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41章 瞳孔里有黑线

正文 第41章 瞳孔里有黑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混蛋!姑奶奶我婚都没结,哪里会生过孩子?!”雪儿怒目而视,大声反驳起来。

    “谁说生孩子需要等到结婚以后的?在乡下的时候,我见过好多女人都是孩子满街跑了,才去办证摆酒席的!”我故意反问道。

    “哼!她们那都是无证驾驶、未婚先育,为的是多要几个孩子,本大小姐保守者呢,才不会那么冒险!”雪儿说着高扬起头,好像自己多高尚似的。

    其实,我心里当然知道雪儿没生过孩子,那天傍晚从老护城河回来的路上,遭遇长发邪祟袭击的时候,还借助她的处子之血,画符驱走了那东西。

    这丫头连身子都没有被人碰过的!

    话说回来,她先前提到了肚子,又说不是女人会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

    冷不丁的,突然一下子明白了过来,生物书上说过,女生和男生不一样,每月都会有那么几天,而绝大多数女生,都或多或少疼通过!

    想到这里我不再追问,呵呵一笑催促道:“有证驾驶的慕容大小姐,赶紧帮我涂抹药膏吧,手举半天都酸了。”

    她瞪了我一眼,冷哼道:“说什么呢!人家现在根本就没证,连打算考证的心都没有,谈何驾驶!”

    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失落之情,用棉棒沾着药膏继续涂抹我的掌心,也许是心里有事,动作变得生硬极了,力气也没轻没重。

    我疼得有点受不了:“哎呀妈呀,你能不能走点心?这是涂药,不是磨针!”

    她瞟了我一眼:“先前让你去门诊不去,现在知道疼了,活该!”

    我仰天长叹口气:“是呀,现在后悔了,即便是缝针的话,也会打麻药,涂药更会是温柔可爱的俏护士,不会像现在这样,被某些人粗鲁地——”

    说了一半见雪儿正瞪视着我,赶紧住嘴,免得又要迎接狂风暴雨。

    出乎意料,这丫头竟然没有生气,并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令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更加没有底了。

    “干嘛,别趁人之危好不好?”我忐忑地质问了句。

    “瞧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她眼神里竟然露出一点妩媚之色,“你刚才说想要麻药,我就是呀!”

    说着这丫头站了起来,转动半圈身子,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有点惊诧,没想到她会有如此举动,反应过来后见她的身子还在晃悠,忙用空闲的那条胳膊搂住她的后腰。

    深吸口气控制住自己的紧张之情:“喂喂,你这样坐着,方便涂药吗?”

    她哦了一声,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使劲点点头:“明白明白,谢谢提醒!”说完站了起来。

    本以为会坐到椅子上,但没想到,竟然双腿一岔,正对着我骑了下来。

    双膝跪在沙发上,柔嫩的双臀,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胯间,脖颈下耸立的一对玉兔,也轻轻抵着我的胸膛。

    可能是沙发太过松软,也可能是坐得太过靠前,这丫头的身子禁不住地朝后仰去。

    见状,我赶紧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扶住她后背:“小心点!”

    她冲着我莞尔一笑,眼神中透着一股子迷离:“怎么样,这个姿势是不是很方便涂药?”

    说着竟然还兴奋地晃了晃腰肢,连带着双臀也在我胯间游动。

    腿间的那玩意,本就已经被某个缝隙完全包裹,被她这么一晃悠,彻底把持不住,起了剧烈反应!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赶紧将脸轻轻侧了下:“方不方便不知道,但你这姿势太过销魂,还是下来吧!”

    她小嘴一撅:“偏不,这也算是一种麻醉剂了!”说着又给我烧伤的掌心继续涂抹起药膏。

    虽然我尽量控制自己,但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并且以前姨奶奶管教得严,从来没有跟女孩这么亲密接触过,包括梅子在内。

    所以心跳越来越快,血脉越来越沸腾,而下面的那位小兄弟,也变得犹如铁撬,开始了蠢蠢欲动,要将压在上面的‘大山’别起来!

    雪儿应该也感受到了,不过脸色没有丝毫惊讶,依旧轻柔地给我掌心涂着药膏,时不时用玩味的眼神瞄我一下。

    那眼神就像是催化剂一般,让我体内的荷尔蒙加速生成,压抑的浴火熊熊燃烧起来,急需要一泓清水来浇灭。

    而此时风情万种的雪儿,就是最好的冰泉!

    到了这个地步,所有的顾忌都抛到九霄云外,扶住她后背的那只手猛一使劲,将她一下子摁倒了怀里。

    雪儿的那两只玉兔,已经被挤压得变形,透过薄薄的衣襟传来绵软的感觉,更加刺激着我的本能,情不自禁地将嘴巴瞅向她微闭的红唇。

    就在将要吻到的瞬间,突然瞥见这丫头的嘴角抽动了下,透露出一丝诡笑,不过稍纵即逝,很快又恢复了妖娆。

    我心里咯噔一下,觉得有点不对劲,忙停下来盯视着她的双眸,发现媚惑得有点不正常,似乎暗藏着一股子邪气。

    仔细审视下终于发现,在这丫头深棕色的瞳孔里,贯穿着一条蛛丝般的黑色细线,由于颜色极其相近,所以先前才没有察觉。

    小时候听奶奶说过,年轻力壮的人如果没有疾病的话,眼中带线就是被鬼附身了!

    想到这里“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身上的浴望之火也瞬间平息下来。

    “怎么了,为什么停下了?”

    骑坐在我身上的‘雪儿’,放下了手里的药膏棉棒,用胳膊环绕着我的脖颈,不满意地询问起来。

    我深吸口气一把将她的胳膊扯开,瞪视着她的迷离眼睛:“快点从雪儿身体里滚出来,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她装出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我将她彻底从身上推开,站起来瞪视着解释道:“雪儿虽然前卫刁蛮,但却非常爱惜自己,一直守身如玉,绝不会像你刚才那般随便轻佻!”

    她仍旧不承认:“上官你怎么能说我随便呢?我刚才之所以主动,是因为喜欢你啊!”

    我长舒口气:“还不承认是嘛,那好,给我解释解释瞳孔里的黑线是怎么回事?是天生的吗?”

    “咯咯,咯咯……”

    对面的‘雪儿’,人一下子僵住了,脸上神情木讷,但是喉咙里发出一连串阴冷的笑声,十分得陌生、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