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驱鬼医师 > 正文 第32章 昏了过去

正文 第32章 昏了过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点点头,又打听起另一个人的讯息:“毕业照上有个老师,是我们医学院的副院长胡远之吧?他这个人怎么样?”

    英语老师一愣,反问起来:“是呀,你怎么关注起他来了?!”

    我微笑了下:“没事,就是觉得他这个人有点特别,想要多了解一些。”

    英语老师沉默了几秒钟,开口描述起来:“胡院长在十年前是我们的解剖学老师,五年前成为教授的,去年才升的副院长。

    按道理说,他的人品和学术水平,早就应该是院长了,或者说当卫生局领导都不为过,怪只怪,不懂得人情世故,为人太过耿直和执拗!”

    我心头一紧:“照你的意思,胡教授应该是个磊落的人喽?”

    英语老师十分笃定:“当然,这点不仅仅是我的看法,估计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认为!”

    我努了下嘴,穷追不舍道:“那他的家庭呢?按照一般的规律,专注事业的人,家庭关系多少有些不顺。”

    英语老师笑着摇了摇头:“令你很失望,胡教授的家庭很幸福,妻子是一位公务员,在财政局上班,儿子也很帅气,是搞音乐的,与我年龄相当!”

    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露出异样的亮光,看得出来,当年的她们一届女生,一定非常迷恋他。

    听到这儿,基本可以判定,胡教授和娟子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十年前租住小楼也与她无关。

    那是为了谁呢……

    你可能要说,是他自己住,那更不可能!以胡教授的年龄和资历,以及当年的房价,如果没有见不得人事,一定没必要在外面租房。

    更重要的原因是,小楼的两个卧室,尤其是雪儿住的那间,十年前的租客应该是个年轻女孩,否则也不会是那种粉红的装扮,也不会留下一条精致的红绳手链了!

    “怎么了,什么问题让你这么纠结?”英语老师看到了我脸上的沉重,轻声询问起来。

    “哦,没什么!”我抬起头微笑道,随即放下碗筷,“已经吃好了。”

    “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去书房吧。”英语老师推开了一扇小门。

    跟进去一瞅,面积不小,有二十多平米,靠墙位置是一排硕大的木制书架,上面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古今中外的全有。

    但类别有些特殊,基本上全是心理学或者灵异悬疑那类,即便是她所修的解剖学,以及现在教授的英语,这方面的书籍都没有几本。

    书房虽大,但没有窗户,十分阴暗,即便是开了灯,光线落在书籍上、木架上,也有些泛黄。

    这样沉闷的氛围,估计待得稍久一点,就会头昏脑涨,不知道英语老师为何会如此装扮,难不成要的就是这种压抑的感觉?

    “喏,就是这张!”英语老师指着电脑屏幕对我提示了句。

    凑过去低头一瞅,确实,屏幕里的其中一张图片就是毕业照,忙滚动鼠标放大,好在当年的像素还挺高,没有失真。

    目光定格在胡教授的左手腕上,发现上面带着的,果然是红绳手链,并且从编制的纹路和样式能够判断,与小楼里雪儿发现的那条,一模一样!

    很显然,这两条编制的红绳手链是一对,并且出自同一人之手。

    由此可见,胡教授与曾经住在那里的年轻女孩,有着特殊关系,说着再直白点,应该是情人了!

    想到这里有些愠怒,一个平日里受所有人尊敬,看上去正直磊落的学者,竟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真是禽`兽不如!!

    “要不要拷贝给你?”英语老师说着拿出了U盘。

    “不用了,想看的东西已经看清了。”我摆了摆手。

    也不知道是对胡教授的痛恨,还是房间里昏黄的气氛,让我有些头晕目眩起来,连站立都有些吃力,只能用双手扶住桌面,才勉强撑住身体。

    “上官,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英语老师的话语传进耳朵里,十分飘渺。

    我努力着摇了下头,想要回应没事,但嘴巴翕动了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人困得实在不行,眼前的世界开始了旋转……

    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下和怀里都软绵绵、光滑滑的,舒服极了,睁开黏糊糊的眼皮一瞅,自己正躺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怀里还抱着一只绣花枕头。

    有点惭愧的是,上面竟然湿了一块,应该是刚才酣睡时留下的口水!

    房间里有种淡淡的清香,有点像兰花散发的味道,惬意极了。

    坐起来一瞅,是英语老师的闺房——墙上挂着她的一张照片,应该是十来年前照的,十分清纯。

    我怎么睡在她的房间里,记得不是在书房看电脑里的照片嘛?

    略一沉思明白了,一定是自己当时昏了过去,英语老师才将我扶进她的卧室休息,想到这儿赶紧下床,打算出去致谢。

    冷不丁的,胸前有股凉飕飕的感觉,不由得一愣,穿鞋的同时低头瞥去。

    这一瞧不要命,惊得心里七上八下,脸上也有点涨红,领口竟然是开着的!

    难道……,刚才英语老师趁我熟睡的时候,做了些什么?

    “吱呀——”

    内心正忐忑的时候,卧室的门开了,英语老师信步走了进来,瞅见我之后脸上露出欣喜之情:“太好了上官,你醒了。”

    我赶紧扣上领子下面的钮扣:“谢谢你老师,我刚才是不是吓着你了?”

    “没有,别忘了,我虽然是英语老师,可也是临床专业的高材生,刚才替你测过了,血压有点高。

    不过不用担心,这应该青少年常见的症状,突然起身,或者激动的时候,很容易头昏或者胸闷。”

    “哦,原来是这样。”我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心说以前没这毛病呀。

    “对了,为了让你呼吸顺畅些,我解开了你领口的两颗扣子,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她这话让我踏实不少。

    “不会不会!”我腼腆笑笑,随即打算告辞离开,“老师,打扰你这么长时间,我也该回去了。”

    “也是,雪儿一个人肯定等急了,我就不留你了。”她说完去厨房找了两个塑料袋,将没有吃多少的菜打了包,“带点回去吧,不用再动火了。”

    我谢过后拎着离开,到了门口突然想起些什么,转过身冲她询问道:“老师,还有件事想要麻烦你。”