

    他说完那四个字后,厚重的铁门就关了上,看样子不像是玩笑。

    我心里有点懊恼起来,早知道就先答应那老头了,等出去后再毁约,这样也不算是卑鄙,因为孔夫子曾经说过“信近于义,言可复也”,对小人不必讲信用!

    现在好了,只能在这间阴暗潮湿的密室里慢慢等死了,不行,我可不能死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

    小爷我还没找到父母呢?还没娶到老婆呢?

    想到这儿,扯着嗓子大声呼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吱呀——”

    铁门突然又开了一道缝隙,将我吓了一跳,赶紧住口。

    那张老头又会回来了,将脑袋探进来对我平静道:“忘了提醒你,这里是器械楼的地下室,隔音好着呢,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还是省省力气吧!

    还有,这厚实的铁门只在外面有锁,里面根本没有锁心,所以,即便你挣脱了绳索,也甭想撬开!”

    说完将门“砰”的一声关了上,彻底离开了,

    他说得应该没错,这间密室四周全是水泥墙,从潮湿的样子就能断定密闭性很强,处于地下深处,声音很难传出去。

    这次出来也没有告知雪儿我要来器械楼,就算她发现我不见,也不知道去哪儿找啊!

    完了,完了,难道我上官浩宇真要被困在这地下密室里,活活饿死?

    早知道是这么个结局,一定做点出格的事情,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别的不说,至少应该把雪儿那丫头嘿咻了,还有就是从小对我仰慕不已的梅子……

    “哗啦——”

    正意婬着,身后的管道里突然响起一阵倾泻的水声,一直延续到脚底之下。

    我先是一愣,随后灵机一动,有了一个主意,用头使劲碰撞起后面的管道来,一时间,“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管道连接的其他房间里,有人能听到声音,赶下来救我

    一连几十下后,后脑勺一阵裂痛,并且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将头发浸湿,我知道,这是血!

    猛然记起,今天是周日,校园里根本没有几个人,与管道相连的那些房间里,有人的可能性就更微乎其微了。

    如果继续撞击下去,恐怕不等被发现,就脑浆迸裂、一命呜呼了!

    看来这法子不行,必须另谋对策,这时候,又一阵水流自管道上方倾泻下来,在脚底之下发出剧烈的翻滚之声,随后,“哗哗啦啦”朝远处延伸而去。

    这一次倒是启发了我,下面并不是硬实的地面,而是排污的下水道!
第50章 被撕掉的那一页章节目录第52章 挖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