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50章 被撕掉的那一页

正文 第50章 被撕掉的那一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喂,门怎么开了,是不是……?”

    雪儿紧张兮兮地瞅着我,声音压得很低,并且有点颤抖,没有说出剩下的话语。

    其实,我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微微一笑宽慰道:“别想多了,上午的时候,湿发白脸女鬼与英语老师养的那只小鬼,发生过激斗,都伤得够呛,短时间里不会再出来了。

    这门有些年头了,木轴已经被摩得十分光滑,所以关得不是很严时,只要有一点点微风,甚至于没有风的时候,也会自己晃悠着打开,没什么好惊愕的!”

    说着我走了过去,将门缓缓地合了上,并插上了保险栓。

    雪儿见我如此自然笃定,紧张的心也松弛下来,张口打了几个哈欠:“本大小姐困了,要去睡觉了,不跟你闲聊了。”

    我嘿嘿一笑:“小爷我也困了,要不,咱俩一起睡吧?”

    她瞪了我一眼:“滚开!什么人呐,一天到晚除了吃喝拉撒,净想些婬邪之事,就不能改改你那好色的本性?!”

    我耸了耸肩,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改什么改?古语说的好,食色性也;饱暖思婬欲;自古英雄多好色,人不风流枉少年……”

    “好了好了,你去风流吧,别打搅姑奶奶就行!”说着雪儿白了我一眼,蹬蹬蹬地上楼了。

    我没有困意,也知道那只长发白脸女鬼,正藏在某处盯视着我,觉得还是尽快查出坠楼案的真相比较妥当,这也是为了我和雪儿的安全着想。

    等了一会,听到上面没有动静后,知道那丫头已经睡了,我悄悄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奔向医学院。

    目的嘛,就是去档案室亲自查询一下,究竟在十年之前有没有女学生失踪,或者出现意外!

    由于是周日,再加上中午刚下过一阵雷雨,所以校园里根本见不到几个人,冷冷清清的,不过,这正合我意。

    虽然人少,但毕竟是光天化日,所以也不好直接从正门撬锁进入器械楼,于是绕了一圈来到了背面。

    抬眼一瞅,不由得心忧起来,器械楼的后面竟然连路都没有,是一片低矮的草坪,说草坪也是抬举它,其实就是荒地,上面长满了高低不一的杂草。

    草坪靠近楼根的狭长地带,由于太凹,积了很多浑浊的雨水,上面飘荡着几片孤零零的梧桐叶,是在我之前的唯一造访者。

    没办法,既然来了就要有点收获,总不能无功而返。

    深吸口气淌着积水走了过去,沿着楼根徐徐而行,没几步鞋子就湿透了,这还不管什么,最悲催的是鞋底,沾了厚厚的泥巴,沉重得就像灌了铅。

    一阵艰难的‘长途跋涉’后,终于走到了楼根的中央位置——里面楼梯所对应的后窗。

    从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铁片,塞入窗户缝隙将插销拨弄到一旁,打开后爬了上去,站在窗台上刮了刮鞋底的泥,之后一纵身跳了进去。

    器械楼里十分寂静,也十分阴冷,大概是设计的原因,光线比较昏暗,与外面的阳光明媚比起来,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这种气氛,能让人莫名的紧张,就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架在脖子上般,不敢大口呼吸,处处受到束缚。

    已经是第三次来了,所以也算是轻车熟路,沿着楼梯拾阶而上,很快就抵达了六楼。

    走廊里更加阴暗,只有尽头的一扇小窗透过来些许光亮,好在我已经适应了,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档案室。

    虽然知道没人跟着,但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回头瞅了几次,确定什么也没有后,才放下心来!

    低头一瞧档案室的门把手,已经安装了一把崭新的防盗锁,不过这并不能难住我,用别针在牙齿里咬了咬,探进去晃悠两下就打开了。

    “吱呀——”

    虽然极尽轻微,但老旧的木门被推开时,还是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里面非常安静和沉寂,所有的摆设一如前两次那样,没有丝毫挪动:老式的写字桌紧靠在窗台前,靠墙的位置是一排铁柜,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摞摞码放整齐的文件夹。

    这些正是我要察看的东西!

    门上的锁都不是问题,柜子上的锁更是小巫见大巫了,三两下撬开后,顺着档案夹的名称,开始了查找。

    一目了然找到了十年前的********,每个人都有两张表,一张是报到时填写的个人信息,还有一张是毕业时教师给予的点评。

    这两张表记录的内容都比较详细,涵盖了新生从入学到毕业的全过程,并且右上角也贴有照片。

    不过,一共有十几个专业,一届的女生就有两三千人,这样一一查找起来,只怕到第二天早上都忙不完。

    不行,必须想个法子缩短时间。

    有了,如果有女生出现意外,那入学时的人数和毕业时的人数肯定有差异,这样一来,我只需要核对每个班级的前后总人数就行了。

    还别说,这方法省了不少事,最后锁定了三个班级的人数前后不符,忙急不可耐地一页页扫视起来。

    前面两个班级对比过后,发现少了的人都是男生,并且长大五大三粗,根本不会是白脸女鬼,看来要找的人在最后一个班级里了。

    快速地翻了一遍后,发现有点不对劲,所有学生都有两张表——入学信息和毕业点评。

    如果所有新生都顺利毕业,那入学和毕业的总人数应该能对的上啊?

    仔细查验了一遍才发现问题所在——班级的档案被人撕掉了一页。

    撕掉的那一页,一定是失踪学生的入学信息表,之所以只有一页,肯定是因为没有毕业点评那张。

    从发黄的断裂处可以看出,多年前就被人撕去了,不是最近几天所为。

    究竟是谁干的呢?胡教授?英语老师?……

    皱眉凝思的时候,突然觉得档案室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似乎……,身后站了一个人!

    这种光感觉让我浑身一凉,寒毛登时就耸立了起来,忙深吸一口气扭头去瞅。

    “砰——”

    还没有看清是谁,一记闷棍就砸了下来,额头上顿时阵阵剧痛,耳朵里也嗡嗡作响,眼前的世界开始晃动不已,并越来越模糊……

    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