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48章 帮我解开裤腰带

正文 第48章 帮我解开裤腰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这种事情以前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还真有人养啊?”雪儿脸上满是震惊。

    “其实现在回忆一下,早就应该想到英语老师家里养了小鬼的,有太多的迹象了。”我对自己的疏忽有些懊悔。

    “譬如呢?”

    “第一次进她家里,就感觉不太对劲,太过干净,一丝不染得有点另类;还有就是,她只吃素食,长此以往,可以使血水变得更加阴冷,是小鬼们最喜欢的。

    另外,就是她家的书房,我进去过一次,没有窗户,十分得昏暗、压抑,透着一股阴邪的气息,现在看来,应该就是平时供奉那只小鬼的地方。”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追上她问个明白?”雪儿听完我的话,一脸急切地询问道。

    “你能不能动动脑子,要是可以质问的话,在她没走之前我就问了,还用等到现在去追吗?”

    “为什么不能质问啊?你不是已经确定她养小鬼了,并且她也认识那只白脸湿发女鬼吗?”雪儿嘟囔着嘴反问起来。

    “唉——”我无奈地长叹口气,“看来有些女人不光是头发长见识短,智商也低呀!”

    “要说就说,别阴阳怪气地讽刺我,就算智商比你低,情商也比你高!”她冷哼一声。

    “那好,我就告诉你为什么不能现在挑明,一来她要是不承认,我们也没辙;二来她要是害怕秘密泄露,用那只小鬼对付我俩的话,后果怎么样不用我说了吧。”

    “那只小鬼连湿发白脸女鬼都能打跑,不是一般的厉害,如果对付我们的话,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我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干什么呢!本来没事也让你嘀咕得心神不宁、忐忑不安了!”

    “你说,她会不会已经猜出我们知晓她养小鬼了?”

    “嘘——”

    我将食指放在嘴边吹了下,脸色夸张地吓唬道,“小点声,说不定那只小鬼已经来刺探消息了!”

    雪儿吓得忙用手捂上自己的嘴巴,娇软的身子往这边靠了靠,紧紧贴在我的肩膀上,惊恐的大眼睛扫视起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见状我一把将她揽入怀中,装模作样道:“放心好了,有你老公在这儿,什么冤魂厉鬼都伤害不了你的!”

    她眼珠子滴溜一转,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呼啦一下将我推开:“混蛋,竟然又占我便宜,快滚开!”

    我嘿嘿一笑:“什么叫我占你便宜,明明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

    她怒目一瞪:“那还不是因为你吓唬我、忽悠我!”

    “昨天晚上被长毛杜一伙围攻的时候,我可是没有吓唬过你、忽悠过你吧,但你好像也自己承认是我女人来着……”

    “那不算数!”

    “嘿,掌心灼烧的伤还在呢,某些人竟然开始了耍无赖,真让人寒心呐!”我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我才没有耍无赖呢!”这丫头有点心虚起来,“这样,你的手没有痊愈之前,我多照顾照顾你总可以了吧?”

    “算了,我就吃点亏,同意你的弥补方案,那个,现在就需要你照顾一下。”

    “什么事?”她一脸好奇,大抵是实在想不出,我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

    “想去趟洗手间,你也看见了,一只手解裤腰带很不方便的,所以,嘿嘿!”我坏笑着指了指下面。

    “你——”她扬起食指指了指我,随后压制住火气,“你先去吧,我拿个东西就来”

    我听后有点纳闷:“洗手间里什么都有,你拿什么呀?”

    她嘴角露出一丝狡黠:“拿一把剪刀啊,省得某些人的某些地方不老实,我也好‘咔嚓’一下剪掉!”说得绘声绘色,还自带配音。

    惊得我浑身一哆嗦,本能地用手护住那啥,“咕嘟”一声咽口唾沫暗自揣摩起来,以这丫头的脾性,还真能做出那样的事来。

    算了,还是别冒险了,万一下面那啥要是被芊芊玉手一触碰,有了反应,岂不是惨了?

    想到这儿对着雪儿呵呵一笑:“那个,我现在又不急着放水了,等需要的时候再叫你吧。”

    她双手一叉腰,满脸得意地嘀咕起来:“小样,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我哼哼两声:“老祖宗说过,好男不跟女斗,何况你今天还生了病,我这是让着你。”

    “谁稀罕你让着?实话告诉你,本大小姐已经完全好了!”

    “完全好了?”我有点狐疑。

    “是呀,以前经常这样过,突然莫名其妙地发高烧,不过当天就能自己退去,恢复如初。”说着她站立起来,提着裙子转了两圈。

    “你该不会是有什么怪病吧?”我调侃了一句。

    “你才有怪病呢!本大小姐的身体健康着呢,每年体检都是正常!”雪儿白了我一眼。

    望着她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的确是没事了,不再有所顾虑,打算找回方才被鄙视的面子。

    于是提出了另一个要求:“解裤腰带的事情不需要你了,但解决温饱问题的重担还要落在你的肩上!”

    “饿了呀?那好,本大小姐就给你露一手!”

    “你还是别做了,厨艺在昨天中午已经见识过了,切菜跟劈柴似的,我的意思是,去外面买点带回来吧!”

    “你还真是什么眼看人低,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拿手菜——相思茄子!”

    “名字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你做出来还有没有茄子味。”我嬉笑了句。

    “哼!这菜可不是一般人能吃上的,除了我爸和良叔外,你是第三个有福吃到的。”

    “诶,不对呀?应该包括你妈啊?”我立马反问了一句。

    此话一出,雪儿那丫头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消沉起来,脸上的兴奋之情也一扫而光,转而堆满了伤痛之色。

    眼神盯着地面一动不动,似乎想起了一些痛苦的往事。

    我有点意外,自从认识以来,第一次见这丫头如此沉重,忙轻声道歉:“对不起,是不是我口无遮拦说错了什么?你妈她……?”

    “我妈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死了,为了我,她放弃了自己的生命!”雪儿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