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47章 养小鬼(二)

正文 第47章 养小鬼(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老师,你这是……?”

    我忙跳过去,一把夺下她手里的刀片,心中充满了疑惑。

    她只是本能地瞟了我一眼,并没有任何回应,将手伸进自己的领口,从里面摸索了两下,掏出一枚小小的牙齿挂件来。

    之后,将另一只手掌里流出的血,滴落在了那颗尖细弯曲的牙齿上。

    看到这儿的时候,我心跳开始了加速,额头上渗出冷汗来,隐隐约约明白了些什么。

    “上……上官,上……上面!”

    凝视着英语老师手里的牙齿,愣神的时候,角落里响起了雪儿结结巴巴的提醒声。

    忙收回自己的错愕之情,仰脸朝头顶上望去,虽然带着谨慎的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白色的天花板已经变成了幽黑,确切的说是被湿漉漉的头发所完全覆盖。

    这些头发乌黑浓密,上面还闪着晶莹的水滴,正不停地四处蠕动着,犹如流动的黑色脓液一般,有一些已经顺着墙壁往下淌来。

    此情此景,除了让我惊愕外,还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略一回忆猛然记了起来,这不就是前天晚上,坐出租车从郊区回来的时,在路上袭击我们那些头发嘛!

    它们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难道是一路跟来的?

    没有时间去思索这些问题,那些湿漉漉的头发已经流到了地上,在朝着我和英语老师涌来,大有吞噬掉我俩的架势。

    我将无名指放在了嘴里,打算像前天晚上那样,咬破后再借助雪儿的处子之血,画出一道血符将她击退。

    但还没有使劲,就看到英语老师将手里的那颗尖牙,从脖子上取了下来,举在了半空中,并且嘴里念念有词,一副虔诚认真的样子。

    忙将无名指从嘴里抽了出来,心中暗暗嘀咕:难道她有办法对付这些阴邪的头发?

    这时候,地上蠕动的头发停止了靠近,开始朝着一处聚集,很快就变成了黑色油亮的一座小丘。

    “哧哧哧,哧哧哧……”

    小丘里面发出一阵摩擦声,就像是用刷子洗刷皮草一般,伴随着这种令人焦躁的声音,顶端的一团头发开始了抖动。

    慢慢的,慢慢地,一颗头颅从里面钻了出来,苍白的脸以及眼眶里的窟窿,让我一下子就认了出来,是一直游荡在小楼里的那只女鬼!

    这次见到她,着实有点惊悚,没想到她的湿发会如此长、如此多、如此密密麻麻!

    也完全没有想到,前天晚上袭击出租车的那些头发会是她的,如此推断的话,老运河那一带闹鬼的事情,也定与她有关!

    思忖的空当,白脸湿发女鬼的身子也从头发堆里钻了出来,穿着一身鲜红色的连衣裙,活灵活现地矗立在面前。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全身,前几次都只是惨白的脸庞和湿漉漉的头发。

    只是这样子……,尤其是干枯细长的手爪,似乎也很熟悉,应该是夜探器械楼时,那个与雪儿掉包的红衣女鬼,没错,就是她!

    如此说来,白脸湿发女鬼出现的地方有三个:一个是小楼,另一个是城郊的老运河,还有就是医学院的器械楼了!

    很明显,这三个地方一定与她的死有关!

    此时,拖着长长湿发的她,朝着我和英语老师迈起了步伐,干枯的手爪扬了起来,尖锐细长,眼窝里虽然只有两个黑漆漆的窟窿,但蕴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怨恨。

    这种极强的怨恨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京源医学院十年来摔死十个女生的诡异事件,都是由她所为……

    “告诉我,那些离奇坠楼死亡的女生,是不是被你害死的?!”

    我冲着她厉声质问起来,希望能够得到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

    她没有理会我,依旧迈着沉重的步子朝前挪动,地上的长发摩擦着地板,发出“呲呲”的响声。

    “快去——”

    旁边的英语老师突然大喊一声,并将手里的那颗牙齿指向了白脸湿发女鬼。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条细小的黑影从里面窜了出来,冲向了白脸湿发女鬼,将她冲撞的后退了两步,之后又飞快地钻回了牙齿里。

    整个过程在眨眼间完成,以至于我都有点狐疑是不是看错了。

    当然不会看错,因为被撞的白脸湿发女鬼,已经消失不见,地上只留下了一小片潮湿的水痕。

    与此同时,英语老师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脸白白蜡,虚弱的不得了,好像被抽走了全部的气力。

    见状我赶紧上前一步,将她搀扶到雪儿的床上:“老师应怎么样?”

    她粗喘一口,苦笑着摇摇头:“没事!”

    我瞥向仍旧蜷缩在床角的雪儿,催促道:“已经安全了,快过来照应下老师!”说完奔下楼,拿了纱布和药水上来让她包扎。

    外面的雷声小了很多,雨也止住了,不一会,又恢复了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我见英语老师气色好了许多,流血的手掌也被雪儿包扎完毕,忍不住好奇,轻声询问起来:“老师,你手里的那颗牙齿是……?”

    她低头回避了下我的目光:“这颗牙齿是一位高僧给我的,说是开过光,可以用来辟邪,并教给我一段口诀,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其实心里的疑惑更加重了,略微思索了下,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不由得忧虑起来。

    “那个,雨过天晴了,我也该回去了。”英语老师说着站起身,朝门外走去,完全不给我和雪儿挽留的机会。

    见她态度如此坚决,并且手上有伤也不能掌勺,我和雪儿只好将其送到楼下门外,一直等她的背影消失在巷子的拐角处,才转身进入客厅。

    “喂喂,刚才的那只女鬼,是不是就是一直住在小楼里的那只?”雪儿一坐在沙发上,就冲我急切地询问起来。

    “是!”我点点头。

    “啊?!这几天一直没事啊,她……她怎么突然开始袭击我们了?”

    “也许她真正想要袭击的,并不是我们,而是英语老师!”我沉重地回应道。

    “什么意思?!”雪儿明亮的眼睛里既有惊讶,也有不解。

    “英语老师在没进小楼时,就气色不对,进来后处处扫视,眼神里掩饰不住警惕,说明以前来过这儿,并且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

    而那只白脸湿发女鬼,虽然前几天时有出现,但并没有真地要伤害我们,偏偏英语老师的到来,让她第一次露出了真身,并且怨气冲天,说明她们之间有着什么过节!”

    雪儿嘴巴大张:“你不会是以为,十年前租住在小楼的女孩,也即那个白脸湿发女鬼,是被英语老师杀害的吧?”

    我长呼口气摇摇头:“现在不好说,但她和胡教授一样有这种嫌疑,否则也不会一直养着小鬼。”

    “啥?养小鬼?”

    “嗯,刚才她击退白脸女鬼的那颗牙齿里,就藏着一只怨念极强的小鬼,需要用她的血亲自喂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